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0cm火熱都市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文笀-第四百六十九章 要天地萬物,爲之改變閲讀-0jlhg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这里的一切没有被树冠弥盖,也没有雕琢气太阳的光芒照耀。
六月的海边,下着细雪,还有普通的阳光照耀,拼凑成一副梦幻绮丽的景象。
有海鸟鸣叫之声,有海浪拍打之声,有海风呼啸之声。
秦三月望靠近海的湾地望去,看到那里卧着一座安静的小城。这个小城曾是她最喜欢待的地方,也曾是她命运的转折点。但现在,似乎只剩下与之相关的回忆了。
“终究还是来了……黑石城……”
秦三月轻轻叹了一声。
她其实是很清楚的,这里已经没有三味书屋了。虽然不知缘由,但的确是没有了。黑石城变了,不再是那个有着三味书屋的安静小城了。
先前也同何瑶说,就不去黑石城了。
但还是来了。
远望着黑石城,她神情复杂,目光幽幽。来这里的目的,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想清楚。离开君安府后,本是打算直接往北去找居心的,但心里念着想着黑石城,不由自主地还是来了。
现在,黑石城就在前面,一下子就能触碰到。她反而思考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是为了缅怀什么吗?还是说想看看这里有没有老师或者白薇留给自己的信息痕迹?她一时半会儿理不清楚。
只得呼出一口无所谓的气来,不多想什么,先进去再说。
感受着万物涌动的气息,她将自己的身体托付在这些涌动的气息上,随后催动气息前进,以着极快的速度穿进黑石城。这是她闭关五年掌握的能力。
五年里,她对气息的运用已经不只是感受和推演了,现在可以直接将精神与体魄与气息相融,然后改变气息的变化轨迹,以此做到自己精神与体魄的变化。
虽然不能修炼,无法接受任何与“灵”沾染的气息,但她可以直接与气息相融,直接让气息进行变化和变换。
进入黑石城后,秦三月感受了一番这里面的气息。发觉大致上跟以前并无区别,人还是那样的人,房屋还是那样的房屋,似乎并没有因为“管辖国”变了,地理位置变了而发生大的改变。
大致上没有改变,但细致上,秦三月还是发觉到了。那便是这黑石城彻底变成一座普通的城了,没有守林人的气息,更加没有守林人豢养的各种机缘。
现在的黑石城只是一座普通的海边小城了。
感受到这种改变,秦三月心里多少有些不自然。不过这种不自然并不会影响人太多。在闭关的时候,她便是想过自己出关后,外面的一切都变了。
完美劍神 夢月升
呼出口气,她没在城里多闲逛。没有什么值得看的。
她直奔目的地,拐进梧桐街。在街口,她停了停。这里人不多,有细雪,有艳阳,还有一棵彻底老死了的梧桐树,景象绮丽梦幻而又冷清凄惨。
她迈步,走上前,右手轻轻触碰着干裂开的梧桐树树皮。
明宦之风流无边 钟离昧
闭上眼,轻轻感受。
我的寶貝是陰陽眼 螢火
“梧桐街很长,梧桐树很老……”
她心里响起自己以前留在这里的一首打油诗。听到这首诗时,她的意识陷入了瞬间的恍惚,随后依稀在脑海看到一副画面:
王牌少帅 流金岁阅
一个气质格外缥缈的女人,从人群里走出去,在众人“仰望”之下,驱散梧桐树上残存的树叶,为老朽的树安葬。
“是白薇姐姐……”
秦三月睁开眼,目光变得温柔。她感受到了白薇的心思,一如当初白薇感受到了她的心思。
“真是奇特的世界啊……”
她感叹一句,随后笑出了声,转身大步穿行在梧桐街道上。
梧桐街很长,梧桐树已亡。
走出梧桐街后,眼前的一切并没有任何意外。
三味书屋果然不在了。原本的位置现在已经被一堆竹子占满了,只留下一条曲径。
“曲径不再通幽了啊……”秦三月心里微叹。
随后,她感受了一番留存在这里所有的气息,然而,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丝可能是老师留给她的气息。
心里微微有些失落。不过,这也在她预料之中,不留任何气息很符合老师的性格。她的眼里,老师一直都是不往哪儿带去什么,也不什么带离哪儿,像是一阵吹过的风,吹过了便只是吹过,除了“记忆中的和煦”,什么也不会多留。
她又看了看曾经同自己相处得很好的街坊邻居们,发觉他们一切过得都还好,便没有去打扰他们。
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去。
秦三月明白,说到底,自己只不过是黑石城的过客,不过是曾经的街坊邻居们生命里短暂的过客。会跟他们走上完全不同的两条路,两条不再交织的路。
没留多久,她转身离去,重新走进梧桐街,再走出去。
望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们,她忽然想起什么,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她在“李记火锅店”前停了下来。
看到火锅店里生意还好,看到老板还是那个老板,闻到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她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好似这样证明了,黑石城还是真实的黑石城。
貓行天下
随后,她操纵气息改变了自己的容貌,走了进去。同着李四李老板闲谈一会儿,吃了份一个人的火锅,好好地感受了一番五年不曾感受过的最平凡的烟火气。
做完了这些,黑石城似乎就真的没什么再值得多留的了。
秦三月同黑石城告别,头也不回,与气息相融,陡然间跨出城墙,消失在这里。
貍楓亂 上官瀚海
靈煞域聖 壹切我是飄浮
一路往北,不做停留,直至再次进入树冠之地,她才陡然明白自己前往黑石城到底是为了什么,其实就只是简简单单地缅怀一下过往,然后同过去道个别。
人是情感生物,有些时候总会做一些别人眼里毫无意义的事,去慰藉一下情感。秦三月并不能免俗,相反,她的情感世界格外丰富,更加需要做这些看似无意义的事来慰藉情感。
在树冠之地穿行时,秦三月才彻底收拢心来,验证自己闭关五年的成果。
相较于以前,现在的秦三月对气息的敏感程度跟上更甚,说是感受气息就像抬手一样也不为过。一路过去,路上所有的精怪尽数被她感受到了,当然,大多数精怪都是低级精怪,对她而言用处不大,感受一番也就完了。
秦三月觉得,自己闭关五年,最大的收获应该便是学会了主动去改变吧。以前她都是自己被动地接受外界的气息,然后作出反应,现在她会主动地去改变气息以达成自己想做的事了。
就比如现在,她想见自己的居心姐姐。那么,所有的气息都“帮”着她去与居心相见。
现在,秦三月最大的愿望就是,等哪一天,自己想见老师,于是天地万物都帮着自己去找到老师。
那一天,她在心里想,一定要等到那一天。
要让空间与时间无法阻隔自己,与老师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