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ady精彩都市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第七百五十八章 開始鑒賞-rmssg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什么,要我儿做那西游路上的劫难?!”
芭蕉洞内,铁扇公主有些发懵,以她的地位,还不足以接触到这三界大劫的秘辛。
无当圣母见状,道:“公主,这是一桩喜事,那西游之路上的劫难,俱都有功德可以收获,而且以这小侄儿的身份,亦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西游九九八十一难,固然是三界大劫,但是在圣人不插手的情况下,已然成了三界神魔分润功德的一场盛宴。
佛门为了保证不出岔子,也很是大方,九九八十一难,他们自己只占了些许,多数都是分润给了三界各大势力,人阐截三教和三界各路仙神,都是拿了不少。
此番无当圣母亲来这翠云山芭蕉洞,便是奉了通天教主的命令,将截教手中的劫难分润给这一对母子。
之所以如此做,却是因为一方面截教门中各大亲传对于这些过家家一般的劫难委实是提不起兴致,另外一方面则是通天教主到底是个念旧的人,心中对于陪他亿万载岁月的牛魔王很是有几分旧情,这才特意下令,想要照顾一番牛魔王的遗孀。
“妾身谢过圣人,谢过大师姐的一片好意了。”
最強兵王在都市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铁扇公主行了一礼,道:“只是此事干系重大,妾身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还请大师姐容妾身思虑一番,再给个具体答复。”
功德虽然好,但是如今红孩儿已然拜入无天门下,对于那些所谓的功德,铁扇公主并不是如何看在心里。她当下只想红孩儿好生修行,早日习得神通,不说报仇雪恨,总是要有自保之力,这样她心里才安稳。
莫元的神通,在轻易捏死她父亲波旬之际,她算是有了一个清醒直观的认识,那当真是三界最顶尖的存在,在其手下她母子二人逃得一条性命已然是侥幸了,不能贪图再多。
无当圣母不知无天到来,她心里还是想着叫这母子二人答应下来,是以耐着性子解释道:“功德之力,如是用的好了,对于修行无疑是大有裨益,如西游功德这般,得等一个大劫的时日方有机会,还望公主勿要错过。”
“大师姐所言,妾身记住了,妾身必然会郑重考虑,只是怕需要几日光景。”铁扇公主答道。
见她不肯一口应下,无当也不好再劝,她自怀中掏出一枚符篆,递给铁扇公主道:“这枚符篆,还望公主收好,只要捏碎,贫道自会知晓。”
“如此,妾身便谢过大师姐了。”铁扇公主收下那符篆谢道。
事情已然了解,无当圣母自是不会多待,说了两句客气话,随后便告辞离去。
待此人出了芭蕉洞后,那铁扇公主冲红孩儿道:“西游劫难功德一事,还需问过你师父才是,你且随我前去那血海,见过你师父再有决断。”
红孩儿自然是尊奉母命,两人收拾一番,令麾下妖魔看住洞府,当即便朝着血海而去。
……
自剿灭妖师宫后,三界却是再无大事发生,迎来了久违的平静期。
晃眼之间,便是百余年岁月过去。
这一日,南瞻部洲大唐国内,一处大河之上,一只大船行驶在河中心,其上喊杀之声震天。
却见得那船上数十名手持兵刃的魁梧大汉,正追着船上十数位兵丁砍杀。
那些兵丁虽然甲胄在身,配合娴熟,但是奈何这些大汉都不是寻常人物,加上船上摇摇晃晃,空间狭小,无法施展开战阵,完全不是那些魁梧大汉的对手。
这些兵丁死死守着一处舱门,那舱门前站着一名模样俊秀的儒生,这儒生满脸的着急恐慌,一会儿看向外边的厮杀局势,一会儿看向舱门之内。
那舱门里面,有女子的惊呼吃痛之声接连喊起,似乎是其内有孕妇在待产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进,那些兵丁接连出现伤亡,眼看便要抵挡不住之时,这些兵丁为首的一位面露绝望之色,却是嘶吼一声,高声喝道:“保护小姐,誓死保护小姐!”
话音落下,其人已然拖着长刀,一马当先冲向了那些大汉的首领。
一众兵士见状,都是面露绝然之色,手持兵刃紧紧跟着那首领,朝着匪首攻杀过去!
那一众大汉的首领见状,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微笑,面对迎面杀来的一众兵士,却是不闪不避,手中大刀当头便朝着那些兵士砍去!
刀光凌厉森寒,带着一股摄人心魄的惨烈杀气,直奔那些兵士而去。
那些兵士有心想抵挡,奈何这一刀太过于刚猛霸道,只听得数声闷哼,随即几颗大好头颅便扑通扑通掉落在地,却是尽数都被斩杀!
一时之间,场中还站立的除了这些凶神恶煞的大汉,便只剩下那一名俊美书生。
这书生浑身都在瑟瑟发抖,偏偏双眸还不时的看向那舱房之内,眸中满是着急的神色。
那一众大汉的首领乃是一名面有刀疤的中年汉子,此刻其人长刀染血,浑身煞气遍布,他哈哈大笑道:“陈光蕊,陈大人,想不到某家今日有机会取文曲星的位置而代之,说起来,某家还是要谢过大人了!”
“贼子,你胆敢截杀朝廷命官,陛下不会放过你的!”那书生厉声呵斥道。
“陛下……”
那大汉冷笑一声,道:“天高皇帝远,陛下又如何知晓你这厮被某家杀了,且安心的去吧,汝妻儿,某家替你养了,来人,送他上路!”
他身后的喽啰轰然应命,随后便拿着刀剑便欲上来结果这书生。
可怜这书生做学问的功夫是冠绝天下,这拳脚上的功夫却是完全不能看,不过三招两式,便被那两喽啰砍中两刀,随后一脚踹翻在了河里,血水染红了一片河水!
而当此之时,那舱房之内传出来了一声极为嘹亮的婴儿啼哭声,伴随着这啼哭声的,则是在那舱房之内,有一缕缕佛光亮起,随后极是好闻的梵香充斥满了这一艘大船!
这诸般异象将这些凶恶大汉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亦是惊动了三界之中无数神佛!
……
灵山,八宝功德池畔。
接引和准提两尊圣人盘膝坐在蒲团上,四只眸子死死的盯着那大河的方向,眼睛眨都是不敢眨一下!
那小小一个婴儿,可是寄托着他们佛门的兴衰,是他们二人谋划万古好不容易挣来的希望!
“十世轮回,今日总算是功德圆满了!”
准提圣人感叹一声,道:“金蝉子这次诞生,便可正式开启取经之路,你我师兄弟二人也不必一直提心吊胆了。”
这两位圣人从来都不担心取经,取经路上有他二人照看,根本不可能出什么茬子。
他们怕的是在这金蝉子轮回转世的过程之中,十世好人的修行,整整五百年的岁月,他们要盯着那猴子,盯着那头猪,还盯着各方势力,根本无法全力投入护住金蝉子。
弃妃绝爱
而道门那三位圣人也不必下杀手,只消用些阴私手段,让金蝉子长歪,断了他十世好人的修行,这取经一事,便是功成,也会变成三界的笑柄。
一个品行不端,有明显污点的取经人取得真经,你叫他们佛门如何自处?
好在这一切都没发生,诸事进展的颇为顺利。
接引佛祖面容悲苦,看不出一丝放松之态。他低低喧了声佛号,道:“该观音上路了。”
……
大雷音寺。
一尊千丈大佛端坐在金莲之上,满面慈悲祥和,正在说玄讲法。
蓦然之间,他口中经文一停,看向南瞻部洲方向,心中满是欢喜。
殿内众僧见得这大佛停讲,心中都是打了个咯噔,以这位世尊的定力和道行,但凡将他惊动,则必然是三界之内出了什么大事!
“阿弥陀佛!”
侍奉在一侧的阿难尊者双掌合十,颔首一礼,道:“敢问我佛,三界之中可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那大佛面露祥和笑意,道:“不错,好叫诸位都知晓,那南瞻部洲之上,将要前来我灵山雷音寺求取真经的佛子已然诞生,是以老僧这才停讲。”
佛子诞生?!
殿内一众神佛心中大惊,他们身为佛门弟子,对于佛法东传一事岂有不知之理?
那金蝉子轮回转世第十世便是取经人,这代表着这一场西游大劫,正式来到高潮的地步,也不知道多少神魔妖鬼要惨死在这劫难之下。
不过这确确实实是他们佛门发扬光大的一个好机会,能不能与道门相抗衡,便要看这次西游大劫了!
殿内一众神佛都是齐声喝道:“恭贺我佛如来,佛门大兴有望!”
世尊如来轻轻点头,随即道:“观音尊者何在?”
霸道总裁欺上门,前夫拜拜
靠近如来莲台附近的一位白衣菩萨当即出列,她手托杨柳玉净瓶,行了一礼,道:“弟子在。”
“那取经人即将遭受劫难,且命尔率四大金刚、五方揭谛、一十八位护法伽蓝即刻下界,护住取经人性命,万万不可使他受到伤害!”如来吩咐道。
殿内立时有一位位神佛从各自位次上站了出来,齐聚在观音身后,与观音齐声应道:“谨遵我佛法旨!”
观音道:“启禀我佛,弟子等人即刻下界,必然会看住佛子。”
……
三十三天外,离恨天,兜率宫。
三尊道人呈三角方位各自坐在蒲团之上,却正是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这三尊圣人。
三人亦是如那接引准提二人一般,目不转睛的看着南瞻部洲的情形。
星際江湖
那通天教主亦是面露感叹之色,道:“总算等得这厮出世了,五百年时光,等得我都急死了!”
大劫开启,诸圣自然都睡不了安稳觉,通天教主这么个前车之鉴就摆在众人眼前,任是哪一位圣人也要有所提防,以免陷入被诸圣算计的局面。
“眼下,该吾等的门人下界了。”
太上老君道:“两位师弟,还请密切注视灵山与娲皇宫的动静,万不可让他们算计了。”
“师兄放心,贫道已然布置妥当,此番我阐教劫难众多,如是佛门胆敢造次,那贫道便要逼得他们取不成经!”元始天尊极是自信的道。
不提佛门原本许诺给他的劫难,单说莫元手中的五次劫难,只要使起坏来,便足够佛门喝一壶的。更不必说阐教门中莫元和杨戬两位都是三重天准圣,闹腾起来,佛门除非圣人亲自出手,不然无论如何都是无法让取经人顺利通行的!
“两位师兄既然这般怕那佛门搞鬼,不如叫我出手杀了这取经人,断了佛法东传一说,岂不是一了百了?”通天教主跃跃欲试的道。
絕世狂醫
他与佛门之间的仇怨,是完全能做出这般事来,也是想做出这般事来的。
然而太上和元始齐齐摇头,那太上老君脸色凝重的道:“师弟切勿胡闹,五百年后,佛门便将迎来劫难,这劫难乃是师父和魔祖定下,不容更改,是以这一劫佛门务必大兴,吾等只需看住他们,却是万万不许打断佛法东传的进程!”
佛门是那两位选好的棋盘,照通天所言,将佛门玩崩盘了固然是心里舒服,可是难保那二位不会接下来将他道门作为佛门的替代品,为了出一时之气而这般做,却是万万不值当的!
元始天尊亦是劝道:“烦请师弟暂时忍上一忍,待魔劫之际,自然是有师弟出气的时候。”
通天教主见二人都反对,却是笑了一笑,道:“我只不过是说笑而已,两位兄长不必紧张。”
“师弟是说笑便好!”
太上老君点了点头,大袖一挥,一缕仙光自兜率宫内升腾而起,随即兜率宫内,便有数道光华先后奔涌而出,直奔南天门而去。
“且去且去,那猢狲吃了贫道这么些仙丹,汝等可不能轻易的将其放过了!”老君笑道。
那奔涌而下的光华内传来了几声童子的欢笑和牛哞之声,随后便是消失在南天门外。
……
“开始了,终于开始了!”
混沌之中的紫霄宫内,魔祖罗睺看着那婴儿的诞生和各方的反应,笑道:“鸿钧老儿,这一劫,你是输定了!”
玩寶
……

wziu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第七百四十七章 補天展示-s7gsx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碧游宫内,一尊身穿白色道袍的老道现身其中。
那道人须发皆白,面容清癯,浑身上下满是尊贵之气,不是元始天尊又是哪位?
此刻这位元始圣人手中托着一只长颈粗底的琉璃瓶,琉璃瓶内有赤青黄白黑五团灵气,彼此之间泾渭分明,各自占据瓶中一个角落,正是那先天五行灵气。
与莫元分别之后,元始天尊便持盘古幡前往混沌之中,破碎混沌,得了这五行灵气,片刻也不曾耽搁,直奔这碧游宫而来。
补天之事迫在眉睫,而且是通天闯的祸,旁人也无法替他。
无当和云霄二人见了元始天尊带先天五行灵气而来,心中自是欢喜,虽说这二人都对元始天尊不感冒,甚至是云霄还和元始天尊有深仇,但是两人此时都诚心见礼道:“弟子拜见师伯!”
“起来吧。”元始天尊抬手道。
两人应了一声,随即起身,这时,那通天教主道:“好师兄,你来的倒是快,我还想要些功夫呢!”
“说的是什么浑话,再要些功夫,那天上的裂缝只怕又要变大不少,届时如是天河之水倾灌而下,又当如何?”元始天尊没好气的呵斥道。
被通天教主斩出来的裂缝可不会自己修复,而是会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扩大,耽搁时间越久,补的便越麻烦,如不是莫元去玉虚宫面见元始天尊,元始天尊的速度只怕还要快些!
通天教主笑道:“有三宝玉如意和太极图在,天河之水如何能落到凡间去?”
两尊圣人定住天河之水,那当真是轻而易举,便是整个青冥崩落,他们也能拦住!
“快炼五彩石液吧,你二人且下去。”元始天尊催促道。
云霄和无当都应了声是,随即各自退下,待两人出了殿后,元始天尊伸手一晃,掌中的琉璃瓶已然飞向了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接过琉璃瓶,法力涌动之间,赤青黑白四色斑驳的诛仙剑气已然没入到那琉璃瓶之内,却见着在这种让圣人都畏惧的浩荡剑气面前,本来泾渭分明的先天五行灵气被逼着硬生生的朝着一起聚合,不多时的功夫,便已然聚成一团!
随后,通天教主心念一动,法诀变幻之间,一缕火焰自其指尖涌入,没入了那琉璃瓶之内,熊熊烈焰烘烤之下,那灵气团不断的缩小,五行灵气彼此湮灭,亦彼此融合,这个过程很慢,也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功夫。
通天教主并不敢有丝毫大意,他的丹田真火威能浩大,须得小心控制住火候,不然稍有不慎,便是会将这一团灵气给烧干了,届时还要麻烦元始天尊再跑一遭混沌之外。
他二人在这炼化五彩石液暂且不提,却说莫元走了一遭五庄观,和镇元子云中子二人一番酒宴,安了镇元子的心后,随即便赶回了真武神殿。
真武神殿此刻是空空荡荡,便是连巡逻的兵士都少了一大半,原是那百万天兵正在各自神将的带领下围剿北俱芦洲上那些至今依旧桀骜不驯的妖魔。
贤妻有毒 leidewen
妖师宫虽然去了,但是北俱芦洲乃是妖族经营多年的老巢,妖族势力盘根错节,背后还站着不少截教弟子,他们不能公开与真武神殿抗衡,但能暗地里支持,在没有莫元这尊大能出手的情况下,整个北俱芦洲妖魔的清缴,只怕还要耗费一些时日。
不过莫元并没有想要插手的打算,一来是他本就受了伤,二来嘛,他也有锻炼手下兵将的意思。倘若事事都要他这位真武大帝亲自出面,那这真武神殿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莫元一入真武神殿,那值守的神将便赶上来迎接。
这位神将乃是真武麾下五大神龙里的最小的小神龙,一身道行,亦是积年金仙。
这五大神龙可与四海龙族关系不大,都是从寻常精怪一点点修炼而来,经历了底层的厮杀和争夺,不知吃了多少苦头,才最终提纯血脉,返本归元,练就了神龙之躯!
那小神龙一身黄金锁子甲,肩披大红披风,面容冷峻,身材高大,一见莫元,便是拱手行礼道:“末将拜见帝君!”
“起来吧!”
莫元挥手示意他起身,边朝着御座走边问道:“下界战果如何,大神龙、龟蛇等将军可有战报呈上?”
小神龙道:“启禀陛下,诸位将军皆有战报上呈真武神殿,没了妖师宫统率,整个北俱芦洲的妖魔却是一盘散沙,众将士战意高昂,奋力杀敌,却是势如破竹,除了少数妖魔仗着道行顽抗,多数都是一触即溃,陛下不必担心。”
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便是有大能暗自插手,但只要他们不敢亲自出手,以真武神殿百万天兵和一众神将的法力,足以横扫整个北境。
莫元点了点头,道:“如此便好,你且退下吧,如非下界战局有变或重要之事,你看着处置便是,不必来告知朕了!”
“末将遵命!”
小神龙又是一礼,随后小心翼翼的退出了真武神殿,而莫元亦是合上双眸,开始驱逐体内的魔气。
这四百年闭关,对于莫元来说,却是受益匪浅,突破准圣二重天,他法力有了一个大幅度提升,那紫府之中开辟的世界,早不复当初只是清浊二气的模样,而是化作了一方真正的世界!
这一方世界内,此刻正是白日,一轮金乌高悬苍穹之上,朗照大地。
重生纨绔
天地之间泾渭分明,根本不用莫元再费心维持,灵气更是充裕的紧,犹胜外界的洞天福地。
只是可惜,这苍天大地之内,景色虽然壮阔,却也荒凉无比,休说没有飞禽走兽,便是一花一木也见不到,死气沉沉。
三國重生之我是路人甲
不过在这天地最中央的地方,却是有一株青光湛然的六品莲台,那九品莲台上盘膝坐着一尊三寸高的青色小人,正是莫元的元神显化!
“也不知道,当如何孕育出真正的生命……”莫元喃喃自语,面上却是有几分愁色。
他道行如是想要再进一步,到三重天准圣的境界,必须要孕育出真正的生灵来,这一道关卡,是每一尊大能都必经的一步。
女娲圣人造成人族成为三重天准圣,借助天地功德一举成圣,而冥河道祖则是通过血海造出阿修罗族,迈入三重天准圣。
当然,造出人族、阿修罗族这样有灵智的种族,难度极高,这二人亦是机缘巧合之下,这才功成。突破三重天准圣,只需要在世界中孕育出生命便是,一草一木,一花一虫,不必非要有灵智。
莫元如今刚刚突破二重天准圣,四百年苦修,已然耗尽了他的底蕴,短时间内想要再次破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有造化青莲在手,好好参悟内里诸般天道法则,对于修行大有裨益,迈入三重天准圣,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
雷霆之主
当然,莫元眼下的当务之急不是破境,而是驱逐出魔气。
那些丝丝缕缕的魔气遍布在莫元肉身每个角落,虽然不能造成多大的损伤,被莫元的法力死死压制住,却犹如跗骨之蛆一般,难以轻易赶出去。
却见莫元心念动间,那六品莲台枝叶摇曳,一缕缕青光逸散而出,没入丹田之内熊熊燃烧的紫极太阳真火,一瞬之间,那紫色火焰颜色变幻,化作青色,威能大大提升。
全能世界架构师 梦回田园t
莫元便驱使着那青极太阳真火涌向浑身上下每一个魔气所在之地,火焰焚烧之际,那魔气犹如北冥之下亿万载不曾融化的坚冰一般,根本无动于衷,不见减少,只是过了许久,才看到消散了极小的一缕,这般下去,只怕起码要耗费百余年的功夫才能将这些精纯无比的魔气尽数驱逐。
索性这青极太阳真火不必全力操纵,莫元便分心二用,一边操持这火焰,一边参悟造化青莲中孕育的大道至理。
时间一晃便是数月,这一日,莫元犹沉浸在造化青莲的奥妙中时,只听得一声大笑传遍三界,将他那古井无波的心境打乱。
他睁开双眸,顺着那声音看去,却见得东海之上,两尊身影并肩而立立,其中一尊年轻道人神色喜悦,手中托着一团五色光华,不是通天教主又是哪位?
“辛苦数月,今日总算是功德圆满,将这祸胎给彻底了结了!”通天教主畅快笑道。
他虽然嘴上说的轻松,内心还是将天崩当个事的,毕竟篓子捅大了,鸿钧道祖可是会出面收拾他的。
而且那天河之水虽然被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定住,但是一条明晃晃的大裂缝悬与天际,三界上下,早就是人心惶惶,便是有些修为的神魔妖怪,不明内里,亦是心惊肉跳,生怕苍穹崩塌。
共工怒触不周山,大禹治水等事虽然年代久远,不过却成为了神话传说,在人间广为流传,那些神话传说里,可是伴随着无数灾祸和妖魔作祟的。
在这种情况下,凡间早已经一片大乱。
超時空悖論 金屬裂紋
“恭喜师弟了。”
另外一道身影正是元始天尊,他道:“师弟莫要耽搁,速速将天补上,也好了却三界众生的心头之患!”
“晓得了,晓得了,师兄你总是催促,这好不容易炼制出五彩石液,总要叫我仔细看上一看。”通天教主笑道。
他心情自然是愉悦的,当初女娲可是明说了不帮他补天,还想着让鸿钧责罚他,他偏不叫这女人如愿!
“女娲,你可瞧见了,这是五彩石液,我自己闯的祸自己承担,你又能如何?!”通天朝着天际高喊道。
女娲娘娘端坐在娲皇宫中,对于通天教主的动静自然是瞧在眼里,以她的大法力,纣王一个凡人写首诗在她庙中都瞒不过她,更无论是通天教主这样的人物不加掩饰的叫嚣了!
事实上,女娲已然气的胸口发闷,玉手死死的抓住扶手,都能看见几根青筋暴起!
但是女娲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忍下这口气。
纣王不过区区一个凡人,通天教主却是万劫不灭的圣人,论及神通法宝,她略逊通天一筹,如何能从通天手里讨得便宜?
不过女子素来小心眼,她小声自语道:“通天,咱们走着瞧!”
正面无法出手,那背地里做些小动作,女娲还是能的。况且如今是西游大劫之中,机会端的是不少!
通天教主自不会知晓女娲此刻的想法,他只要弄的女娲现下不开心便足够了!
喊完这一嗓子,他又是哈哈一笑,抬手便将手中的五彩石液打出!
那五彩石液离了他的手掌之后,便越来越大,五色光芒越来越盛,在空中拉扯成了一条横贯天际的狭长逛线,刷的投入到了天穹之上。
肉眼可见的,那被三宝玉如意和太极图定住的天之缝隙,逐渐在缩小,不过瞬息的功夫,便被修复完毕,天河之水重回天河,而三宝玉如意和太极图亦是各自回归各自主人手中。
三界神魔和芸芸众生见得那裂缝被五彩光华补全的情形,都是心情激荡,难以自控。
任谁看了这浩浩苍天上的裂缝也是会心生恐惧,担惊受怕,天被补好,便意味着生活能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不复有劫难降世,你让他们如何能不欢心?
是以整个四大部洲,从最东侧的东胜神洲,到最北方的北俱芦洲,无数凡人、妖魔、鬼怪、仙神等等不了解内情的生灵,都是跪在了地上,冲着天空那五色光华高呼:“多谢女娲娘娘恩德,娘娘万岁!”
“女娲娘娘万岁!”
“女娲娘娘?!”
元始天尊眉头微皱,道:“师弟你这辛苦忙活一场,却算是为女娲做了嫁衣裳!”
“无妨无妨,世人皆愚昧,我本便是为了弥补自己闯下的祸,又没想要这些生灵的香火供奉。”通天教主大度的道。
对于他来说,在三界神魔眼中的形象,还有三界生灵的香火供奉都不重要,他可是灭过一次世的狠人,哪里会在乎这些。
天补好了,鸿钧那里便能交代的过去,没有麻烦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