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討論-第八百六十章 泡茶館!鑒賞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官与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就拿长孙无忌父子为例,在李承乾这里长孙无忌是官儿,长孙冲才是臣,所以很多“贴心”的差事,还是交给长孙冲才能让人放心。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貞觀皇儲李承乾 陳叔摯-第八百六十章 泡茶館!分享
皇帝对于李承乾夫妇这次处理宫内外事务的反应很有意思,特意差人送来了一对龙凤玉佩,算是这对小两口的回答。
皇帝是满意了,可李承乾却憋了一肚子火,什么跟什么啊,这些吃饱了撑得的,智力有些堪忧的家伙要是都当了官儿,那大唐的百姓可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作孽了都。
当然,也不是一点好事都没有,称心那个家伙已经积功至游击将军,也算是的中层将官了,又收养了名义子承继香火,这辈子算是有着落了,彻底洗涮了当忧怜时的耻辱。
他觉得过去怎么样不要紧,只要肯吃苦,肯下力气,早晚都能想他一样活得自尊、自信、自强。所以,不忘本的他把六率中的将领们求了个便,把他儿时的那些朋友都从达官显贵的“魔爪”中都赎买了回来,并在永安坊为他们置办了一处茶楼,让他们的余生可以有所以靠。
对于这种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事,六率的同袍们都很赞同,没事的时候也会去捧捧场,照顾一下生意。
称心这么安排当然是有原因的,这些人与他不同,从小到大干的都是伺候人高兴的活计,与那些女子一样都属于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角色,更是受不了兽营地狱般的训练。在这里,既能保证吃穿的问题,还能让他们发挥一下“本事”,真正为自己唱一回小曲。
这不,反正在宫里呆着烦闷,带着李晦和李崇真两兄弟来喝喝茶,听听曲,缓解下糟糕的心情;恩,进来看过里面的装饰才知道,称心这家伙还真是够朋友,他的那点俸禄估计都搭在这里面,李承乾还特意吩咐李晦抽空给其送些财帛去,孤这个当朝太子总不能白白喝这口茶吧!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愛下-第八百六十章 泡茶館!閲讀
唱曰:叹君王万分凄凉,千般寂寞;眼着玉盏,一心思酔,两行泪倾;江都愁莫晓风残月,初见月头;生途道路涉水临涧无人倾;江都风气夜寒凉,冷雨凄风助惨情。殿堂中有怀不寐隋天子,听窗外雨水不住地叮当连连地作响声……。
好看的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第八百六十章 泡茶館!相伴
“哎,这曲唱的挺有挺有味道的,不错,是该赏点,对不对!”,饮了一口清茶之后,李承乾笑着对李崇真来了一句,让掏点赏钱上去引领一下,唱出彩儿了,为什么不赏呢!
李崇真这边刚扔上去一块金锭,旁边就有对面坐着的几个少爷就跟着把钱袋扔了上去,然后又用挑衅的眼神看了三兄弟,那意思很明显,没钱出来装什么大爷,看看咱这才是本钱。
“嗨,上面的,爷不要听这个,给爷来点艳词提提精神。”
“对,听我大兄弟,来点带劲儿的,爷们重重有赏!”
“还愣着干嘛,唱啊,今儿要是满足了我大兄的要求,信不信一把火烧了你们这茶楼!”
称心的那几个朋友被这几个纨绔子弟吼得有些害怕,一个个都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连话都不敢说,这过去对他们来说算是家常便饭,可自从出来之后倒是头一回。
京兆尹-狄知逊是东宫的人,称心在这置办了一个买卖,府衙差役这自然会多多照顾,所以一直也来市面上也没什么人真正敢来闹事,即使长安本地纨绔也是如此。
狄知逊这官儿虽然不大,可他手中的那根绳也勒人啊,谁不知道他后面站着的是太子,因为出来寻开心得罪了太子爷,那可就太不值当了,不是!
铛铛铛,敲了敲桌子后,李承乾淡淡说道:“这里茶馆,愿意听就听,不愿听就滚,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哎,你特么是那。”,纨绔的头儿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身后的兄弟悄悄地拉了他的袖子,示意他多看看四周十几个挽袖子的大汉,一个个都怒目瞪着他们,估计只要对面那人一点头,就会冲上来狠狠地教训他们。
别误会,李承乾还没有还没有奢侈到喝茶包场的程度,不过站起来这些确实是他的部下,都是六率各部司中轮休的军官;如果不是大伙儿知道太子白龙鱼服的时候不喜欢张扬,就这几个货早就扔到曲江池里喂王八去了。
“你们,你们不要乱来,家父可是工部新任的堂官,你们不要自找麻烦!”,那纨绔头指着众人,声音有些颤抖的说着。
“滚,我家少爷话不说二遍,否则狗腿能不能保住就不知道了。”,看到太子示意台上的人继续唱,李晦不耐烦的对他们摆了摆手,让他们赶紧滚蛋,别搅了太子爷的兴致,否则就算让爹亲自来也吃罪不起。
识时务永远都是官宦子弟必须的课之一,那纨绔头也不是傻子,长安是京师,皇亲国戚遍地,水深着呢,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敢去大地方玩,只能泡泡野茶馆。今儿,在这么个地方,被一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家伙给怼了,叫他怎么能甘心咽下这口气。
所以就在快出门的时候,从袖子里掏出一支吹镖瞄吹了一口,一支涂着剧毒的长针向李承乾脖子飞了去过,这上面的毒见血封喉,那纨绔头的嘴角则微微上扬起来。
不过,就在他以为成功在即的时候,李承乾的头一歪,手中的折扇挥了一下,钢针直接就落到了茶杯当中,惊的那纨绔头急忙转身欲走,可非常不幸,等他和纨绔门回头的时候,大门已经被几个壮汉挡住了。
“不要让我在长安城再见到他,其父迁西海道任职吧!”,说完之后,接过李崇真新倒的茶进了一口,有滋有味的看着台上的人继续唱着。
得,听到太子爷的吩咐后,李晦躬了下身子,然后走到一旁对一位他熟悉的校尉传达太子的敕令。
哎,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要不是他托生差了,走进了这家茶楼,怎么会连累一家老小呢,就算是抱上阎立德的大腿又能怎么样呢!…….

火熱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笔趣-第八百五十八章 東宮版“知新錄” (二)鑒賞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屋漏偏逢连夜雨,说的就是现在的李承乾,后宫这事还没完,长安城中一日之间就散发开了一本有关皇太子“光辉事迹”的书-名曰《东宫实录》。
这书里面详细介绍了李承乾为太子后是如何煎迫吴王、高平王等宗室,逼迫宇文士及等功臣、残杀蜀中名士的,所谓:屠弟诛忠、贪财淫色、好杀酗酒等十大罪状。
写的那叫一详细,那叫一个精彩,连李承乾都不得不叹为观止,不知道还以为写书的每天都伺候在东宫看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呢。
“太子殿下,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毕竟是孔颖达教徒无方,管教不严,他和国子监的众官已经在外面跪着了,请殿下重重治其大不敬之罪,学生是他们教,作为师长愿意为学生们担待一二。”
“管教不严?房相,这事恐怕没这么简单,孔老这完全就是避重就轻,偏袒国子监的子弟,要是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那置储君的威严于何地,臣以为应该重点排查,勿使一人走脱。”
“宾王,你也消消气,这士子确实不像话,应该得到教训,可国子监的大多数人都是好的,犯不着大张旗鼓的一锅烩了。”,难得当一次老好人刘洎来了一句,这千余名学子要是因为一个人都抓起来,那这些士子们该怎么想,那还不炸了窝!
“刘相,下官认为中书令说的很有道理,敢做就要敢当,国子监既然是我大唐的最高学府,是培养预备官员的地方,那就更应该注意言词,所谓忠君报国,君臣之道,连这么见到的道理都搞不明白,那还学什么圣人之道,当什么官?”
刘洎是李泰的铁杆嫡系,他当然会在这个时候为李泰出来拉拢人心,不管太子做出什么决定,士子们都会念着魏王殿下好的,左右皆有所得,好算计;
但东宫也不是吃素的,岂能让你和孔颖达白白沾了便宜,让太子的威严受到损失呢,所以窦宽必须保持高压的势头。
“没错,自殿下为储君以来,为君为国为民做的事还少吗?立下功劳不比在座的诸位少吧!白白地让酸腐的儒生侮辱了,还要隐忍,凭什么,为什么?
朝中的臣子都是忠心正直之臣,军中的将校与殿下同袍情深,他们会善罢甘休吗?”,检校廉政部尚书、左侍郎王治把话接了过去,右侍郎-崔枢也表示赞同这个观点。
东宫一系的人都抓住不放,杜如晦、萧瑀、唐俭等大佬又都缄口不言,这让房玄龄和刘洎有些下不来台;没办法,这事实在是过不去,国子监的士子竟然出了一本书,专门编排一国储君,这哪儿是圣人之道的教他们的忠君之道。
内卫能忍到现在,不以大逆之罪闯到国子监去抓人,已经是看在孔颖达等人多年辛劳的份上了,可如今之局已经不可挽回,他们俩又能有什么用呢!
看到太子津津有味的读着《东宫实录》不言语,房玄龄着了急,小声说道:“辅机,辅机,这个时候你的说说话!”
别人都能不说话,可长孙无忌不说不行,因为他与皇帝和太子的关系特殊,只要他说还是有回旋的余地,所以房玄龄不得不催了催。
老房的意思,长孙无忌当然明白,平时外戚说话要受人猜忌,可到了这个时候,在这个大殿中也就他能在太子讨得三分颜面,让孔颖达等人和士子们少受一点罪,也能堵住东宫一系臣子的悠悠之口,没看王治把军队都搬出来吓唬人了吗?
可就算房玄龄不叫他,有些话也是要长出来说的,要是把人全抓了,那就等于与整个仕林作对,等罪天下所有的读书人,就算是皇帝也不愿意轻易的去得罪他们。
自己的外甥,自己清楚,别看高明现在笑呵呵的,可要是真翻了脸,那这一千多名书生又算的了什么呢!要知道拔也古部可有整整五万铁骑,还不是眨眼之间全都埋了。
那些漠北首领听说之后,连忙打点行装跑到长安来上贡,跑的比草原上的兔子都快,觐见皇帝的时候哭诉自己的忠心,不知道还以为李承乾把他们的孩子扔到井里去了。
恩,清了清嗓子之后,长孙无忌向上拱了拱手,随即闻声言道:“殿下,孔公等人都是志虑忠纯的臣子,一生都致力于学问,奉行的也是圣人说的有教无类。可这人有高矮胖瘦,品德也良莠不齐,有不争气的或者大逆不道的也属正常!”
“老臣记得,殿下在前几年主持大考的时候说过,人的品德是会随着时间而改变的,不能一概而论,那么今时今日,这些士子是不是也同样如此呢!
臣相信他们绝大多数对朝廷都是忠心的,对您也是尊重的,所以还请殿下开恩,暂息雷霆之怒,只惩办首恶和从犯即可,不知殿下以为如何?”
不要说长孙无忌,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谁不知道无风不起浪的道理,传的这么快,是几个首恶和从犯能做得到的吗?还不是这些整日把忠君报国挂在嘴边的士子们在暗地里推波助澜,以长舌妇之态才让事态发展的这么言重。
有道是众口铄金,他们读的书多,当然知道那些是真,那些不是真的;可懵懂无知的百姓就不清楚了,他们会真的以为太子与杨广一样,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伪君子,真小人。
“好,既然是舅舅与房相的意见是这样的,那孤还能说什么呢!此事就交给三司和内卫审理,不要株连那么多人。
哎呀,读书人也是不容易,让孔夫子他们都回去吧,孤这个太子实在是得罪不起他们!”,话毕,把重臣们傻傻地晾在阶下,李承乾起身拂袖而去。
这也就是长孙无忌说,所谓娘亲舅大,否则李承乾岂能绕得了这些只知道吃白食的家伙在阴暗的角落的饶舌鼓噪,妄议皇室和朝廷大政,编排一国储君,开什么玩笑,要知道这可是超出了背后“骂皇帝”的范畴了。……..

iqmzg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第七百七十一章 九屍迎賓展示-4bar7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
水云阁,楼上楼下转了一圈之后,赵节捂着脑袋坐在台阶上,嘴里不停地叨咕着:老子这是出门没看黄历,还是最近冲着什么脏东西了,这点子怎么就这么背呢!
樂仙劍緣
别想歪了,赵节这回并没有扑空,恰恰相反,他这次带队可谓收获颇丰,水云阁从老鸨子到仆役无一漏网,全都在这座楼里“乖乖地”等着他们呢。
不过,活口是一个没有,老鸨子-謦娘和她的八朵金花被人用钢丝摆弄成了奇异的造型,挂在了半空之中,脸上更是被弄成了笑脸。
大堂的水池中堆积全是被剁碎的死尸,人头也被泡成肿胀,只是从服饰上可以找到水云阁特有的徽记。
轮回进化 疯狂的小贱
现在这哪儿还有秦楼楚馆的样子,分明就是特么阿鼻地狱,赵节敢打赌,要是在晚上把那些在这找过乐子的家伙弄来,保准让他们终生难忘,一辈子再也不敢来这种地方寻欢作乐。
妖孽王爺腹黑妻 曼妖
稍时,李承乾在长孙冲和丘神绩的簇拥下走了进来,赵节虽然性子跳脱,但办差的事却从不开玩笑,他既然说这里像是一个祭坛,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才放下手中的活儿赶了过来。
在池子边挑拣了一番后,李承乾又上二楼看了看被吊起来的几具尸体,眯着眼睛沉声道:“九尸迎宾,昭武九姓,好手段!”
“啥玩意儿?”,跟在屁股后面的赵节一脸疑惑的问了一句,他不明白太子爷是怎么一脸就看出来的。
“小时候不好好读书,吃亏了吧,活该!”,长孙冲幸灾乐祸的补了一句。
“咋地,仲良,你小子又懂了,以前也没见你小子比我用功到那去,李师板子也没见你少挨。既然你这么清楚,来,那就有劳您老人家给普及一下。”
赵节可不相信长孙冲知道,他们当年都是东宫的侍读出身,专职陪太子读过书,虽然有名师指导,可谁有那功夫学那些枯燥的玩意,都特么想着怎么淘着玩了!
更何况老太师-李纲眼里只有太子一个人,他们这些家伙爱学不学,只要不挨着他教导太子就行,否则白胡子老头儿就是一顿狠抽,经史子集都没学好,就更不要说杂学了。
“切,看不起人是不是,行,今儿兄弟就让你开开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门缝里面看人了。”,话毕,长孙冲懒洋洋的坐在一张椅子,跟长安城中的那些算命的半仙一样说了起来。
汉书中记载,昭武九姓起源于祁连山北的昭武城,枝庶分王,有康、安、曹、石、米、史、何、穆等九姓,皆氏昭武,故称昭武九姓。
城之猎 双面者
他们本都是月氏人,因被匈奴所破,西逾葱岭,支庶各分王,以昭武为姓,说白了就是现在的粟特,国民主要务农,兼营畜牧业。
粟特人别的也许差强人意,可在经商之道上却天赋异禀,长期控制着西域的丝绸之路。但凡在那里讨生活的商人,就没有不看他们脸色。好家伙,这些混蛋手里的银钱,就算是买下西域两个国家来玩玩也不是问题。
天魔
如果觉得西域远了,那就说说中原,自南北朝以后,粟特人不仅把商业扩展到了中土,更是介入了政治,为西域一些国家担负了特殊的使命,频频来往于突厥和中原王朝之间。
花月佳期(VIP正文完結) 八月薇妮
武威的姑臧就有他们的聚集地,作为中原和西域的货物中转站,长安城里现在就有粟特的商人存在,只不过大唐的人称呼的不太准确,叫他们为兴生胡,简称兴胡。
————
今儿这出源于昭武九姓的宗教信仰,虽然看起来比较血腥,不太容易让人理解,但确确实实是按照他们接待的最高标准。九为极数,极阴即极阳,人家的宗教传承几百年,也是有渊源的。
说道这,长孙冲用调侃的语调对李承乾说:“九尸迎宾,天子规格,殿下,人家可是把你当成天子来对待了,这规格够高的了。”
“甭管是什么规格,既然对方划下道儿了,那咱们就只能接着,顺着昭武九姓这条线查下去。孤倒是想看看,这些经商天才到底罗织了一张多大的网。”
刚进屋说出昭武九姓的时候,李承乾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犹太人,因为昭武九性很像犹太人一样善于经商。但却容易忽视他们身上的另一个长处,就是长于各类的阴谋。
西域的那些国家为什么兵连祸结,永无止境的互相厮杀,就是因为他们参与到了国家政事之中。别人是挑动百姓斗百姓,这些家伙是挑动国家斗国家。
重生之薔薇花開 幽幽雪
只要有战争,他们就有钱赚,如果叫他们天才商人,倒不如叫其战争贩子更加贴切些,只要利润够大,颠覆一个国家的买卖他们也敢接的。
甜蜜緋聞:混血王子求愛記 君十夜
这些人从来都是干大买卖的,李承乾不相信凭麻三那个小流氓和那点钱,就能让他们开眼搞出这么大动静来,这里面猫腻就只有调查清楚再说了。因为他不可能拿着这么点的东西就发动一场战争,即使有一天他当上了皇帝也不太可能。
“殿下,放心,臣从今日开始就跟他们耗上了,不查个底掉决不罢休。”,向太子保证完,赵节把头转向了长孙冲:“仲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你小子行啊,偷偷下了这么大的功夫,咋的,想当宰相啊!”
得意洋洋的笑了笑后,长孙冲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志得意满的说:“这有什么啊,不就是昭武九姓吗?你要是请我喝顿酒,兄弟我给你讲点更长知识的,怎么样?”
受不了长孙冲的臭屁,李承乾瞪了他一眼,就揭了他的伤疤:“赵节,说你没脑子你还委屈,长孙冲他知道个屁,他都是听长孙涣说的,别忘了工业区的商队都掌握在他手里呢,知道这些算什么啊!”
话毕,摔了下袖子,径直向外面走去,丝毫不管反应过来的赵节和长孙冲“拼命”,两人都属于大尾巴狼,让他俩咬吧,反正都不是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