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voc精华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兩百四十八章 警醒讀書-l9vch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喝着酒,吃着菜,聊着这卫家的种种事情,恩怨情仇,秘闻传言,张秀才和梁仁一时觉得事情可笑,一时又感慨唏嘘不已了。
那梁仁说完了这卫家的事情之后,又是看向一边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张进、梁谦等人,对张秀才道:“文宽,你说,卫家这样的情况,你能放心让进哥儿他们经常上门去卫家走动吗?这要是在卫家牵扯了什么,得罪了老大或者老二哪个,岂不是自找麻烦?”
“所以我说,卫书是个好孩子,和他交朋友是无妨的,但千万别牵扯进卫家那些烂糟糟的事情里面去了,为了以防万一啊,最好警醒进哥儿他们,要是没必要,最好都别上门去卫家走动,要和卫书见面交朋友,把他约出来就好了,也不耽搁交朋友什么的!”
解答者
不得不说,梁仁说的是对的,那卫家有老大和老二在,对自家亲兄弟都能下狠手的人,确实不是什么善地了,张进他们还是少去的好,否则一不小心在卫家得罪了哪个,那可就糟糕了,毕竟虽然卫家看着后继无人,一副日薄西山的样子,但是相对于他们这些外地人来说,还是有钱有势的,他们可得罪不起。
如此想着,张秀才不由轻颔首道:“嗯!梁兄说的是,等回去之后,我会给进儿他们一个警醒了,让他们以后少去这卫家,免的招惹什么是非麻烦!”
“哎!这就是了!”梁仁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是拿起酒壶倒酒,斟满了各自酒杯,笑道,“算了!不说了!这都是卫家的腌臜事儿,和我们不相干,来!我们喝酒,再干一杯!”
说着,端起酒杯,又是和张秀才碰了一个,各自仰起脖子干了下去,哈哈笑了起来。
就如此,这席上热闹了一个多时辰,喝酒吃菜聊天,直到夜里八、九点,这才散了席,张进、张秀才他们就离开了这梁家,打着灯笼,回了他们租住的小院了。
小院厅堂里,张秀才坐在小桌前,打着酒嗝,一身的酒气,显然在梁家和梁仁喝了不少了,此时酒意上头,头脑却是有些晕乎乎,醉醺醺的。
张娘子不由笑着埋怨道:“相公,又喝了这么多酒!一身的酒气!现在难受吗?可想吐?”
张秀才摆了摆手,笑道:“也没喝多少,就是和梁兄喝了几杯而已,不碍事!”
张娘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好多说什么,给张秀才倒了一杯凉茶,转而对张进、方志远他们道:“进儿,志远,元旦,这天色也晚了,你们洗漱一番,就也回房歇息吧!”
白狐的救赎
张进他们就是应道:“是,娘(师娘),我们回房了,你和爹(先生)也早点歇息!”
焘忆 茹淑
说着,他们就是要起身离开这厅堂,回房去了,却不想这时候正喝茶的张秀才叫住了他们:“等等!你们先别忙着回房去,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闻言,刚起身要离开的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三人不由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他爹(先生)要和他们说什么,不过既然让他们留下,他们也只好重新坐了下来,听听张秀才到底要和他们说些什么了。
那张娘子也是十分诧异地看着张秀才,蹙眉询问道:“相公留下进儿他们想要说什么?这天也晚了,要不是什么急事大事,明日说也是一样的,今天晚上就让进儿他们回房歇息吧,进儿他们这两天也累了,你自己也喝了这么多酒,肯定也是难受,也该早点回房躺下歇息吧,如何?”
张秀才却摇头笑道:“无妨!也不是什么大事急事,就是想嘱咐进儿他们几句而已,免的我明天忘了,还是现在说了好!”
既然张秀才如此坚持,张娘子也没有再劝,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更是端坐着,神情郑重,看向张秀才,静听他要说什么。
风流仕途 那年听风
张秀才却是又斟酌了半晌,这才开口道:“刚才在席上,我和你们梁伯父打听了卫家,就是卫书的家里,知道了很多关于这卫家的事情,现在就和你们说说,据你们梁伯父说啊,这卫家……”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生活法则
然后,张秀才把刚才从梁仁那里听来的关于卫家的事情一一道来,缓缓叙述了一番,却是听的张进等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这卫家居然是这个鬼样子了,如此的腌臜不堪入目。
听完之后,张娘子都不由蹙眉道:“这,这,这真是卫书家吗?那孩子看着不错啊,待人做事都礼数周全,有礼有节的,怎么这卫家竟是这么不堪了?”
“嗯!卫书确实不错!”张秀才点了点头,附和了一句,就是看向张进他们道,“进儿,志远,元旦,你们和卫书交朋友,这倒也无妨,毕竟卫家是卫家,卫书是卫书嘛,不可混为一谈了!不过,我还是要警醒你们一句,这卫家这么乱,你们要是没必要的话,还是不要上门去卫家了,免的招惹是非麻烦,这卫家的事情我们可不能掺合进去,更加掺合不起了!”
那张娘子也是忙附和道:“是!相公说的是!卫家这样的人家,在金陵城可都是有钱有势的,我们可招惹不起,进儿,志远和元旦,你们以后还是不要去卫家了,这卫家的事情也和我们无关,知道了吗?就是卫书,他要是愿意和你们交朋友,你们来往倒可以,可不要再去卫家了!”
显然,张娘子比张秀才更加小心谨慎,直接就让张进他们不要去卫家了,其实她还想说的是,就是卫书,也不要来往才好,免的招惹什么麻烦,但到底不曾这样说了。
张进、方志远他们听的面面相觑,张进更是多看了一眼那朱元旦,果然就见朱元旦低着头神情有些不甘愿的样子,他顿时心里了然,恐怕这死胖子还想着之后有机会去卫家,见见那九小姐呢,这死胖子是真的动了春心了。
东方不败之君心莫负 慕槿
徐徐
但不管朱元旦心里如何不甘愿,既然张秀才、张娘子都这样发话了,他也只好和张进、方志远一起应道:“是,爹(先生),娘(师娘),我们会注意的,不必要不会去卫家的!”
张秀才点了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告诉你们这些,也只是给你们一个警醒,这卫家水浑,不是什么善地,还是少去为好!好了!我也没别的什么事情,你们这一天也都累了,都回房歇着去吧!”
“是,爹(先生),我们回房了!”
张进等人应了,见张秀才点了点头,再没多说什么,他们就起了身,离开了这厅堂,回了他们自己的房间了。
而他们一走,张娘子也熄了厅堂里的灯火,搀扶着张秀才回了他们的房间了。

q0ovo精彩玄幻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兩百四十七章 後繼無人鑒賞-zaqd3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听完了一番梁仁关于卫家的腌臜事儿的叙述,张秀才就是无语,他可能怎么也想不到这卫家居然不堪成这个样子,兄弟内斗,不死不休,第三代子孙又是奢靡淫~乱,不堪入目,这简直就是家道要衰败的迹象啊,最重要的是,家里都这么乱了,卫老爷子就看着不管吗?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张秀才心里疑惑,口中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疑惑不解道:“这家里乱成了这个样子,卫老爷子就不管只看着吗?”
梁仁却是摇头失笑道:“管!当然是管的!可是又该怎么管呢?这老大和老二可是结了死仇的,都恨不得要对方的命了,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可不是卫老爷子一发话,两兄弟就能够冰释前嫌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网游之极度狂人
“所以,卫老爷子管了,严厉呵斥了老大和老二,让他们都收敛点,不可再这样陷害使绊子,到底是亲兄弟,一家人,闹成这样都成了外面人的笑话了!可是,老大和老二表面上是应了,但暗地里那争斗可从没停止过,更是刀光剑影,争斗不休了!”
“那几年,卫家的生意可是一落千丈,利润大大缩水,甚至遇到有好几次危机了,差点周转不过来,家业都要败落了,要不是卫老爷子凭着老关系,上门找了好几家几十年的商业伙伴借银钱周转,这才盘活了卫家,否则今天恐怕金陵城都没卫家这个名号了!”
说完,他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给张秀才斟满了酒杯,两人碰了碰,他就一仰脖子干了下去。
张秀才也是端起酒杯喝了个干净,随即就是感叹道:“唉!梁兄,说到底,这卫家这事情的祸根其实还是卫老爷子自己埋下的,当初就不该太过看重老二,让老二起了争家业的心思,如果早点明确老大是家业的继承人,让老二死了心思,未必就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绿茵神炮手 真狼魂
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何允中
梁仁颔首赞同道:“可不就是如此?卫老爷子一辈子精明强干,做了一辈子生意,算盘珠子打的啪啪响,挣得了偌大的家业,可就做错了这么一件事情,就弄的家里不宁,兄弟反目,子孙成仇了,就是这一辈子的家业都差点败在不肖子孙的手上,啧啧!也真是可叹可惜了!”
焱魂大陆之冥神暗斗
张秀才听了,也是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又疑惑道:“可既然都闹到这个地步了,卫老爷子怎么还不让他们分家呢?这样还住在一个屋檐下,岂不是擎等着再闹出更难看的事情来?还不如分家好了!”
成龙历险记同人龙之城
黑榜
“分家?哈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梁仁摇头好笑道,“文宽你是没做过生意了,这老大和老二在争家业的这些年,可是往卫家的各种生意里面做了不少手脚的,卫老爷子要是敢分家,把哪一个分出卫家去,文宽你信不信,另一个肯定就能够弄的卫家分崩离析了,到时候卫家就要散了,为了维持卫家这个架子,这家分不得!卫老爷子也不敢分,不然卫家一旦势弱,那些平时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肯定第一个扑上来把卫家按的死死的!”
说到这里,他不由也是唏嘘道:“这祸根是卫老爷子埋下的,现在这苦果也是这卫老爷子在尝了,兄弟反目,子孙成仇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这么大的家业,只卫老爷子一个人在撑着,如今那老大老二不给他拖后腿就不错了,那些奢靡淫~乱,只知道花钱嫖娼玩乐的子孙们就更是指望不上了!”
张秀才皱眉不解道:“除了老大老二,不是还有老三吗?这老三应该也可以继承家业吧?”
梁仁失笑着摇了摇头道:“文宽,这卫家老三就是卫书的父亲了,也就是去年我们见到的和卫老爷子在一起的那人!”
重生之绝世武神
“按理说,老大老二成这个样子了,是不能够把家业交给他们的,老三应该可以栽培一番了吧?可是文宽你不知道,这老三,卫老爷子从小就是把他往读书人方向栽培的,可能是指望着老三能够走科举之路,考功名走仕途了!”
“但是,文宽你也知道了,这老三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读了那么多年书,都人到中年了,去年才和自己的儿子、爹一起通过童子试,考了个秀才功名,最重要的是,这老三读书读迂腐了,也只知道读书,喜欢收集古籍字画,各种孤本,对于继承家业做生意啊,人家没兴趣,根本不去和两个哥哥争,只一心躲在自己的书房里读自己的书了!”
张秀才不由无言,哑然失笑道:“这还真没看出来,原来去年见到的卫书的爹是这样一个人!我看着还是说话挺和气,挺好相处的一个人啊!”
梁仁好笑道:“是!这卫老三是好相处了!好笑的是,不仅老大和这老三关系挺好,就是老二也和这老三关系不错,可能是老三根本不争家业的原因吧,老大老二感觉不到威胁了,居然都对这老三不错,两家人和这老三家相处的都还好,你说可笑不可笑?”
奕剑决
张秀才不由又是无言以对了,摇了摇头,失笑一声,却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梁仁却是又继续道:“所以啊,卫老爷子现在也难了,家里子孙指望不上,将来家业都不知道该谁来继承了,恐怕他这老骨头一倒架,卫家就要紧跟着分崩离析了,散了个干净,啧啧!”
说到这里,他神情微动,又忽的道:“哎!文宽,你听进哥儿他们说过吗?这卫老爷子好像到现在被逼的没办法了,已经不指望儿孙了,开始栽培起小孙女儿来,希望将来小孙女儿能够招婿上门,继承家业呢!”
“啧啧!都说多子多福,可这卫老爷子有三个儿子,孙子也有五六个了,这么多儿孙,可福气多少却是没看到,糟心事却是不少了,这卫家,卫老爷子活着是还能继续撑下去不散架了,可卫老爷子要是死了,也不知道这卫家最后结果会如何了!后继无人了!唉!”
张秀才不由默然以对,然后也是长叹了一声,拿起酒壶给梁仁和自己都斟满了酒杯,又是端起酒杯两人碰了碰,一饮而尽了。

gykc7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四十四章 慶祝展示-n53xd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这边回城的王嫣正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韩云而感到心焦如焚,烦恼不已呢,而另一边张进中午在金陵书院报完名以后,一行人回到西城永家巷租住的地方,随意吃了顿午饭,就各自回房歇息了。
異界縱橫之雷神賭約 天幕神降
排队排了一天一夜,一天一夜没睡,张进他们确实是又困又乏了,一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是都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一觉睡的很沉,直到傍晚五六点这才醒了过来。
此时,天色已经将将昏暗下来,张进他们起身在小院里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蹬蹬酸麻的小腿,可也精神奕奕的,一扫之前回来的疲态,果然还是年轻好啊,熬一天一夜,睡一觉也就恢复了过来,可像张秀才和梁仁这样的中年男人,却只觉得怎么睡也没法补足精神了,身体状态却是大不如张进他们这些年轻人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傍晚,小院里正读书的张秀才看着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那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的样子,心里不由轻叹了一声,既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又感慨岁月不饶人,到底是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的时候,这熬一天一夜,就浑身都不怎么舒服了,懒懒的,没劲。
正如此感慨之时,忽的那小院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梁谦的声音:“张叔父,张婶子,进哥儿,志远,元旦,都在吗?是我!”
张秀才听见了,就是看向张进笑道:“进儿,是梁谦过来了,去开门!”
张进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言语,就去开了院门,把梁谦请了进来。
张秀才看着进来的梁谦,笑问道:“眼看着这都要入夜了,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梁谦笑着答道:“张叔父,是我爹我娘让我来喊张叔父、婶子还有进哥儿你们过去吃饭呢,我娘已经做好了两桌饭菜,我爹说是要给我们今天顺利报名庆祝庆祝了,聚在一起吃个晚饭!哎,婶子呢?怎么不见她人?”
张秀才好笑道:“你婶子正在厨房做饭呢!梁兄也真是的,这顺利报名,有什么好庆祝的?要是一个月后,你们都能够考进书院求学读书,那才算是可以庆祝庆祝了!”
梁谦笑道:“其实,我爹也只是想找个借口由头而已,能够把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请过去热闹热闹的吃个饭了!如果没个由头,就请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过去,恐怕你们也不会过去的,怕太麻烦我爹我娘他们了!”
张秀才、张进他们听了,都不由失笑一声,点了点头算是认同梁谦这话,毕竟他们来这金陵城,就已是给梁仁、梁娘子平添了许多麻烦了,可不能够再给人家添麻烦了,这衣食住行,平时自己能做的就尽量自己做了,尽量不麻烦人家了。
如果没点由头,梁仁、梁娘子总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吃饭,虽然人家夫妻二人热情似火的招待,但张秀才他们也会过意不去了,要是三番两次的这样,自是会拒绝不愿意再过去的,想来梁仁、梁娘子他们也是明白张秀才他们的想法了,所以尽量不曾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了,只是经常串串门,走动走动了,这也算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种比较常见的人情世故了。
狂怒之瞳
霸天战皇 梵辰
不过此时,既然梁仁找了这么个由头,让梁谦过来请他们过去聚一聚热闹的吃一顿饭,张秀才还真没拒绝,正好他也有点事情想要询问一番梁仁了。
重生投資大亨 無上宗
于是,张秀才笑了笑,就是对着厨房高声道:“娘子!别忙了!梁兄和嫂子让梁谦过来,请我们过去吃饭呢,说是庆祝他们今日顺利报名了,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就等着我们过去呢!”
我的幽灵前夫 棠莞庭
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的张娘子听了这话,就是从里面出来,笑道:“啊?这,相公,我们这又去麻烦梁大哥和大嫂他们,是不是不好?太添麻烦了!”
重生之盛世醫女 繡錦
这时,那梁谦笑道:“婶子,去吧!都去吧!我娘和嫂子她们已经都把两桌饭菜做好了,就等着我请婶子你们过去呢!”
“这,这”张娘子看向张秀才,神情有些迟疑犹豫,不知该答应还是婉拒了。
张秀才就是起身笑道:“去吧!娘子,我们都去吧!这也是梁兄和嫂子的好意了,不去可就对不住人家这片心意了,毕竟饭菜都做好了!”
张娘子闻言,不由失笑道:“既然相公这么说,那也好!我也偷一下懒,不用做晚饭了,就是麻烦嫂子了,我们又去吃现成的了!”
然后,张秀才把手中的书放回了房间,出了小院锁了院门,就和张进、张娘子他们一行人跟着梁谦去了梁家了。
到了梁家,果然这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两张小桌子厅堂里摆的满满的,小桌上杯盘碗筷的都是摆放好了,梁仁笑着把张进、张秀才他们迎了进去,请他们各自安坐了下来,顿时这本就不大的厅堂,更是塞满了人了。
张秀才哈哈笑道:“梁兄,你这请人吃饭的由头找的可不怎么好啊,进儿、梁谦他们今日不过才报名而已,你就找由头来庆祝了,这有什么好庆祝的?等他们考进了书院,或许才能说来好好庆祝庆祝了!”
“哎?考进书院,那却是难了,我也不肖想梁谦这次能够考进书院去读书了,有机会去报名尝试一番也就罢了,再肖想太多,最后结果难免让人失望!”梁仁摆了摆手笑道,显然对于梁谦能否考进金陵书院读书,他并没有过多的期待了。
然后,他又是转而笑道:“再说,我要不找这么个由头,只让梁谦干巴巴的去请文宽你们过来吃饭,文宽你们哪里会来了?说到底,不管如何,还是要找个由头了,这找了个由头,文宽、进哥儿你们这不就都来了?”
他这话一出,张秀才、张进他们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之间,这梁家厅堂里,席上就是热闹了起来。
随后,围在一起,喝酒吃菜说话,各自也是聊的十分高兴了,就像是他们今天不只是报名成功了而已,而是已经考进书院,即将入学读书一样了,就像是他们真的在高高兴兴地庆祝了,好不热闹喧嚣!

44vhr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ptt-第兩百三十八章 照面和應對鑒賞-pcpkt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金陵书院里,儒雅老者林院长、韩云和王知府向张进、朱元旦他们这边走来,眼见着是避无可避,蒙混不过去了,张进也只好硬着头皮抬头露出温和的微笑应对了。
可是,在张进抬头准备积极应对之时,朱元旦这死胖子看着那林院长、王知府他们走来,却居然立刻就怂了,低着头缩着肩当起了鸵鸟来,还退后一步躲在了张进身后,好像这样别人就看不见他一样。
见状,张进真是非常无语了,不由鄙视地斜眼看这身后的死胖子,暗暗腹诽道:“死胖子,你现在躲什么躲啊?现在躲又有什么用啊?人家都走过来了,避无可避了!刚才还拉拉扯扯,窃窃私语的,现在就怂了?知道躲了?可惜晚了!”
壹念,假愛真妻
少年歌行
张进腹诽了一阵,也顾不得和朱元旦这死胖子计较了,因为此时那林院长、王知府和韩云他们已是走到了他们面前,张进暗里吸了一口气,就是躬身施礼道:“学生张进见过知府大人和院长!”
捉鬼記
他这一开口,那身后的朱元旦、方志远和梁谦也忙是各自紧张地声音微颤,施礼唤道:“学生朱元旦(方志远、梁谦)见过知府大人和院长!”
那王知府闻言,当即神情微动,打量了一眼躬身施礼的张进,就是语气恍然道:“还真是你啊,张进!刚才我还以为我认错了人呢,没想到还真是你了!”
张进听了这话,心里却是十分意外,怎么听这话的意思,好像这王知府认得他似的,可是除了去年考童子试的时候,他在考场上和王知府照过几面以外,他们私底下根本就没见过啊,王知府怎么会认得他的?这倒是奇怪了!
那林院长好似也有些意外,不由转头笑问道:“怎么?简斋认得这张进?”
“简斋”是王知府的字了,林院长如此称呼王知府,显然二人关系是非常亲近了。
闺暖
王知府看着张进,抚须点头应道:“自是认得的!去年童子试府试院试的头名就是这石门县的张进了,最主要的是那去年的院试是我出的考题了,别的学生都答的一塌糊涂,不堪入目,只有这张进答的非常准确,合我心意了,几乎不曾出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才记住了他,此时见了自是认得的!”
张进听他如此说,心头就是大震,他倒是真没想到,去年的童子试,他居然给王知府留下了这么深的印象,以至于现在一年多过去了,王知府见了他居然还认得他,这实在是有些让人出乎意料了,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林院长听了,却是哈哈笑道:“原来如此!我说你怎么会认得这张进呢?原来是去年童子试的缘故啊!去年童子试的院试是简斋你亲自出的考题吧,确实难住了大多数考生了,但之后我看了,那些考题出的还都不错,要不,这次金陵书院的考试,简斋你也试着出几道考题试试?考考这些来报名的读书人!”
王知府失笑一声,居然并不曾客气地拒绝,而是十分干脆的点头笑着应道:“林老,你说让我出题,那我就出题试试了!就怕我这一出题啊,考题出的难了,把这金陵书院的招生考试搞砸了,最后弄的书院招不到几个学生了!”
林院长闻言也是摇头好笑道:“你尽管出题就是!考生们答不上来,那是他们学问不够,书院正好把他们筛选出去了,这次报名的读书人也有一千多人了,总能够选出几十个好苗子的,不怕招不到学生了!”
量子永存 程嘯天
“既然林老这么说,那我就真的准备出考题了?哈哈哈!”王知府和林院长说笑了几句,就又都是看向了张进、朱元旦他们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此时,那朱元旦低着头,缩着肩膀,躲在张进身后,尽量降低存在感,生怕那林院长看见他了,简直就是瑟瑟发抖的胖鹌鹑了。
可是,那林院长却还真就是走到了他面前,笑着问道:“你叫朱元旦是吧?”
朱元旦心里顿时一个激灵,忙是点头应道:“是,院长,我叫朱元旦!”
“哈哈哈!朱元旦,抬起头来看看,你可认得我?我们昨日可还在外面见过的,记得吗?”林院长又是哈哈笑着问道。
痞子總裁想結婚 綠風箏
朱元旦无可奈何,只得抬起头来,勉强露出笑容,一张胖脸笑的比哭的还难看,还不得不点头应道:“认得!原来是院长您啊!昨日学生说了些不知所谓的话,还请院长不要放在心上,是学生心胸狭隘了!”
林院长却摆手笑道:“哈哈哈!也不能怪你心眼太多,想的太多,毕竟这书院招收学生,其中是否公平难免惹人非议猜忌了,更何况你们是知道了这韩云来递帖子拜访我才有各种合情合理的猜测了,这也无可厚非!”
朱元旦闻言又是一个激灵,慌忙道:“院长,我相信书院招收学生肯定是公平公正的!昨日里那些无端猜测都是学生胡言乱语了,还请院长不要放在心上!如此无端猜测这是学生的不对,学生向院长赔礼了!”
说着,朱元旦就又是十分识时务的向林院长躬身一礼,只求这林院长能够放他一马,不要再揪着昨天的事情不放了。
可林院长偏不,他笑吟吟地看着有些惶恐不安的朱元旦道:“你昨天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不过我昨天说的也是真的,这金陵书院可不是什么栽培权贵子弟的地方,是向所有年轻的读书人都敞开大门的,就是权贵子弟要来书院求学读书,那也是要考试通过了!不信你且问问韩云?他虽然拿着文信侯的帖子来拜访我了,但也是要参加考试的,要是考试没通过,他也不能够进书院求学读书了!”
穿越狂妃,凤逆惊天 絮染陌浅
这时,韩云含笑上前道:“朱兄,院长说的是,就是我这文信侯家的子弟,院长也不会给我方便的,我也要和张兄、朱兄你们一起下场参加考试了!”
朱元旦闻言自是赶紧点头应道:“是!如此再好不过了,果然金陵书院享誉天下,是有它的缘故的!是我之前多想了,书院的考试对所有报名的读书人来说,肯定是公平公正的!”
六欲人生毀滅記
“哈哈哈!你啊!见风使舵识时务!”林院长大笑,手指点了点机变的朱元旦,又看了一眼张进、方志远等人,笑道,“几个年轻人,这次报名参加考试的已经有了一千多人了,好好努力吧!希望这次考试通过的能有你们,我能在书院里看见你们,哈哈哈!”
说完,他就哈哈大笑着负手走了,韩云好笑地看了一眼朱元旦,也是忙跟了上去,王知府则是打量了一眼张进,向张进点了点头,这才也是负手跟着林院长离开了。
龍婿歸來 左手和弦
看着他们走远了,张进、朱元旦等人这才都是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