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 ptt-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閲讀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那大食王,便这样被吊在半空,飞上了天。
天上很冷。
至少藤筐里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披上了军大衣,可依旧还是牙关打颤。
而至于吊在半空的大食人,此时就没人能顾忌他们的感受了。
飞球已全速,朝着波斯的方向前进。
当然,他们并不指望,依靠飞球,直接进入波斯的疆界。
这里距离波斯的疆界虽然很近,但是快马奔驰,也需两天两夜的时间。
藤筐里的陈正雷因为失去了一个队友,而显得神色凝重。
虽然损失一人,已是极大的惊喜,可他依然还是认为,这是自己犯下的一个大错误。
倘若当时,多顾全一些全局,或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陈正雷绝不相信,这个人会被人生擒,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些队员都是一群什么人。
这个小队之所有在无数次淘汰中幸存下来,这就说明无论是体力还是意志力都远超寻常人。
他们随时为了陈家而隐入黑暗,隐去自己的姓名,失去一切的光环和名誉,也永远等待着死亡。
所有人立即取了一些吃食,默默的开始进食,因为此时,他们需要恢复体力,至少……他们并不确定,接下来是否还有什么意外,那么随时保证自己体力充沛,尤其的重要。
星光之下,飞球承载着他们飘荡。
而对于地面上的人,这天上的飞球,却是可望不可即。
宫中、城中、军营里已是混乱,混乱不堪的人群,嘶声裂肺。
一个个凶残的士兵,只好寄望于这城中和城外一定有这些人的内应,于是数不清的官军,开始侵门踏户,搜查任何关于这些人的资料。
残存下来的贵族们,只觉得后怕。
群龙无首之下,还是有人决心去追赶。
可是那飞球已是隐去了。
直到天亮的时候,人们才发现对方的身份,这是大唐的使团。
于是有人开始向波斯的方向追赶。
更多人……则是带着沮丧的情绪,某些部族的贵族和首领,已经开始野心勃勃,试图要对大食王取而代之。
当然,真正可虑的,还是昨天夜里,这些大唐人留给他们的恐怖印象。
一夜之间,到现在根本不知他们有多少人,有人认为是一百,有人妄称是一千。可实际上,对方的使团规模,其实就是百人,对外宣称是千人,不过是希望不制造更大的恐慌而已。
而这一百人,所制造的损失,却让人心底发寒,军营中因为爆炸和大火死伤的官兵,足足有一千三百余。
在宫中,死伤了两百三十多人。
除此之外,被他们擒获的大食王以及贵族,足足有五十二人。
这是百人,处在巴格达,处在大食的核心区域,孤立无援之下,制造出来的可怖伤害。
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对方……只留下了一人。
此人果断的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人们看到这人在临死之前,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也没有看到恐惧。
他们开始收敛了这个人的尸首,除了匕首和短枪之外,再无其他。
这短枪的威力,大食人已是见识到了。
他们带着惊恐的看着这武器,这玩意,实在精巧的过了头,似乎每一个构件,都完美的无可挑剔。
这……是什么?
…………
飞球上的人和着军大衣睡了片刻。
实际上……他们只能朝着一个方向飞,而到底能飞到哪里,现在却还是未知数。
天渐渐的亮了,而后,会有人拿出舆图来,开始比照着飞球下的山川和河流,大抵的确定自己的方位。
而陈正雷也已醒了。
有人不禁道:“那吊着的大食人,会不会冻死?”
陈正雷道:“想来不会。”
想来不会这四个字,就很有灵性了。
语言的魅力,总是博大精深。
“陈凯生……他的火枪,还留在原地吧?”似乎有人想到了此次计划中的漏洞。
陈正雷却是面无表情。
他淡淡道:“任务之中,没有不许留下物件的规矩,所以……不必担心。这短枪是轻易仿造不出来的。等这些大食人仿造出来,那时我大唐,早已不知有多少神兵利器了。你不记得那些重甲了吗?我大唐能有重甲,是因为我大唐有无数的人力和物力,有大量的战马,有足以供给重甲骑兵的吃食,还有无数的锻炼作坊,有许多的能工巧匠。有些东西,根本不是其他人可以拥有的,这重甲送给任何人,都不过是累赘而已。天底下最强大的,依旧还是我大唐的重骑。”
说话的人点点头,似乎也觉得自己失言,就算给一把短枪给大食人,让他们花三十年慢慢去研究和仿制,就算送给他们火药的配方,只怕这些人,也未必能花费无数金银,大批量的制造。
这火枪对于冶炼和车床的要求很高,不是可以简单仿制的。
自己显然多虑了。
何况这玩意,精度低,射程也短,倒是适合近身防卫以及刺杀,真到了战场上,遇到了其他的兵种,未必能发挥太大的威力。
到了下午,飞球的火球渐渐的耗尽,而后,在耗尽之前,有人开始慢慢的降落,而后,抛下第二根铁锚,铁锚拖地而行,最后死死卡在了一处岩石上。
紧接着,开始收绳,而飞球也慢慢缓缓降下,紧接着,所有人放下了绳梯,下了飞球,在将挂在飞球上的大食王和贵族们解下来,这些人已是气若游丝,此时再没有了任何抵抗之心,昨夜飞在天上,已让他们失去了一切的勇气。
而后,有人在飞球上倒了火油,丢入火折,轰的一下,大火熊熊燃烧。
其余人再不停留,在依靠着舆图辨别了自己大致的方向之后,随即便开始启程,朝着目的地而去。
降落的位置,和预定的地方有一些距离,好在这里大多荒凉,茫茫的戈壁之中,没有太多的人烟,他们中途遇到了一个商队,直接将商队劫了,而后便得了一批骆驼和马匹,紧接着继续出发,走了一夜,到了次日清晨黎明之时,预定的位置……终于抵达了。
走了接近一天一夜,所有人又困又乏,他们开始扎营,却也在同时,点起了狼烟。
狼烟袅袅升腾而起,等他们休息了大半个时辰之后,便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
随即……一队商贾打扮的波斯人便抵达了。
这里还是大食的境内。
不过此前他们已经约定,会有几队人马,散步在这方圆数百里内,这几队商贾在这如散沙一般的驻扎,飞球虽不能确定降落的位置,但是只要朝着一个方向,降落之后,小队的人员,便寻觅最近的商队位置,等差不多抵达附近的位置,便升起狼烟来联络。
这商贾带着人,还有许多的马匹而来,一见他们,顿时满是欣喜之色,因为他万万想不到,对方竟成功了。
这小队里十几个人,却带着十几个大食的贵族,波斯人与大食人乃是死仇,这些大唐人……简直犹如天兵一般。
这波斯商贾下马,立即道:“快,我们需立即动手,对方三天之内,会抵达这里,而现在,我们至多只有一天的时间,若是逃不出去,那么便再也没法逃了。”
陈正雷用波斯语道:“其他的小队,可来此集合了吗?”
这人摇摇头:“并不曾有,想来,是被其他人接应走了吧。”
陈正雷点点头,他算过时间,自己这个小队,可能是来的最迟的了。
于是,他们蒙上了大食人的头巾和宽大的袍子,骑上了波斯人送来的马,再将这些大食贵族,绑在了马上,随着这波斯商贾,一路南下,他们没有靠近陆地上的边境,因为那里有大量的大食人防守,必经之路上还有关卡。
而是很快抵达了一处沙滩,这是陈正雷第一次看到汪洋大海,在这里,几艘波斯的船早已在此等候。
也是在这里,陈正雷看到了其他几个小队的队员。
众人相见,一阵欢呼,彼此询问近况,得知陈凯生死了,众人的脸上,又阴郁起来。
这九十多人,在这三年时间里,几乎是日夜相伴,一起吃苦受累,便如一家人一般。
陈正雷却道:“登船吧,离开此地再说。”
众人上船,这船沿着海岸,张起了风帆。
等抵达一处港口的时候,这里已满是波斯的口音了。
当地的总督诧异的迎接的他们,用的乃是最高的礼节。
显然,波斯人将这些大唐的勇士当做神明一般。
他们在大食人绵密的攻势之下,处处挨打,无数的族人被大食人杀戮。
却从未想过,这区区百人不多,居然可以擒来五十多个大食最高贵的人,而且几乎全身而退。
陈正雷送到了最殷勤的款待,而这些人,显然没有停留的打算,而是照着吩咐,直接派人送去书信,给大食人,此后,就在靠近边境的地方,等待着大食人的回应。
至于怎么处置这些大食人,显然波斯人是不敢多嘴的。
这一百人今日能够直接深入巴格达城,直接活捉五十多个大食最有权势的人,自然而然,也能够这样针对波斯。
而波斯与大食相比,却还差得远了。
虽然波斯人听闻陈正雷竟只是将这些人来交换区区几个和尚,还有陈氏的一些囚徒,大为吃惊。
这在他们看来,陈家显然可以索要更多好处,无论是让大食人割让几个城市,又或者让他们满载着黄金前来赎买,大食人十有八九都会同意。
波斯派了波斯王的特使来,希望能够和陈正雷洽商这件事。
这使者面带笑容,先是狠狠的夸奖了陈正雷一通,用大唐的话来说,大抵就是如雷贯耳,英雄了得之类的话。
二人各自落座,此时陈正雷穿着干净的衣衫,不过不苟言笑,在得知对方的来意之后,陈正雷道:“我得到的命令,便是将这些人,去交换玄奘和尚一行人,殿下并没有提出其他的要求。”
这使者便道:“现在那位殿下在万里之外,想来也没想到您有如此巨大的战果,他若是知道实际的情况,一定会改变主意。”
陈正雷摇摇头:“殿下不会改变主意,在你们看来,这大食王一定很稀罕,可在殿下看来,他们也不过尔尔,我们陈家要的只是公道,他们擅自捉了我们的和尚囚禁起来,今日已受到了惩罚。现在这大食人也是损失惨重,也已受了惩罚,一码归一码。如今……说交换便交换。他日若是这大食人再敢无礼,便是将他们重新抓来波斯,又有什么干系呢?”
这番话……让这使者心里一惊。
骤然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大唐根本不在乎一个大食王,或者是这数十个大食的权贵。
在他们眼里,玄奘和尚以及他的随扈,比这些人更尊贵。
至于拿这些人质来敲诈更多的钱财或者是土地,对于陈家而言,暂时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因为……这些人无论是否放回去,可只要陈家还想将他们抓回来,也不过是那位殿下一道命令的事。
陈氏……有这样的信心。
而这……岂不恰恰是一种可怕的威慑吗?
当陈家将大食王这样的人,视做肥羊一般,想抓就抓,想放便放的时候,某种程度而言,就足以震动整个世界了。
至少在波斯人看来,大唐的那位殿下,是决不可招惹的,最好乖乖和他合作,永远都不可和他们作对。
想来……波斯人是如此,那么这大食人……受到了这教训之后,也一定是这样的想法吧。
真正可怕的,不是失去首领,因为首领失去了,还可以再推选第二个,第三个。
可怕的乃是威慑,这种即便你重新为王,却你自己永远不知道,会不会自己遭遇到又一次噩耗的威慑,比死亡更加可怕。
今日可以抓你,明日便可轻而易举的诛杀你全族,教你永远都不得安宁。
“我明白了。”波斯使者很无奈。
他更希望大唐直接处死大食王和这些贵族,这就意味着,大食与大唐彻底的敌对,陈家将毫无保留的支持波斯。
可显然,陈家有陈家的想法。
而陈正雷这些人虽在波斯境内,可波斯人却不敢对他们有丝毫的干涉,毕竟……一旦惹怒了对方,即便你派兵围杀了他们,可是陈家的报复,却不是波斯人可以承受的。
很快,大食人那边便有了消息。
来的乃是一个使者,他迅速的见了陈正雷,并且还将玄奘等人一并带了来。
陈正雷居然直截了当的和他们交换了人质。
以至于这些大食人开始怀疑人生。
这些人拿了大食王,竟直接放……放了……
那大食王……其实已是惊怒交加,他原本料定,自己必死无疑了。
即便是不死,只怕也要承受数不清的羞辱,甚至……这些大唐人,会借自己不断的要挟大食。
可当陈正雷与大食的使者一道进入了他的囚牢,使者上前一步,朝他行礼,而后忙不迭的给他松绑。
这大食王一脸的错愕,询问使者道:“你也被他们擒来了?”
使者摇摇头:“是特来与大唐洽商,关于您回国的事宜。”
“他们勒索了多少好处。”大食王脸色铁青,这一次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他们所要了我们扣押的一个僧人,以及他的随从。作为交换,他大度的允许您和大家一道回巴格达去。”
大食王已是震惊无比,他还是无法理解:“只是这些吗?还要求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要求,噢,如果算的话,他要求以后大食决不可再发生扣押大唐人的事,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那么下一次……必将是更严厉的报复。”
这……几乎已经算不上条件了。
这大食王像是做梦一般,稀里糊涂被人劫走,又稀里糊涂的释放,短短十日不到的时间,整个人就好像过山车一般。
大食王便朝使者点点头,而后上前,凝视着陈正雷,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礼:“关于您的告诫,我一定会遵守,自此之后,大食的任何一寸土地上,我们都将善待大唐来的商旅。”
陈正雷只点点头,面无表情道:“但愿如此。”
而后,让人准备了一些餐食,请这大食王和贵族们饱食了一顿。
这些人依旧还是想象,自己即将要挣脱牢笼,不过再三确定之后,他们内心深处,还是掠过了一丝喜悦。
当然……更多的是后怕。
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突袭,而后果断的劫持,此后从容的撤走,一切发生的太快太快,而自己的性命,竟都在对方的转念之间,甚至,大食王庆幸的想,幸好对方只是劫持,倘若是直接刺杀,只怕……就更多易如反掌了。
这些人的恐怖,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毕竟……平日里即便发挥他们无边的想象力,也不曾想到,世上有这么一群这样的怪物。
…………
第三章送到,对了,本书李世民的角色生日庆典活动还剩下一天时间,送祝福的话可以领福利,大家可以去今日福利那里看看,送上祝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