qw801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第二百四十九章:陳寶怡番外推薦-8ps6t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我出生的那一年,大雪纷飞。
我妈说,那时候家里很穷,我爸在工厂做工,为了挣我的奶粉钱,满手长满冻疮,红得像香肠,还要给我兑奶粉,每天哄我睡觉。
我爸小的时候很喜欢我,为什么我会说笑时候,因为后来他就不喜欢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爸变化很大。
他出了车祸。
一只脚瘸了。
以前温文尔雅的人,忽然留起邋遢的胡渣,染上了酒瘾,麻将和赌博。
我妈说我们家挣的钱全被他败光了。
他就是个窝囊废。
没用的窝囊废。
我起先是不认同的。
记忆里,我爸很温和,懂得很多,很像电视里说的那种文学青年,他还会读英文书,我从一岁就开始学英文了。
只不过这些对我的成绩没有任何帮助,年少的时候学的,大了以后全都还了回去,还更加地变本加厉。
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我某一天我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笑了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家庭已经这么糟糕。
所以当我知道,他不是我亲生父亲时,我其实没那么震惊。
毕竟,谁会那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呢?
很多事情我已经记不得了。
太久远了。
————
2033年。停电5个月以后。
因地表辐射过大,已经严重危害到人类的生命,人类不得不躲进地下生存。
听说川贵境内有可以躲避灾难的地下堡垒,不能能抵御太阳辐射,地震,海啸,山洪等,还可以种植植被,有新鲜的空气,有茂盛的草林,树木……
听说有钱人甚至拥有自己的游泳池。
但也仅仅只是听说而已。
外界传得那么神乎其神,说停电一年多前一百多个国家参与了其建造,秘密抽取了一些幸存者转移其内,其中大多数都是科学家,知识分子,艺术家,手工艺家,或者一些对国家有重大贡献的人。
可到底,它在哪里,内部又是怎么样的,没有人知道。
反正,太阳辐射日益增强以后,地表还幸存的人类都转移到了地下。
十亿缠情:女人别想躲 素手锦衣
包括但不限于地铁轨道、高层地下室、下水道,等等所有可以避免阳光直射伤害的地方。
也许地表上幸存的人类已经不多了吧。
陈宝怡他们带着植被和种子、干粮等东西抵达地下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多少同类。
他们独自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是陈宝怡最开心的时候。
他们从沿海迁徙到川贵的途中,损失了很多伙伴。
如果说第一次,她失去自己母亲的时候,更多的是痛恨,憎恨,纠结之情,到后来见证了那么多死亡,开始变得麻木不仁,毫不在意。
然而,在见证和自己生活了那么久的伙伴死亡的时候,陈宝怡发现,自己的内心并非波澜不惊。
原来,其实她也那么渴望同伴,渴望友谊。
她们盘踞在一个地下停车场的仓库内。
那个停车场在地下第五层,他们用电胶布密封了所有缝隙,只在每天深夜时打开透气,所以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都不再出门。
如果需要出门的时候,就裹上厚厚的一层衣服,把全身上下都包裹严实,哪怕是眼睛也要用潜水眼镜遮住,再带上摩托车头盔,才能稍微保险。
外界除了太阳辐射,还有其他很多辐射,但她们不知道具体有哪些。
起先发现辐射异状的,是医生他们接诊了不少怪异的病人,哪些病人脱发,呕吐,脸色苍白,皮肤溃烂。
有些严重的,好似被硫酸泼在了身上,皮肉一块一块地掉下来,这样的已经是很严重了。
那时候流言就已经出现了,有不少人转移到地下,陈宝怡他们就属于较早的一批。
但渐渐的,即使她们已经很小心了,队伍里的人也开始出现了这样的症状。
呕吐,脱发,面部变得苍白,心情抑郁,以及各类并发症的出现。
陈宝怡也有了。
今天是她第三次吐血。
眼睛里全是红血丝,头发一抓就掉下一大把,身上的皮肤也渗出红色。

她是队伍里最严重的人。
因为她本来就对紫外线过敏,辐射反应更严重,这是必然的。
可是她不明白,他们已经躲到了地底下,为什么辐射还是无孔不入?
医生说,他们所食用的物资里,他们的饮用水里,他们呼吸的空气里,辐射无处不在,早已超标……
大气层变得稀薄。
不出几十年。
人类就会一败涂地。
这是刘思远的预测。
但对此他们已经没有办法了。
抵达地下室的时候,原先25个人的队伍,只剩下17人,他们损失了很多很多的伙伴。
陈宝怡开始和队伍里的人熟悉。
契约闪婚 逐云之巅
开始和老陈,也就是她爸,熟悉。
陈郁青开始变得很温和,似乎又回到了她小时那种样子。
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衣服也总是干净整洁,偶尔拽上一点文绉绉的诗词,但总是记得不全,说是太久了,忘记了。
她也没有多恨了,因为没必要,反正大家迟早都会死。
不如在死之前,过得开心一点,互相满足一下彼此的愿望。
他们最近还有一个计划。
继续往地下室下面挖坑,他们想建造一个更安全的壁垒,他们现在有发电机,有电钻,有很多工具。
地表死了很多人一样,有效的资源就限制了,现在弄到这些东西并不困难。
他们甚至有一台电视机,可以播放电视。
或者把游戏机的画面转播到电视上,有四个游戏手柄,几个人还能玩联机游戏,有的时候她也会玩上一把,魏有祺总是跟她抢。
电视机可以播放U盘,她们有很多U盘,机械硬盘,移动硬盘,这些移动储存设备对他们来说像盲盒一样有趣。
虽然他们没有网络,但可以通过本地浏览打开里面的文件。
他们还有一台可以使用的笔记本。
有两箱子移动储存设备,大家每天都会开一个硬盘,有的硬盘是坏的,打不开,但有的硬盘尚且能使用,能开出意想不到的惊喜。
比如电影,小说,各类东西什么的。
很有意思。
全都是人类最后的宝藏。
有的时候也有奇怪的东西,当然,大家通常都会一起看,这个时候就不顾忌什么男女了。
就是每次都会支开杜瑶,还是不要教坏小孩子的好。
命运轮回之堕辉落熠
太阳辐射愈演愈烈以后,天气也变得极为恐怖。
白天通常很热,能将某些房子建筑都晒化,他们从不在白天出门,哪怕早晨和傍晚也绝不会出去。
那时候经常喜欢白天出门采集物资的,都得了严重的辐射病,起先他们不知道,后来后悔也晚了。
得了辐射病的人都死得极其痛苦,身体好似被火灼烧了,皮肉一块一块地掉下来,红彤彤的一片,看过以后三天都吃不下饭。
所以陈宝怡不想那样。
也不想让被人看到她那个样子。
“宝怡?还没好吗?”
她在浴室里,手里抓着一大把头发,眼睛全是血丝,身上的皮肤透着红点,好想刮痧以后的样子。
但她知道再过不久,她也会死了。
“嗯,快了。”
陈宝怡将头发扔到了垃圾桶下面盖起来,迅速穿好衣服出去。
现在是白天,地下室里天气闷热,她们只会在白天洗澡。
一到深夜,外面就会下起大雪,一个晚上就能下到半人高,到第二天上午又被晒化消失不见,然后辐射会进入水中,渗透到地下,成为他们的饮用水。
然后大地,将会寸草不生。
白骨野野。
陈宝怡打开了门,外面是魏有祺,他一笑走上来,“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辐射反应又严重了?”
“没有,昨天没休息好。”
“嗯。”魏有祺碰了一下她的手,然后拉过她的手腕,“走啦,吃饭了。”
陈宝怡抽回了自己的手。
先她半步的魏有祺愣了一下,只得道:“嗯……那个,今晚上吃红薯哦。”
吞噬星空之穿越诸天
“嗯。”陈宝怡点点头,去吃饭。
用餐的地方并不简陋,是梁文静精心摆设的,说是哪怕住在地下室,也要体面一点,要让这里像一个家一样。
这样大家的心情才会美美好好,快快乐乐。
陈宝怡很认同。
午餐是红薯,算是很奢侈了,是他们从一块废地里挖到的,好几百斤,很小个,但很甜。
医生私底下说,这红薯里全是辐射,但他们没有别的办法,不吃这个,又能吃什么呢。
希望身体能产生辐射抗体吧?
大概只能这么祈祷。
梁文静总是很能活跃气氛,不论什么时候,她好像总能笑出来,还笑得特别高兴。
陈宝怡觉得她有点变态。
越来越有点疯癫的味道。
不过,大家都很喜欢她,都很宠着她,所以陈宝怡很是羡慕她,被人喜欢也是一种资本和能力,陈宝怡没有这种能力。
一入夜。
地下室就会变得极其寒冷,室内会爬满白霜,哪怕点着两个火炉也不能避免。
实在是太冷了。
冷到令人对大自然的力量充满敬畏。
陈宝怡穿好了衣服,几乎是把自己所有的厚衣服都穿上了。
也戴上了保护眼睛的游泳眼镜,把身上的每一寸都裹得严严实实。
她要出门了,离开这里。
她的辐射病太严重,如果她留在这里,等同于一个移动的辐射源。
而且她不希望自己死得那么难看。
听说古代的美人们,在临死之前都不会让自己最爱的人看到自己衰败的面孔,以留下更美好的回忆。
陈宝怡给他们留下一封书信。
不要来找她。
走的时候,她去看了一眼魏有祺。
他睡得很沉。
没有吵醒任何人,陈宝怡打开了地下室的大门,只带了一点干粮,没有带摩托车头盔,家里只有四个头盔,她一个将死之人,不需要这个。
离开了地下室,到室外。
天上正飘着大学,已经把门框淹没了三分之一。
无限血神 悬空望雨
白雪皑皑的一片,让天地看起来是明亮的,一点都没有黑夜所带来的盲一般。
还记得刚停电那一会。
一到夜晚,天总是漆黑的,没有一点光亮。
她不怕黑,也不怕死,甚至求死。
她总是一个人打着伞,在黑暗中闲逛。
看到哪里有光,就去哪里走走看。
那时候,每天接近早上回家以后,她睡不着,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她都能听见魏有祺家传来欢声快语。
不是秀萍阿姨和魏胖子的吵架声,就是魏有祺和秀萍阿姨的怼嘴声。
如果再晚一点,她还能听到楼上梁文静骂梁书宇的声音,梁书宇总是让着她,然后她就骂得更欢了。
他们虽然看起来都像是在吵架,可言语里充满了甜蜜,关爱,和喜欢。
那是家人之间才有的,独特的文化。
可她家里,永远只有冰冷的嘲讽,侮辱,暴力。
早安,总裁大人的亿万宠妻
那时候她总是在想,同样是人,为什么别人的生活,会好那么多呢。她到底差在哪里?错在哪里?
她那么漂亮,那么聪明,应该拥有更好的生活才对吧。
可惜,生活不全按照自己所希望的去发展。
茫然的白,天地都被裹在厚厚的雪层里。
陈宝怡抬头望着天。
天上一颗星星也没有了。
只是一片空洞的深蓝色,像地狱一样,深不见底。
她每走一步,脚就会陷入雪地中,没过膝盖,才不到半个小时,双足已经完全失去知觉。
天寒地冻,冷风猎猎。
茫茫一片。
青絲
慢无踪迹。
她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总之天快亮的时候,她找到了一个地铁站,进入到地铁站的第二层,她找了一个小小的房间,蹲了进去。
等到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再出来,就这样,没有踪迹地一直行走。
直到所有的干粮都吃完了,她也感觉到自己求生的欲望越来越浅淡,所以她找到了一个环境不错的地方,打算让自己葬身此处。
死在一个漂亮的地方。
总好过随便死在大街上,然后被人吃掉,或者被人抛尸在坟坑里要好得多。
不过,来到这里的半夜,她听到有女人在大声地哭泣。
起先,她想就算了。
不要多管闲事。
可是,大概是临死之前,人有了一点恻隐之心吧,她没有忍住,还是去看了。
在这个地下管道里,居住着不少人。
也许是由于人类死得太多,剩下的人,反而不那么热衷于斗争,虽然大家会冷漠的互不相干,但若不是触及到利益,大家已很少自相残杀。
陈宝怡到那个惨叫的女声附近,原来是一个将要临盆的女人。
只有她一个人。
她就像一个怪物。
头发只剩下夸张的两三根,脸是血红色,鼻子甚至塌掉了,像是被人泼了硫酸。
这是严重的辐射病。
灼伤,她即使不难产而死,也会因为辐射而死。
“救救我的孩子……”她说。
陈宝怡会。
她们的队伍里,现在每个人都会一点基础的医术。
接生,她没有经验,但她学过。
这个女人已经气若游丝了,为了生下这个孩子,她不知道坚持了多久。
辐射病到了她这个程度,很疼的。
可是她竟然能忍下来,大概是为了孩子吧。
陈宝怡帮她接生了。
一个怪物,生下来一个怪胎。
那个婴儿是个男孩儿,在腹中接受了辐射,生出来的时候很丑陋,甚至不成人样。
女人看到他一眼,立刻就尖叫一声,死去了。
留下这么一个半死不活的孩子。
陈宝怡考虑了一晚上,看这孩子竟然没有死,就决定养他一段时间。
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那她能活多久,他就能活多久吧。
她带着孩子,又换了好多个地方。
一个少女带着孩子,即使不参与任何斗争,也是很难生存的。
只不过她的辐射病日益严重,走在路上,不会有人愿意靠近她的,但想要养一个半死不活的孩子,吃的东西很重要。
暴露在外的食物,无所谓了。
能吃的都不会放过。
晚上的雪水,即使是从天上落下来,全是辐射,也无所谓了。
起码是干净的没有病菌的饮用水,比那些河道里的水干净多了。
她本来以为,她会死得很快,很早。
但她竟然一直活着。
还活了好几年。
等到那个孩子长到五岁的时候,还不会说话,他太丑了,丑得让人不忍直视。
但无所谓,现在的陈宝怡也不漂亮。
“m……m……”
他只会发出一个m的音节,连妈妈两个字都无法完整地说出来。
陈宝怡不太喜欢他。
不过却没有办法丢掉他,可能有点习惯了,这样的孩子,丢掉的话,又太残忍了。
卿幽
而且他虽然愚蠢,却有很奇特的直觉,总能带着陈宝怡找到食物,所以他们就这么相互依存地,生存了下来。
那时候地表已经完全无法居住了。
陈宝怡居住在地表以下的500多米,是别人挖出来的,她交付了一些资本,在这里获得了一席之地。
她们可以养些繁殖快的虫类食用,比如……不说也罢。
不过,就在陈宝怡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相互依存下去的时候,那孩子突然不见了。
很突然,不见了。
她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那还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她在外面走得脚都要被冻烂了,还是没有找到他。
那天特别像她离开魏有祺的那个晚上,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天地被裹在厚厚的一层雪中。
唯一的区别是,很多年前的晚上她还能看见地标上的建筑物,到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
多次的太阳辐射爆,已经将地表建筑腐蚀得只剩下骸骨,地表只剩下一片片废墟,光秃秃的一片,没有房子,没有树林,没有花草,什么都没有了。
就像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了。
……

h4e98精品小說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笔趣-第二百四十八章:大結局分享-g2sk0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中午过后,他们又在水中飘荡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建筑物。
中途他们经过了一些可以落脚的地点,但是建筑物已经淹没到水中了,无法让他们在那里休息避风,所以思考再三,还是离开了那里。
可自此之后,就没有再碰到冒头的建筑物,倒是在海水中找到了一个好大的浮木,所以二十几个人可以轻松地抱着浮木,游起来比之前舒服多了。
男反派养成计划之未实行
眼见着还有几个小时天就要黑了,而周围还是什么都没有,所有人都有点担心。
“没事,别怕,万一我们找不到,大不了一晚上都在这里面游着,大家坚持一下,也许半夜能找到合适的地点呢。”
“嗯嗯。”
虽然是安慰的话,但他们还是听进去了。
这个时候除了安慰,还能有什么呢?
大不了,就是大家一起死啦,也不算什么事儿!
有能力活下去就活下去吧,没有能力,干脆大家一起死掉算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居然还有闲心情开这种玩笑。
“我说真的嘛。你们看这次海啸死了多少人啊,科技大厦里又死了多少人呢,我们能苟活这么久完全是老天爸爸赏饭吃,所以呢,我已经很满意了。就算我现在死了,我也不觉得遗憾,哈哈!”
奇缘CPU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哈哈!”
几个年轻的人乐呵呵地说着,大家的气氛并没有那么沉重。
只不过秀萍阿姨却是握住了魏有祺的手,梁英也一手抓住了梁文静和梁书宇,不是什么害怕,而是希望起码在临死之前,多和自己最亲近的人触碰吧!
“没事。”
梁书宇低声道:“我们一定会活下来。”
梁文静哼哼:“就算死,咱们一家三口死在一起,也算是造化一场。嘿嘿。”
梁书宇敲她脑袋。
梁文静捂着脑门,哼哼唧唧,瞪了梁书宇好几眼。
“行了,把你们的临终遗言都放一放吧,咱们啊,应该是快要到岸边了。”
突然,拿着望远镜的刘小胖说。
“啊?!真的假的啊?!我们要到岸边了,你不会是在骗我们吧?喂喂,刘小胖,你要是敢骗我,我现在就弄死你哦!”
老罗鬼话
我在黄泉有座房 过水看娇
“望远镜给你,你自己看!”
梁文静夺过望眼镜,往刘小胖刚才看的那个方向看过去。
“哇哇哇哇哇!!!!!真的!真的!!!!我们要到岸边了!!!”
篮坛饿狼传说
“给我也看看!”
农门贵女有点田
“是什么?真的到岸边了?”
符女
“对对对!我看到前面有一排黑黑的一片,肯定是岸边,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密集的建筑群。但是看着挺远的,按照之前的经验,我们起码要一整天才能游到那边去,我们要加把劲啊!要快一点!”
其余人都很兴奋,各自用望远镜看了一下那个方向。
果然像岸边!
“快,我们速度快一点!争取试试看能不能在半夜之前抵达那边!”
半夜以后,室外的温度会急剧下降,在科技大厦的时候,夜半以后地上和墙上都会起一层寒霜。
难以想象那个时候在室外,在水里的温度是有多么地恐怖。
所以他们只能尽可能加快脚程,快速往那个方向游过去。
不过那个地方实在是太远了!
用望远镜都只能看见一排稠密的小黑点,昨天他们离开那边大楼用了大半天时间才抵达,现在就算加快速度,想要抵达岸边至少也需要半天时间!
可现在距离天黑也只剩下几个小时。
他们势必要入夜以后,甚至半夜才能抵达了。
“我们不要求快,大家要注意身体,感觉撑不住的一定要说出来,我们可以做适当的休息。”
暗恋三年修成果 林晓筠
“没有,我很好!”
“我也很好!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快一点!我们现在有浮木,比之前省力多了,大家加把劲,没准我们在天黑之前就可以到达了。”
“嗯嗯,加油加油!大家冲鸭!”
“鸭鸭鸭!”
“哈哈!”
因为有了希望,大家的心情都很好,一扫之前的阴沉,用尽了全力,往岸边游去!
话说之前刘锋有猜测,说那栋大楼的人是装出来的,现在岳石峰是相信的了!
看来那栋大楼肯定是前往岸边的必经之路之一,肯定有不少人在那里停靠过,不可能像他们说的那样完全没有人去过。
要是那些人没有在那里遇难,那么回到岸边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很快,天就黑了。
夜晚的寒冷侵蚀了水面,侵蚀了他们的身体,却无法掩盖他们火热的一颗心~
因为他们已经通过望远镜确认,之前的那一片小黑点,确实是岸边!
贱 龙
他们就要上岸啦!
希望上岸以后,他们能找到一个山清水秀的无人之地,在那里安静地生存下来,然后等待电力和世界经济的恢复!
也许时间会很久,可能要三年,五年,十年,甚至几十年!
但世界上只要还有一个人类存在,就会发展农业,发展经济,发展所有便利便捷的生活,一切都会变得更好。
“到了!岸边!”
“快!大家上来!”
虽然他们抵达岸边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天寒地冻,岸边的土壤都起了一层薄霜,而岸边也充斥着各种垃圾和腐肉,但他们浑然不顾,充满喜悦。
当他们终于站在岸上的那一刻,才终于觉得,天地,踏实了!
“我们真的上岸了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是真的,你没做梦,我们回到岸上了!”
梁文静踩了踩脚下踏实的土地。
“真的啦!”
“啊嘁!好冷哦!”她抱着胳膊瑟瑟发抖。
“赶紧,我们先找个位置换衣服,大家别感冒了。你们的身体状况还好吗?邓小琴,你怎么样?”
“报告!我很好。我现在实在是太高兴了!”
“你们快来,这边有一辆货车,都到车厢里来,我们今晚上现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我来点火。”
“喂,那我们接下来去哪儿?还是去藏西吗?嗯,看来我们需要再弄几辆车了呢!”
“藏西不要去了啦!你们不觉得太阳太大了吗?藏西的海拔那么高,去了会被晒死的吧。”
“嗯,好像是哦,那我们还是去川贵?不知道那边的瘟疫怎么样了呢,川贵很适合耕种,只要能找到一个种菜的地方,就安全了吧。”
超級 鑒 寶 師
“也许是呢!咱们明天再讨论,大家赶紧换衣服烤火吧!”
“来啦来啦!”
(大结局,本书完。)
——
很抱歉,只能写到这么短。
后续会有番外,尽可能给每个人都写一个。后面的故事剧情发展,会在番外中提及。

dzato熱門小說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愛下-第二百四十六章:安全上岸了~相伴-dkexk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有一些大楼的设计,顶层并没有房子或天台,而是像个天线一样的避雷针,楼顶上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踩踏的地方。
看到天线的时候,岳石峰他们的心已经凉了半截。
异界大祭司
“没关系,就算没有可以踩踏的地方,只要我们能扶着墙,晚上在水里过一夜,起码不会被淹死!”
晚上扶着墙在天寒地冻几乎可以结冰的水里泡一晚上?
这是开玩笑的吧!
丁老师说完这个话,连自己都不相信。
像昨天晚上他们只泡了几个小时都受不了了,今天晚上在泡整整一晚上,那该是多么的恐怖啊!
估计不到一半,他们全部都会被冻成僵人,更别说等到第二天太阳出来了。
在太阳还没有出来之前,他们全部都死翘翘。
“好了,不要胡思乱想,我们到了再说吧。走一步看一步,总有办法的。”
“是啊,也许我们到那边之后又会发现另一栋房子呢。理想总是要有的嘛。”
,你说得对,我们加紧油,我感觉我们快到了。”
萌妻带球跑:丑女时代 唐梦飞
,我也感觉快到了,快呀,快呀,快呀,你们快点呐,你们怎么那么慢呢?”
梁文静说着就快速的往前游,很快就将其他人甩在了后面。
因为有了昨天的经验,他们在路上的心情也不那么紧张了,不像昨天一整天都是在忐忑之中。
大家也都算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这点小事还是可以承受的。不至于每天夸这个脸,好像马上就要死掉的那个样子,那人生也太难了吧。
就算面对生命危险也要微笑啊!
“你们不用担心了,我看到了,上面有可以踩脚的地方。而且这种设计肯定有门,我们可以睡在楼梯间里,可以挡风呢。”
“真的吗,拿给我看看。”
梁文静拿过望远镜来看,果然看到那个大楼上方有类似瞭望塔一样的护栏,围着一圈,可以站人。
这种设计肯定有门,有消防通道。
否则没办法上去的啦!
太好了,他们今天晚上不用扶着墙睡觉了。
“我就说嘛,船到桥头自然直,你们担心的太多了。上帝是没有放弃我们的。”
“哈哈哈,对,上帝还没有放弃我们,我们还活着就是证明。”
“如果有上帝的话,我希望他现在给我丢下来一个西瓜,太热了,我好想吃瓜。”
“如果是我的话,我想要香蕉和猕猴桃。”
“认真的吗,你们居然只要这些东西,难道你们不想要可乐?”
“那可乐,可乐,我的可乐,我想起来我还存了好多饮料。但是全部都被海啸冲走了。无情啊!”
“你别说了,想起来我就心疼,我们那么多东西我是最有数的,我连清单都还留着呢。”
“还有我的妹子。”
“嗯?什么妹子?”
“妹子就是妹子嘛!”
“快,别聊了,我们到了,快上去。”
很快,他们游到了这栋大楼的下面,大楼的顶层是奶嘴款式设计,露出水面的地方刚好不方便往上爬,不过岳石峰是谁呢?
这点东西难不倒他!
很快岳石峰就爬了上去,下面的人吊着绳子,不一会儿就陆陆续续上去了。
上去以后,这个瞭望塔设计的站人的宽度只有半米不到而已,但这上面确实有一个门,门内肯定有一定的空间,晚上住在里面可以保暖。
“咚咚咚。”
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是先敲门,确定里面有没有幸存者。
当然,基本是不可能的。
最后的答案也是一致的,并未有回应。
最后,岳石峰用锤子砸开了门,砸门的时候大家都避开了,以免里面有死人过后滋生的细菌,不过开门通风了好一会儿,岳石峰才稍微闻了闻,并没有奇怪的味道。
也许这个观望塔的下面还有大门上了锁,所以海啸之后没有人上来过。
等里面通风一段时间以后,他才进去岔开。
进去就是向下的楼梯,楼梯走了两圈就是水了,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空间虽然不宽敞,但足够他们所有人呆在里面避风,也许他们可以在这里休息几天在出发。
队伍里的一些人需要休息。
“妥当,里面安全,也没有异味,水下应该没有死人,就算死了人,可能也比较远,一点异味都没有。”
“啊!太好了!我们终于有一个安全的居所了。”
“要是这里能种菜才更完美。没准我们还能在这里驻扎下来呢。”
“你们快换上干净的衣服,把湿衣服换下来晒干,太阳最多就几个小时了。”
“好啦好啦,换衣服了。”
女士们先进到里面去换好衣裳,然后把湿衣服都拿出来拧干了,正好晾再栏杆护栏上,估计天黑之前就能晒干。
“你们挂好一点,这里风大,别被吹走了。吹走了明天只能裸奔了~”
“放心好了,我两个胳膊腿都绑在上面呢。还有,我是不可能裸奔的,如果我衣服没有了,就抢你的!”梁文静道。
刘小胖鄙视。
洪荒刀君
梁文静吐舌!
互不相让!
梁书宇走过来,一人的脑袋给了一下。
“你们两个,放渔网去,成天拌嘴,能不能安静点了。”
梁文静哼哼,“正是因为我们的拌嘴才给你们创造了乐趣呢,难道你们不开心吗?”
最强男技师
“嗯,开心开心。”
“敷衍!”
冥神Holdfuture 琉璃紫玉
梁文静一吐舌,和小岳敏去放渔网。
他们已经决定在这里休整几天了,晚上当然要捞一波鱼儿啦。
而且他们的净水储备也被用掉了不少,今天也要补充一些。
因为水太重了所以他们没有带多少,毕竟是海水里,到处都可以补充。
“吃饭了你们。”
很快,饭香飘然在这个大厦的顶上,秀萍阿姨他们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米饭和面条,今天的面条是最后的一点面条啦!
辛苦大家走了这么久,吃点好的犒劳一下。
除了面条以外,每个人还有四分之一快月饼。
月饼也不多了!
是现在唯一的带有油浑的东西,他们的油和酱油都已经用光光了,十三香也用完了,唯一的调料只剩下盐。
所以,盐也要节省一点。
“我开吃啦!”

eft79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這作者不行-第二百二十六章:晦氣死了!相伴-c44pu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但是,要离开这里,谈何容易?
周围都是茫茫大海,现在这栋大楼已经被淹没了22层,也就是说粗略估计海平面至少上升了66米以上。
哪怕想要制作木筏也并非易事,大楼里能找到的木料根本无法用来制作木筏,除非他们找到很多大型号空瓶,把空瓶放在木筏的下方,倒可以尝试一用。
或者用轮胎也可。
但如果有轮胎就有车子,有车子还会被淹没吗?
所以说,他们现在全部都被困死在了这里。
无处可逃。
想到此处,众人都幽幽地叹了口气,虽然大家都提出了各自的想法,但经过分析以后,都无法起到真正的作用。
鄉野小神醫
除非海水自己消退,或者他们想办法游泳离开这里,否则几乎别无他法。
今天,大楼里因为龙哥等人的一席操作,彻底乱了套。
可谓人心惶惶。
岳石峰他们没有去出诊。
下午魏有祺等人还是背了腰包和武器,去上面的楼层里搜索。
尽管45层以上的楼层没有装修,但下面的楼层被淹没以后,无处可去的人都搬到了上面来。
这些废墟里有很多建筑垃圾。
魏有祺他们只要愿意,还是能捡回不少东西的。
只要任何感觉能用得上的东西,都不留余地地往家里搬。
而27层之中,也是由于那恐怖的三具尸体,这一层的孩子们吓坏了。
平时在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出去想办法搜集一些能吃能用的东西回来,可是今天因为害怕,一个人都不敢出去了。
连温固用绳子抽打他们,也没人敢出去。
“行啊,你们一个个都长本事了是不是?!不想出去找东西的,全都滚,不准住在我的地盘!”
绮户流年 春温一笑
温固今年15岁,在学校的时候,就很有领导才能。
算不上混混或学渣,但有过被校园霸凌的经历。
停电以后,他的性格在跟父母穿梭在城市之中的时候,越发凌厉。
父母死后,他更是伤心欲绝,连家都被人占领,无家可归的温固伙同了当时其他失去了亲人的小孩,一起东奔西走地活了下来。
可随着同伴们饿死的饿死,病死的病死,死得人越来越多以后,温固的性格也愈加偏执了起来!
他不时联想到自己死去的亲人和朋友们,便害怕死亡,畏惧死亡,因而下面的兄弟姐妹就更为苛刻。
时不时大发雷霆,用绳子抽人打人,没人能拦得住他。
又是啪啪啪地十几条绳子抽下去。
角落里被打的几个人闷声不肯,既不敢反抗,也不敢出去找东西吃。
因为他们出去,多数时候,是偷。
極道陰陽 悲化扇
有时候,也是抢。
他们年龄小,身手灵活,那些大人被冷得手脚僵硬,有时候根本追不上他们,所以经常可以得逞。
可偷和抢,应该是违背规则的吧!
万一被人告发,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所以,今天没有一个人敢出去。
哪怕温固不停地用鞭子抽打他们,也不肯!
“行!你们都不出去?可以,我去!但你们都别想吃!”
温固气得双眼通红,不再抽打这些懦弱的家伙,决定自己出去找吃的。
因为家里的东西已经吃光了,他若是不出去,自己也得饿死。
不过,温固还没走出门,一个瘦弱的男孩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我去。”
是昨天被温固骂了一顿以后,罚不准吃饭的那个家伙。
“不过,我想要两份……我还有妹妹……”男孩胆怯地说,连温固的眼睛都不敢看。
温固冷笑一声,“东西都还没找到就想要两份?天真!”
然后走上前去,抓着哥哥的衣领就往外拖。
他妹妹害怕得在后面一直叫哥哥,哥哥,但温固都没有搭理,两个人一路从消防道出来,让里面的人把消防门守好了才离开。
他们这一面只有通一个消防通道,也只有他们一个工作室,所以非常安全。
而这个消防通道里上上下下的能搜索的地方都被他们搜索过了,几乎榨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稳固带着哥哥一路往上爬,到处乱窜地找东西,有的时候碰到破烂的工作室,比如像那些门被破坏掉的,里面便没有人居住。
混沌冥劍錄
稳固会爬进通风口,然后到别的有人居住的工作室里找找看有没有能吃的,或者能顺走的东西。
可惜他们今天运气不好。
要么遇到那种很多人把手,根本无从下手的团伙。
白虎七星談
要么就是什么东西都没有,连塞牙缝的垃圾都翻不到的穷困团体。
稳固的脾气更差了。
一路都对哥哥非打即骂,两个人搜索了一整天,直到外面的天都黑了,也没有搜索到任何东西。
纯粹的无功而返。
逼入洞房 水月明珠
温固踱步在楼梯间内,要是什么都没有,他们今天又要饿一晚上了。
其实温固昨晚上也没吃东西。
都分给体质比较弱的孩子了。
他现在有点后悔。
不该分给那些懦弱的家伙,吃了他的东西,却不给他办事,他凭什么白白养着那些懦弱的家伙呢!
“玛德!”
温固懊恼地狠狠踹了一脚楼梯间的扶手,天已经彻底黑了,楼梯间里更是昏暗,什么也看不见,他是彻底没辙了。
末世召喚狂潮 黑心的大白
没有办法。
温固只能往上走。
要去35层,从大平层里找到自己的那条消防通道,才能回到27层他们的工作室里。
但是,由于楼梯间里一点光亮都没有,温固突然踢到一个软软的东西,狠狠摔了一跤。
头刚好砸在阶梯上,还蹭了点学。
“妈的!草!”
温固气得对着那个软东西一顿拳打脚踢,然后借着天上的微弱星光,他看见那是一个死去多时的女人的尸体。
晦气!
晦气死了!
妈的!
温固气得又是几脚踹在她的脸上,完全没有什么对死人还有的尊敬什么的。
他爸妈是他埋葬的。
他的朋友们也是他埋葬的。
死人能有什么尊严?
死了就是死了,还想要尊严。
做梦!
打了一通,身上都热了,而肚子却更饿了,温固泄了气,完全没有再发泄了意思了,他还是要保存体力。
没准明天能找到吃的。
温固不再看那尸体地往回走。
突然,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