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笔趣-第九百一十章 時空營救分享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活下去!
尽管林黛雨已经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心跳,可张弛仍然要竭尽所能让她活下去,如果能够换回林黛雨复生,他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为了救回林黛雨,他第一次在现实世界中开启了传送门,判断一个人是否死亡的关键在于她是否进入了脑死亡的状态。
联系上林朝龙之后,林朝龙让张弛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紫霞湖别墅的地下实验室。
如果开车,就算超速也需要两个小时,两小时后林黛雨肯定不可避免地进入了脑死亡的状态。只有开启传送门,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目的地。
传送的位置虽然有些许误差,可距离别墅不远,利用避尘珠带着林黛雨进入了秘密地下实验室。
林朝龙指引张弛将林黛雨放在治疗床上。
眼看着透明的头罩落在林黛雨的头顶,全套诊疗系统开始自动运作。
张弛紧张地望着治疗床上的林黛雨,感到喉头一阵阵发干,如果林黛雨就这样走了,他不知要如何面对,选择带她来到这里而不是医院,不知是对是错,虽然他明明知道林黛玉目前的状况,送到医院也无济于事,常规医疗的手段已经无能为力。
听到林朝龙的叹息声。
张弛慌忙道:“怎么样?还有没有救?”
林朝龙道:“我已经用系统备份了她大脑的全部数据,可是她的身体只怕回天乏力了。”
“不可能,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林朝龙道:“虽然在理论上还有一定的生命力,但是时间已经不够了,这套治疗系统不可能在她彻底死亡之前将她救回来,根据精确的计算,还有二十分钟她的身体就会彻底死亡,系统完成全部治疗至少需要三个小时。所以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可以利用手术将她的大脑取出,以后找到合适的身体可以将她的大脑移植过去。”
他曾经用这样的办法对换了楚文熙和妻子的人生,想不到命运轮回,报应不爽,同样的命运又落在了女儿的身上,林朝龙的内心充满了悲哀和懊悔,如果当初不是他错误的选择,也许不会有今天的状况,冥冥中早有注定。
张弛道:“不可以,你那样做就算以后能够进行移植,那么她也不是小雨,只是一个不伦不类的怪物!”他想到了楚文熙,楚文熙的所作所为或许和换脑手术有关。
林朝龙的心中其实也充满了矛盾,他知道张弛所说得都是事实,可他能怎么办?面对女儿无法逆转的死亡,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总不能任由女儿去死,还是让女儿的意识像自己一样永远活在网络之中?他充满悲哀道:“张弛,只能这样了,不然你和我都会永远失去她。”
张弛摇了摇头道:“还有办法!”他想起了幽冥墟,按照系统的推算,林黛雨的生命只剩下二十分钟,所以来不及营救,可是这二十分钟在幽冥墟却相当于十个小时,在现实世界中二十分钟无法完成对林黛雨的救治,可是如果十个小时呢?相对于林朝龙所说的三个小时,时间已经足够了。
林朝龙以为这小子是悲伤过度在说胡话,可当他听张弛说完却认为在理论上完全有可能,前提是张弛能够将女儿带到那个幽冥墟。
张弛道:“问题是将整套的治疗系统移动过去恐怕不好办。”
林朝龙道:“你是不是糊涂了,治疗系统已经将药物注入到了她的体内,只需要等待药效发挥,如果你所说的那个幽冥墟也会让药效延缓发作,岂不是也是白费力气?”
张弛道:“无论怎样都要试一次。”
林朝龙道:“你……你们何时能够回来?”
张弛道:“不好说,也许几个小时也许几天。”
林朝龙虽然心中认为取出女儿的大脑,为以后的移植做准备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可是想起楚文熙,他也犹豫了,楚文熙就是一个失败的先例,女儿今日的悲剧正是楚文熙造成的,而归根结底还是自己造成的。
张弛抱着林黛雨的身体走入了蓝光荡漾的传送门中。
林朝龙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女儿的声音响起:“爸,我……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林朝龙望着从花丛中坐起的女儿,微笑道:“傻孩子,这里是咱们的家啊!”
林黛雨眨了眨一双明眸,看到春花烂漫,看到不远处波光荡漾的紫霞湖,也看到了站在她对面一脸慈祥笑容的父亲。
春风轻轻抚摸着她的发丝,花香如此真切,林黛雨摸了摸自己的面庞,指尖的触感如此真实。她仍然清楚地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自己明明是在白雪皑皑的清屏山顶,记得楚文熙利用一道蓝光刺中了自己的心脏,怎么突然又来到了这里,本该是数九隆冬啊,怎么这里是春暖花开?
父亲?
看到了父亲林黛雨忽然明白了,她咬了咬樱唇:“爸,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林朝龙微笑道:“小雨,在你心中爸爸是不是早就死了?”
林黛雨没有回答,虽然她否认父亲去世,而且父亲也在以这种不为人知的状态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但是在传统的认知中父亲的确是已经去世了,一个人失去了躯体还能是真正意义的存活吗?
林朝龙道:“我知道你怎么想,小雨,你跟我不一样,你的身体还有复生的机会,张弛正在为了营救你而努力呢!”
“张弛?”
林朝龙道:“很快你就会感知到了,现在的你只是和我一样的数据体,你现在的意识和感知是我刚才利用系统对你大脑数据的备份。”
“也就是说现实中的我已经死了?”林黛雨为自己感到悲哀。
林朝龙摇了摇头道:“张弛带你去了幽冥墟,一个时空和这里完全不同的地方,在那里时间流逝缓慢,这里的一天等于那边的一个月。”
“为什么?”
“只有赢得时间才能赢回你的生命。”
林黛雨点了点头:“他会救我吗?”
“我看得出,他会不惜一切救你。”
阿嚏!
林黛雨忽然打了个喷嚏。
林朝龙紧张道:“怎么了?女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林黛雨摇了摇头:“不知为了什么,突然感觉有些冷。”
林黛雨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清幽雅致的房间内,室内的陈设古色古香,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身上穿着纯白色的内衣,质地柔软轻薄,她这一动,床上的风铃响了起来。
一位美丽的银发女郎走了过来,向她笑道:“林小姐醒了?”
林黛雨望着那充满异域风情的女郎愕然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
“我叫雪女,是主公的女奴,这里是光明城啊!”
“光明城?什么光明城?你是在cosplay?”
雪女咯咯笑了起来,外面又传来轻盈的脚步声,雪女道:“将军,林小姐醒了。”
林黛雨看到身穿古装的秦绿竹,更加坚信这群人是在玩主题cosplay,就算是恶作剧吧,毕竟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她心中也总算安稳了一些。
“绿竹姐,是你!你好好跟我解释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还有……”
秦绿竹来到床边握住她的手腕道:“这件事本该张弛给你解释,可他走得匆忙,恐怕你得过几年才能见到他了……”
幽冥墟的林黛雨并不知道她在昏迷中渡过了七天,张弛在她苏醒之后,并没有进来,如何向林黛雨解释的确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既然如此干脆将麻烦交给秦绿竹和雪女,女人和女人之间更容易交流。反正自己不好说,总不能告诉林黛雨自己背着齐冰在幽冥墟搞了个后宫团,还弄大了雪女的肚子,更何况现实世界的危机迫在眉睫,他必须尽快赶回去。
林朝龙同样花费了七个小时向女儿解释,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朝龙的心情也越来越忐忑,他开始考虑张弛很可能失败了,按照张弛告诉他的概念,这小子已经去了幽冥墟七天,七天啊,不知女儿是不是已经救回来了还是遭遇了不测?
“爸,你是不是很担心?”
林朝龙摇了摇头道:“没有。”
林黛雨道:“我感觉好多了,应该没事了。”
“你感应的到?”
林黛雨道:“不知是不是错觉,反正我感觉自己应该没事,我做了一个梦,我遇到了秦绿竹……”
意识备份和本体意识之间应该存在某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感应关系,而且本体意识通常可以控制并指挥备份,但是林朝龙不清楚不一样的时空这种规则是不是仍然通用。
张弛的身影在七个小时后终于重新出现在地下实验室中,拥有了天蓬尺,他就能自由穿梭于两界之间。其实他本可以再多呆个几天也没问题,现实世界中无非是多过几个小时,那样就能面对面向林黛雨解释发生的一切,可张大仙人思前想后还是选择暂时逃避,林黛雨的性情外柔内刚,万一不接受呢?还是把家务事留给秦绿竹和雪女她们吧。男人当然要去做大事,自古以来都是男主外女主内嘛。
在林朝龙创造的世界中,他可以掌控一切,在了解具体的状况之前,他避免林黛雨感知外面的世界,所以林黛雨并不知道张弛已经回来。
看到张弛一脸轻松的表情,林朝龙已经知道他成功了,只是成功为何只有他一个人回来?
“小雨应该没事了,但是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无法承受在短时间内来回穿梭,所以我将她暂时留在幽冥墟,让她休息。”
林朝龙知道女儿平安就好,张弛不会骗他,更何况女儿的意识备份对本体也会有心有灵犀的感知,这种感知竟然可以超越时空。
林朝龙道:“你回来我就放心了,我将小雨的意识备份储存在了系统中,这里并不安全,她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在网络中存活下去,所以你最好带走她,将数据封存在封闭的系统中,好了,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不是有你吗?”
林朝龙叹了口气道:“我们林家的悲剧完全是我一手造成的,应该是我出面解决的时候了。”
张弛道:“你想干什么?”
林朝龙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既然制造出了一个怪物,我就应当去消灭她,小雨就拜托你了,她的意识备份就交由你来处理。”林朝龙备份女儿的大脑数据也是为了应对最坏的状况,如果女儿得救,这备份也没有任何必要了。
安崇光根据定位系统来到了紫霞湖旁的别墅,这里曾经是林朝龙的住处,目前登记在吉野良子的名下。
優秀都市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九百一十章 時空營救
手下来到他身边禀报道:“安局,根据定位系统显示,就在里面。”
安崇光点了点头:“先用无人机侦查确定里面的状况。”
四架蜜蜂一般大小的微型无人机升空,分从不同的角度侦查整个别墅的内部情况。
从无人机反馈的影像来看,别墅内空无一人,安崇光皱了皱眉头,莫非情报有误?不对,定位系统的显示不会有错,他果断做出了破门而入的决定。
打开大门,众人进入院落,没有触发报警装置,继续打开大门。
客厅内空无一人,其余队员分散搜索,安崇光来到沙发前伸手摸了摸皮沙发的坐垫,坐垫还有些温热,茶几上的雪茄仍然没有完全熄灭,还冒着烟。
安崇光戴上手套准备搜集证据的时候,电视机突然亮了起来。
画面上出现了秦子虚的面孔。
安崇光心中一怔,他暂时停止了动作,目光投向屏幕。
“是安崇光逼我这样做的,他让我帮忙窃取最高机密,更改系统资料,他想独揽大权,控制一切。”
安崇光摇了摇头,秦子虚为何会这样说?心中更奇怪的是,这里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画面?他警惕地望着周围,分散去搜索的队员全都回到了大厅,安崇光敏锐地觉察到来自于队员身上的敌意。
这是一个圈套,一个预先设计的圈套。
秦子虚的控诉仍在继续:“安崇光和陈玉婷存在不正当关系,萧九九就是他们的女儿,他通过陈玉婷窃取神密局的秘密资料,其中有不少资料通过陈玉婷交给了我……”
安崇光的唇角露出冷笑,虽然他没有见到秦子虚本人,但是他能够断定,秦子虚已经被人控制了。仅凭着这群人就想对付自己?
安崇光不认为他们能够困住自己,他现在考虑得却是造成目前局面的真正原因。
岳先生,一定是岳先生,那天为了治疗女儿他将秦子虚请到了神密局,治疗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付出了两条生命的代价,秦子虚当时也昏倒,发现他昏倒的地方是在自己的办公室。
从那天开始萧九九不知所踪,其实从那天开始安崇光就怀疑岳先生动了手脚,但是岳先生始终拒绝和他接触,原来在酝酿着这场阴谋。安崇光想起楚沧海对自己的提醒,他本想集中力量对付谢忠军和白氏,等这件事结束之后再腾出手来对付岳先生。现在看来,还是失算了,岳先生应当早有觉察,先下手为强。
安崇光环视众人道:“干什么?想造反吗?”
二楼传来一个声音道:“不是造反,是惩奸除恶!”
安崇光抬头望去,却见谢忠军扶着栏杆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一幅小人得志的模样。
安崇光道:“谢忠军,果然是你在捣鬼。”他左右看了看。
谢忠军噗的一声笑了起来:“安崇光,你是不是想让他们抓我?只可惜他们已经不再接受你的命令,现在应该发号施令的是我!”
安崇光点了点头:“厉害,一个罪犯之子,一个恩将仇报的叛徒逆子居然能够坐在这个位子上,看来神密局的问题出在了根源上。”
谢忠军道:“我特么最得就是你,明明是个伪君子,还处处装得道貌岸然,整天站在道德的高点上指责别人,我呸!你特么配吗?无非是走了狗屎运,如果不是我,你还在福利院扫地呢。”
安崇光平静望着谢忠军:“我的人格无需你来评论,你这种卑鄙小人永远无法了解我的胸怀。”
谢忠军装出要呕吐的样子,干呕了两声道:“安崇光,伪君子,你的胸怀我当然不了解,陈玉婷想必了解得非常透彻,闺女真是漂亮啊,你这辈子最大的成就也就是这个女儿了。”
安崇光道:“我们之间的恩怨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不想伤及无辜。”
“好啊,那你就乖乖就范,跟我们回去接受正义的审判。”
安崇光笑道:“可能吗?你我之间早晚会有一战,既然遇上了,不较量一下,那该多么遗憾。”
谢忠军啧啧赞道:“总算像个男人一样了,安崇光,我还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敢向我挑战。”
安崇光道:“这里太过狭窄,紫霞湖湖心岛是个不错的地方。”
谢忠军点了点头道:“的确是个好地方,当初裘龙就是被我斩杀在那小岛上,索性我送你一程,让你们在黄泉下做伴,也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