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討論-第五百五十四章 尷尬鑒賞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皇妃在娱乐圈当顶流
蒋政和郁铭泽看见他的动作愣了一下,随后齐齐笑了出来。
“阿深,你也太骚了吧!”
景深听到这话却只是勾唇一笑,什么都没有说。
“行行行,你今天开心,你最大。”
紧接着,他们的视线又放在了苏晚晚的身上,就连关谨行手都端了一杯酒走了过来。
“晚晚,被求婚的感觉怎么样?”
刚刚由于景深的打岔,苏晚晚已经没有那么不好意思了,在听见关谨行的话以后还能笑着看着他。
“谨行哥,你要是好奇的话,可是找个人向你求婚啊。”
说完,包厢里的人都笑了起来,就连关谨行的脸上都挂着无奈的笑意。
“晚晚,你变了,你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单纯什么都不懂的晚晚了。”
“不是哦,我是听说学校里有个人在疯狂的追你哦,好像还是你的学生吧。”苏晚晚的脸上带着笑意,只是看起来有些坏坏的。
景深看见她这幅笑容,没说什么,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她。
关谨行被她说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玩到了后半夜,景深和苏晚晚才开车回家,因为景深喝酒了,所以开车的人是苏晚晚。
到家以后,景深跟在苏晚晚的后面走了进去,苏晚晚刚要开灯,整个人就落进了他的怀抱中。
“宝宝,我们明天去民政局吧。”
听到这话,苏晚晚愣住了,一直都没有反应过来。
景深看不到她的表情,久久没有得到她的回答,以为她不同意,便又重新开口。
“宝宝?你不想吗?”
再次听到他的声音,苏晚晚这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又想到他看不到,便张口说话。
“不是,就是觉得有些突然。”
“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他的怀抱紧了一点,苏晚晚却从里面感觉到一丝不安。
她伸手回抱住了他,在他的怀里嗯了一声。
声音轻轻,就像一片羽毛一般,但落在景深的耳朵里,却重如泰山。
“宝宝,你答应了?”
“嗯。”苏晚晚的声音大了许多,景深这次听的清清楚楚,黑暗中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他在苏晚晚的唇边亲了许久,两人的呼吸都有些粗重的时候,景深才放开了她。
“饿了吗?我去给你做点宵夜。”
“那我要吃面。”
“好。”景深笑着又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便打开了玄关处的灯。
两人转过身来想要拖鞋进屋的时候,却齐齐愣住,沙发上,四个人正坐在那里,目光紧紧的盯着门口的方向。
苏璟和苏昭一副无奈的表情,苏凛和苏墨则是满眼的愤怒。
刚刚两人回来的时候,他们刚想说话,就听见门口传来了一阵摩擦声,紧接着他们的谈话声就响起,后来就是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苏凛和苏墨的表情就越来越黑。
苏晚晚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下意识的往景深的身后躲了躲,景深的神色倒是依旧如常,看不出一丝尴尬或者不适。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苏凛刚想说话,就被苏昭一把拽住,“我们比你们早来几分钟,来给你们送东西。”
说着,苏昭用手点了点桌子上的户口本,“妈说你们明天要去领证,但是户口本在家里,让我们给你们送过来。”
听到这话,苏晚晚不由得从景深的身后探了个脑袋出来,目光看向桌子上的户口本。
優秀都市言情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討論-第五百五十四章 尷尬讀書
“妈怎么知道我们明天要去领证?”
“我昨天和阿姨说的,本来明天早上过去拿,没想到今天就给送过来了。”景深给苏晚晚解答,脸上带着笑意。
“啊……这样啊。”
苏晚晚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四个哥哥。
“哥哥们,你们饿不饿啊?”
“不饿。”苏凛硬硬的回了一句,然后狠狠的瞪了景深一眼。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对自己的妹妹!他怎么能亲自己的妹妹!
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又被苏昭抓住,苏晚晚见状挑了一下眉,递给苏昭一个眼神。
苏昭无奈的笑了笑,随后摇了摇头。
“我们不饿,既然东西已经送完了,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他就拉着苏凛站了起来,苏璟也站了起来,深深的看了景深一眼,只是那目光中充满了警告。
四个哥哥都走后,苏晚晚才深吸了一口气,脱了鞋坐在了沙发上。
想起刚刚那刚开灯时的修罗场瞬间,苏晚晚只觉得比在颁奖典礼上时还累。
景深看见她的动作,无声的勾了一下嘴角,随后一把把她抱起。
“啊……干嘛呀!”
“带你去换衣服,穿这个累。”
“我自己可以的。”苏晚晚双手围在他的脖子上,声音小小的。
“但是我很愿意为我的公主效劳。”
景深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就把她放在房间里的床上,随后又走到衣柜前拿了一件舒适的睡衣过来。
他的手放在了她的后背上,拿起拉锁往下拉去,洁白而美丽的背部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的眸色深了几许,喉结上下滚动,随后将裙子脱下。
苏晚晚此时也羞的不行,在裙子脱掉的时候,她就马上拿过睡衣穿在了身上,随后把景深推了出去。
“我要吃面,你快点做。”
紧接着,砰的一声,卧室的门被关上。
景深站在门口看着已经被关上的门,愉悦的笑了起来。
外面,兄弟四人已经走到了停车场,苏凛和苏墨的表情依旧臭的不行,苏璟虽然看着没什么表情,但也能感觉到他身上的低气压,唯一一个比较正常的,就只有苏昭了。
“阿昭,你干嘛拉着我啊,你怎么不让我和景深理论理论啊!”
“你想理论什么啊?他们是正常男女朋友关系,而且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况且如果你说了,尴尬的只会是阿晚。”
“可是……你都不生气的吗?”
听到他的问题,苏昭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
“为什么要生气啊,阿深对阿晚很好,只要阿晚是笑着的,我就很满足了。”
他的声音有些惆怅,惹得苏墨和苏璟都不禁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