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w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李逵的逆襲之路 ptt-第642章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推薦-k2zft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皇帝听从了李逵的建议,按照同等价值赏赐了青塘土司,但也仅仅是比土司进献的礼物多那么一点价值。
这让皇贵妃刘清菁有点意外,之前皇帝可是开口要大大赏赐青塘土司的,却没想到李逵在皇帝的心目中地位如此之高。皇帝能对李逵言听计从?
她可是清楚,赵煦看着仿佛是个木讷的人,可实际上,性格执拗着呢。要让赵煦放弃自己的想法,都有多难?
当刘清菁发现了李逵能对皇帝有如此影响力的时候,顿时心头热络了起来。她要回家一趟,帮五妹筹备婚礼。最好能够尽快拉拢李逵,好成为她封后的筹码。
贵妃省亲。
太师府内,一阵鸡飞狗跳。
宦官,宫女,还有皇城司的人马呼啦啦来了数百人。
别看皇帝要比贵妃身份高,可皇帝出行也没有这等排场。刘清菁华贵不可言的坐在了正厅正中,府邸的亲眷接连上来见礼。
“赏!”
“赏珠花一对!”
“赏!”
“赏白玉一块。”
“赏!”
“赏绫罗绸缎两匹。”
皇贵妃刘清菁百无聊赖地看着太师府的家眷,她就是纳闷,自家在沂州的时候,没那么多亲戚呐?咋就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就像是耗子打洞似的,全冒出来了,还拖家带口的好不热闹,关键是她能叫的上名字的就几个人。
修真在异界
还有腰里别着弹弓的妮子,哪家的野孩子,都是什么人呐!全往家里划拉。
好不容易把太师府有名有姓的亲戚都过了一遍,看日头,快到晌午了。
hp小女巫的hp之行
从贤妃到贵妃,虽说是在品级上升了一级,但是在宫中,贵妃是能够做半个女主人的身份,而贤妃却不行。
即便这样,刘清菁还是不满意,她的目标是皇后,而不是贵妃。
可惜,皇帝虽然在后宫对他言听计从,可是真要是面对废后这等大事,皇帝明明在她面前拍着胸脯说的是斩钉截铁,可一转眼,还是拖……
可刘清菁等不及,她在宫中看到孟皇后娇滴滴装可怜的样子就来气。凭什么她成了皇后,自己却只能做妃子?
都是一起进宫的女官,皇帝也更加宠幸她,却让孟皇后在她头上成了皇后,这口气说什么也忍不下去。关键是,刘清菁也是心知肚明,皇帝明着不喜欢孟皇后,这是当年高太后定下的皇后,并非是他的心思。但这份不悦,更多事少年对祖母的不满,而不是对孟皇后的不满。尤其是,他们有了个女儿……这是不喜欢的态度吗?
问皇帝,赵煦腆着脸说瞎话,张口就说:“就一次,谁知道怀上了!”
自己啥身板就没点数?
赵煦和刘清菁折腾了这么久,也不见刘清菁的肚子有动静。一次就怀上,骗鬼呢?刘清菁咬着后槽牙暗暗恼怒,她就知道皇帝喜欢温柔的,像是孟氏这等看着好欺负的女人。这蹄子勾搭着皇帝知不道偷吃了多少。尤其是皇帝,想起来就让她心塞。
西游之绝代凶蟾
大猪蹄子!
就像是自己家的牛,在邻居家耕地,大牛腿甩的飞起,恨不得把自己给累死。回到自己家,却装模作样的扮老实。想起这些,刘清菁就心塞的不行。
她左顾右盼了一阵,发现爹爹刘太师还没回来。
这天虽是大朝会,可是刘清菁能不知道自家老爹在朝堂上是什么地位吗?
无上刀锋
祥瑞!
就是看着很舒服的中老年大叔。
按理说,朝会过后,她爹也该回来了。刘清菁回一次太师府不容易,而且她来还是带着目的,并非是真的省亲。宫里的情况越来越不明朗,赵煦这个大猪蹄子并没有答应让她早日当上皇后,这让她心里又急又气,却还不能表现出这份焦虑。想要靠美色降伏皇帝,刘清菁心里也没底。毕竟皇帝很博爱,同时,皇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美色。她虽是国色天香,也架不住皇帝是个贪嘴的,时不时趁她不注意偷食吃两口。
不能靠宫里,就只能靠外面的家里。
而家里头,也就是二姐夫有点威名,可是在京城,这份威名啥也不是。尤其是知道根底的都清楚,程家二哥的功劳都是李逵替他打下来的,真要让老程去带兵打仗,他不仅能将自己给坑了,还连带着会将麾下的将士的命都给坑了。
老程第一次出战,可不是去金明寨,而是在郓城外,率领五百官兵被一个落单的贼道公孙胜给打了个抱头鼠窜。
虽说贼道后来被抓了,还成了程二哥的幕僚。可说什么也掩盖不了老程不过是假把式的外强中干。
至于大姐夫秦文广,还不如二姐夫。
三姐夫……算了,比大姐夫还糟心,个人爱好打铁。
这么一家子,连刘清菁这等聪明人都忍不住哀叹,这家要是不破败了,都说不过去。
可太师刘葆晟是个有福分的人,李逵的横空出世,让刘葆晟如今在朝堂稳如泰山。
李逵,关键就在李逵身上。
刘清菁经常从赵煦的口中听到称赞李逵的话,能力超绝,而且还忠心耿耿。至少李逵是个对赵煦真心实意的臣子,要不然也不会冒着天大的干系,将赵煦的生母硬生生的从太妃变成了太后。虽说太后有两个了,但赵煦却毫不在乎。
至少,向太后那边以后说话对他不管用了。
毕竟向太后是他皇祖母的跟班,也是保守派最后的希望。
曾经一度,赵煦想要废除所有的保守派势力,将所有元祐大臣都驱逐出朝堂。可如今一看,他发现大错特错。
变法派也有私心,而且比保守派一点也不小。同时,变法的迫切程度已经对他来说不那么明显了。废除孟皇后,也就是将保守派所有的指望都灭掉,不符合如今皇帝的利益。因为变法派实力膨胀太快,赵煦也要考虑平衡。
保守派的人要用,但不能重用。
变法派要重用,但绝不能牵着皇帝的鼻子走。
同时,他还想琢磨着发展自己的实力,将中间派收拢一些。
而李逵,是赵煦如今拿得出手的,最有牌面的人了。同时,李逵也是能力超群,才去了西北两年,就解决了大宋西北边境最大的难题。西军腾出手来之后,大宋的财政也变得充裕起来。
如今的局面,再继续针对保守派,已经不符合皇帝赵煦的利益。而废后,无疑是对保守派最大的打击,必然引起激烈反抗。到时候,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局面,又要出现大变故。赵煦心里也慌。失控了,怎么办?
所以,赵煦选择了拖延。哼哼唧唧的答应一通,就是不见将刘清菁扶正的举动。可刘清菁不知道这些,她就是单纯的以为,赵煦变心了。
同时,她也要给自己加筹码,而这个筹码也同样是李逵。
李逵早一天成了她妹夫,她早一天能压住孟皇后,找机会将其废除。
同时,刘清菁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孟皇后的肚子。万一孟皇后再被赵煦偷吃一次,又幸运的怀上了,生了个儿子……那么事情绝对大条了。孟皇后孕期之内肯定不会废后,这是满朝文武都会反对的事。
万一皇长子,还是嫡长子生下来了,那么结果对刘清菁来说,将是致命的。
所以,刘清菁等不及了,她要借口帮妹妹刘清芫筹备婚礼的机会,将李逵拉拢到她身边,支持她成为后宫的主人。
而嫁女儿的大事,即便刘清菁是皇贵妃,也不能越俎代庖,替刘葆晟做主。
必须要当父亲的一家之主出面,而迟迟未见的刘葆晟让贵妃刘清菁等的有点焦虑,不得已询问身边的母亲韩夫人:“母亲,爹爹为何不见回家?”
说起刘葆晟,韩夫人满脸怒容:“他眼里还有这个家吗?女儿,女儿的事也不管;家里,家里的事情也不问。就知道自己一个人在外头快活,如今倒好,他连家都不要了,女儿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他生了五个女儿,难道他还不满足?”
这话刘清菁很不好回答,关键都是五个都是女儿。
但她不相信别的女儿父亲会不管不顾,她可是皇贵妃,当初父亲卖掉庄子,筹集银钱走通关系,可全都是为了她啊!没道理,自己回家省亲,他爹却避而不见。
“母亲别说气话,爹爹不过是回来晚些,家还是家。”
“你爹走了,被狐狸精给勾搭走了。”
刘清菁闻听,顿时觉得大有问题,轻声问:“母亲是否听人乱嚼舌根子了?”
“生了个孽种,你爹当成了宝。也不知道是不是刘家的种。这不,把这家当成客栈,住一天像是有天大的委屈似的。”
“刘家有后了,这不是喜事吗?为何母亲不将爹爹的外室接回家里住,也免得外人说些难听的话。”
韩夫人撇了女儿一眼,她如今是怨妇,一个把丈夫都从家里气走的怨妇。她哪里还管的住自己的嘴,怒气冲冲道:“我恨不得将其溺死在茅房里,接回家住,天天看着他们你情我浓的,非得气死不可。我还想多活几年。”
“可是母亲,女儿今日来家里是为了五妹的婚事。爹爹不出面,这婚事如何能商谈下去。”刘清菁急了,她不是那种容易放弃的人。
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这是宫里头养成的谋身之道。
说起李逵,韩夫人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怒骂:“你五妹夫也不是个好东西,当初老身就是不同意你五妹的婚事,就一个山里小子,根本就配不上咱们家。可如今生米煮成熟饭,聘礼都收了,八字帖也交换了,想要反悔也不成了。”
“这是为何?”刘清菁大为惊诧,没想到李逵在她母亲的心目中人品如此低劣,不讨喜。可她知道,韩夫人虽性格不太好相处,但是对几个女婿都是不错的。老大女婿没本事,老二是个莽撞的性子,老三更是个没出息的,韩夫人都没有表现过任何的嫌弃。
可唯独李逵,还没有成亲,却引起了韩夫人的如此不满。这让刘清菁很不解,难道是武将门庭和文臣门庭之间的较量?还是李逵中了进士之后,对刘家有了怠慢之心?要是后者,即便李逵功劳盖世,她也不能善罢甘休。
韩夫人眼角高高的挑动着,仿佛像是说仇人一般的语气开口:“当初你爹都已经绝了生儿子的心思,可是李逵送什么不好,非要送你爹虎鞭酒,这玩意吃了……”
呸——
韩夫人也是享受过此酒药效霸道的女人,顿时羞红了脸了,啐了一口。刚开始,韩夫人是很喜欢李逵的,送的酒好啊!刘葆晟吃了之后,药效都花在了韩夫人这头。刘葆晟高兴了,韩夫人美了。可惜,很快刘葆晟就放弃了在自家地里开垦的想法,转而去了外头养了外宅。但是始作俑者,绝对是李逵送了老丈人不该送的东西。
同时,韩夫人对李逵的人品也大为不满,还没有成女婿,就送人如此不正经的东西,以后还能得了?想到这些,韩夫人哀怨道:“原以为这黑小子,虽长相不济,但也盼着是个厚道的山里娃。可谁能想到,李逵也不是个安生的人。这不,还没有和你五妹成婚,却在延安府纳了一房妾,这是正经人该做的事吗?简直就是个好色胚子,不要脸的无赖。”
这事让刘清菁感同身受,皇帝赵煦也是个好色的。
她爹也是个好色的。
帝国之征服者
然后她寄予厚望的妹夫,还是个好色的。
家门不幸呐!
贵妃刘清菁脸色也跟着她母亲韩夫人阴沉了下去,嘟哝了一句:“难道天底下的好男人都死绝了吗?”
傲嬌奇妃:王爺很搶手
韩夫人不想说话,但表情绝望,似乎许久未见的女儿说了句真话,扎地她心痛地要死。眼神却看向了贵妃刘清菁身边的宦官马保武,可刘清菁却听说了,马保武也娶妻纳妾了,这年头连宦官都靠不住,这男人还能有救?
贵妃刘清菁随即问道:“母亲,你怎么知道的?”
“你二姐夫将人从延安府带回来了,原本是准备送去李家的。可是我知道李家连个女主人都没有。这女人去了,岂不是早我女儿当家作主了吗?索性老身让你二姐夫将人带到家里头,等成婚了,一起送过去,造孽呀!”
韩夫人满满都是心塞,她都闹不明白,自己是图什么?没本事的看着让人生气,好不容易老刘家找了个有本事的女婿,却整天来气她。
贵妃刘清菁好奇道:“母亲可曾见过?”
“唉。”韩夫人捂着胸口,气不打一处来:“当初你爹觉得你五妹恐怕一个人势单力孤,栓不住李逵的心,好家伙认了个干女儿。这不养家里头,等你五妹成婚那天一起送去。没想到李逵还会自己找食吃了,还找了个狐狸精……”
面对絮絮叨叨,却都是车轱辘话的生母,贵妃刘清菁也觉得继续问下去也没有结果,干脆都在家,她先见一见再说。
于是命马保武去请人。
贵妃刘清菁看到聂翠翠的第一眼,好一个含情脉脉的白娇娘,心里头顿时替自家五妹哀怨:“这李逵也不省心啊!”
好在贵妃刘清菁毕竟是贵人,震慑个民间女子,错错有余。询问了李逵和聂翠翠的相识的经过,视线落在了聂翠翠的肚子上,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啊!”
没动静,李逵人高马大的样子货,难道和皇帝一样,中看不中用?
问了,聂翠翠羞羞答答的才说了起来,她可不敢抖机灵,一品太师夫人,皇贵妃虎视眈眈的看着她,问她为何伺候李逵快一年了,肚子却没有动静。要是换个人来问这种闺房之秘,她早就翻脸了,可是眼前这两人,她根本就得罪不起。
没开口,她一张脸上凝脂般的肤色开始红了起来,耷拉着眼皮说起了自己服侍李逵的经过。
都是女人,都是有经验的女人,韩夫人听了频频啐口,脸红扑扑的,眼珠子贼拉亮堂。
而贵妃刘清菁呢?
几乎和她娘都一样,尤其是一张巧嘴,张开了,就没合拢过。
反倒是刘清芫和张贞娘,耷拉着脑袋,羞地无地自容,恨不得一头钻入地里去,她们还没过门,为什么要听这种事?
“夫人,贵妃娘娘,太师回来了!”
刘葆晟来到厅堂的时候,愣住了,看着家里的夫人和女儿,一个个都像是喝醉似的,心中百般不解:不对劲!有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