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jmz寓意深刻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723.風雲莫測的賽場,廖林君的擔心鑒賞-ayq0j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秦键回到宝格酒店的时候已经是23:15。
他一进屋段冉就围了上来.
秦键脱下外套,段冉乖巧的接过挂起。
两人坐在床边聊了一会儿就去冲澡了。
两世桃花梦
睡觉前,秦键抱着肖一的谱子靠在床头又过了一遍。
12点,两人熄灯睡觉。
1点时分,怀里的小胖段已经熟睡,秦键迟迟睡不着。
他尝试着用各种方式迫使自己入睡,但效果并不好。
“明天的这会儿比赛结果应该已经传遍全球各地了吧。”
一想到这儿,他就莫名的心跳加快。
愛情是無藥可解的毒 寧夏333
最后他发现,对于明天的比赛,他还是紧张的。
家有美女兔仙
他紧张结果。
“是怕输吗?”
幽暗中,他挖出了开赛以来一直埋藏在他心底最深的问题。
良久。
“不怕。”
僵尸道长(续) 星蓝

又是良久。
“可我想赢。”


10月20日,第十七届肖邦大赛迎来了最后一个决赛日。
就在今晚21:00,华沙爱乐音乐大厅将诞生新一代的肖邦音乐大奖得主。
早晨8点开始,华沙所有的电视媒体都把镜头对准了华沙爱乐大厅。
超市、餐厅、商场、写字楼、街头巷尾,每一块公共屏幕都显示着最后的倒计时。
整个华沙进入了揭幕倒计时,所有华沙人都等待着那一幕的到来。
不论最终屏幕中央站着哪一张面孔,今天都是华沙人的节日。
上午10点20,秦键从床上缓缓的睁看了眼。
他都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不过感觉这一觉睡的还不错。
“醒啦。”
段冉的声音传来,他起身只见对方将一份早餐摆在了餐座上,“有没有煎蛋?”
“当然咯。”段冉一副我懂你的表情
秦键牙一呲,挺身从床上坐了起来,“牛逼!!!”
段冉哈哈一笑,“发什么神经,快去洗漱啦。”
秦键顶着鸡窝得得瑟瑟的从床上下来,路过段冉身边的时候手还不老实的偷袭了对方一下。
“啊!”
段冉惊呼。
秦键不等段冉做出动作上的反应,紧接着一溜烟的跑进了卫生间。
“小孩子一样~”
段冉捋下裙摆,嘴里小声嘀咕着继续摆放起早餐,她根本没打算干什么。

一顿丰盛的早餐后,秦键又过了一遍肖一的乐队总谱。
中午13点40,廖林君打来电话要和他见一面。
“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段冉送秦键出门之后,把自己装衣服的行李箱从头到尾翻了一遍。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她可要做最漂亮的女朋友。

西卡餐厅,距离宝格酒店只有200米。
盛世風華 無意寶寶
秦键一走进餐厅正门,一个侍者立马认出了他,接着餐厅里的人陆陆续续的都向他看来。
大家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
还好秦键近来这段时日已经适应了这种场面,面对主动向他微笑示好的路人他都会礼貌的回以微笑。
廖林君挥手,他走了过去。
“林君姐”
秦键以为沈清辞也会在,“沈老师呢?”
“他去会场了。”廖林君推来菜单,“吃点清淡的?”
秦键摆手,“吃过了林君姐。”
廖林君点头,接着给自己点了一份沙拉,给秦键叫了一杯热水。
侍者离去她又问道:“怎么样,还有六个小时,紧张吗?”
秦键老老实实的笑了笑:“一点点。”
夜宿人
廖林君觉得秦键今天的状态还不错,不过她这个时间把对方叫过来可不仅仅是看对方的状态的。
作为秦键的老师,有些事情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在决赛前和对方交代一下。
当然,前提是话题到了那一步。
在此之前她需要确定一下秦键心里的一些想法。
“一点点,”廖林君跟着她笑了笑,“紧张什么。”
面对廖林君秦键也没有什么遮掩的。
“上场前还是保持一点紧张感好。”他自信道。
经过昨夜的自我调整,他现在的心态已经放平了许多。
廖林君很满意秦键的态度,借着这个话题她又问秦键对于昨天几名选手的发挥有何评价。
这个问题秦键昨天就与段冉认真分析过,对于第二轮之后的比赛,他的评判视角已经逐渐的从一个选手转向了评审。
“弗雷德的处理方式是一种很好的学术研究方向,但我觉得并不适合出现在赛场上。”
“夏树在第一乐章的很多小地方都做出了变化,尤其是第三乐章,几乎是我听过她演奏中最好的一次。”
“贝里斯的演奏音量不达标,能看出马瑞克有意将乐团的音量压低了。”
“伊万诺夫怎么说呢,虽然他的三个乐章整体听起来很不错,比贝里斯的大局意识强太多,尤其是第二乐章,比夏树设计的要更细致,但他第三乐章错音太多,这在我看来是大问题,可能因为他没有调整好状态。”
“我不知道以评委们的标准会如何看待段冉的现场表现,如果我是评委,我会喜欢段冉的版本,但会把更高的分数给瑞琪儿。”
“这毕竟是比赛,选手要考量的不应该仅仅是在舞台上所表现出的部分,应该还有舞台之下更深层次的东西。”
“这种东西应该是带着个人的深入思考,而深入思考是建立在对音乐的全面洞察之后,过程里没有运气可碰。”
“昨天所有的演奏里,瑞琪儿在我看来就是这种‘由外到内‘表现的最好的一个,无论讲音色还是音乐,我觉得她选肖二是对的。”
听完这些,廖林君只能心里赞叹对方成长的实在太快了,不光是在钢琴演奏这一块。
秦键所说的所有内容她昨晚几乎都听沈清辞提到过,甚至说的更客观。
可越是这样,她就越犹豫自己要不要提醒对方分析赛场的同时也要做好某些心理准备。
肖邦大赛的赛场是风云莫测的。
年轻的选手们都在全神贯注的准备着最后一搏,殊不知赛场下或许正暗流涌动着一场蓄谋已久的计划。
她不确定,沈清辞也不确定。
都市纵横
甚至针对当年‘依格拉兹爆冷出局’的事情,至今也没人能拿出什么证据证明是那届评委团的暗箱操作。
但是依格拉兹确实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提前离开了赛场。
那是2000年,秦键真的没有体会目睹过里格拉兹的负憾离场。
乐迷观众炸了,华沙媒体炸了,整个古典钢琴圈炸了,沈清辞选择退赛了。
那届肖邦大赛之后,往后的两届比赛都失色了许多。
十五年后,肖邦大赛恢复元气卷土再来。
她有足够的理由担心历史会换种方式重演一次。
所有人都看得出——
这一次,波兰人办了有史以来最盛大的一次肖邦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