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愛下-第一百八十二章 潼西亭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娘娘不要多问了!”春知像是有些羞赧了,“春知再去给娘娘弄些小果子吃!”
她说完,提着裙摆就出去了。
穆习容也并不在意,笑了一下,没再逮着这面皮薄的小姑娘继续问。
夜里,穆寻钏处理完军务,想去问问穆习容今日的结果如何,可有什么发现。
他走出帐外,关外夜里的空气冷得像冰霜,冷白色的月光落在地上,像结了一层冰,甚至走动间可以隐隐听出脚下沙沙的冰粒声。
穆寻钏没穿大氅,却也丝毫不觉得冷,久经沙场的他早已习惯了这种边关的天气,他倒是有些担心穆习容夜里会觉得冷。
守在外头的人见穆寻钏来了,急忙进去禀报。
穆习容还未睡下,仍坐在桌前研究今日收集来的这些信息,听人说穆寻钏过来了,还有些惊喜,随即道:“大哥来了?快让他进来吧。”
穆寻钏入了帐内,见穆习容还坐在桌前,一双手早已被冻得通红,却还在写着什么东西。
他皱眉问道:“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写东西?而且也不知道在底下放个炭炉,你身边的人是怎么侍奉的?”
“嗐,别怪他们,大哥,我不冷。”穆习容心疼春知,不愿意让春知陪着她受冻,便让她先去睡了。
原本也是有春知弄好的炭炉的,只不过眼下早就被她不小心一碗茶弄湿了,她也不好叫春知再起来弄,便只能这样就着桌前的灯火发出的微热书写。
如果连这点苦都吃不下去,她当初也不必跟着宁嵇玉来这里了,无论怎么样,她都是不愿意拖任何人的后退的。
那些士兵在比她还艰苦的环境下都能活得下去,她又怎么会叫苦叫累呢?
“罢了。”穆寻钏知她性子,他这个妹妹向来很有自己的主见与观点,与别的女子很有些不同。
“对了,今日如何?可有发现什么?”穆寻钏回到正题,问道。
穆习容摇了摇头,还未等穆寻钏表露出失落,又说:“此时定论还为时尚早,大哥,明日可否再叫一百个未中过巫蛊之术的人过来?我需要诊过那些的人脉,才能下结论。”
既然已经让穆习容着手去做了,自然就不能中途而废,穆寻钏没多想就答应了,“可以。”
他顿了顿,又说:“不过你也别太累了,等我走了你便熄灯休息吧,当心熬坏了眼睛,到时候巫蛊之术没解决,反而把你自己搭进去了。”
“大哥放心,我有分寸。”穆习容笑道。
穆寻钏满脸无奈地说:“你真的有分寸就好了。”
“好了好了,”穆习容有些讨饶的意味,“我这就睡了。”
她将桌前的烛火吹灭,对穆寻钏道:“大哥也早点去休息吧。”
穆寻钏见她如此,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大哥走了。”
说罢,他转身出了帐子。
外头的天黑的像打翻的浓墨汁,穆寻钏的衣袖和衣摆上都结了一层薄薄的水霜,走动间在皮肤上摩擦着。
这边关夜里的天气冷虽冷,但晚上却是不起风的,像是风也被冻住了似的。
“谁?!”耳边突然响起一阵风吹草动的簌簌声,穆寻钏锐目扫去,低喝了一声。
“出来!”
他夺步上前,只瞬息便掠过百米距离,可近前一看,那枯草丛里却空无一人。
穆寻钏再度凝眸看去,只见那枯丛之间静静躺着一枚精巧的小竹筒。
他神色微变,蹲下身来捡起竹筒,那竹筒里藏着一张被卷起的纸条。
他展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字——“欲知巫蛊一事,明日辰时到潼西亭”。
穆寻钏扫了一眼四周,发现并无其他人。
究竟是谁将这东西放在这里?还在他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这人武功一定不差,至少轻功是一等一的高,否则,他不可能毫无所察。
在这种关键时刻传来这种纸条,穆寻钏一时无法猜测这人究竟是好心还是在给他下陷阱,正等着他往里头跳。
穆寻钏直觉这人的目的一定不简单,但为了那一丁点的可能性,他还是决定去赴约。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对方来者不善,他也能见招拆招,不至于落下风。
翌日一早。
昨夜穆习容的要求穆寻钏已与王庆说过,让他安排下去,再找一批没有中过巫蛊的士兵。
穆习容如同昨日那般一一把过脉记录,果然发现一些不同和异常。
中过巫蛊之术的士兵呼吸较为短促,这也影响到了他们的心跳和脉象。
那些士兵脉象比起没中过巫蛊之术的士兵更为凝重淤滞,脉沉且搏微。
长此以往下去,就算那些士兵出现幻觉的状况已经消失,但他们的身体会逐渐被消耗损害。
而这一切都是那只寄主在他们体内的蛊虫完成的,蛊就在他们体内,根本就没有解除。
前几日,穆习容连夜琢磨出了之前她曾在那本禁书上看过的一个解巫蛊之术的方子。
优美玄幻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討論-第一百八十二章 潼西亭看書
但其中一味关键的药材她记得并不清楚,所以不敢贸然用药。
之后,她又列出了几种最为有可能的药方,想让中过巫蛊的士兵分批服用这几种药方,几日后再看效果。
这日给所有的士兵把完脉,想起今日她还没见过穆寻钏,便有些奇怪。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一百八十二章 潼西亭展示
往日穆寻钏稍稍闲一些下来,就会抽空来她这里看看,但这次却没见到什么人影。
她问一边帮着收拾的王庆道:“王大人,今日怎么不见我大哥?他去哪里了。”
“哦,”王庆应说:“今天穆将军一早就出去了,没再军帐里,至于去了哪里,没和我们说,那就肯定不是去校场之类的地方了,估计……是另外有啥是吧。”
主将的事,他们这些当小兵的自然不能过多的过问,否则不就是僭越了吗?
穆习容心底疑惑未解,这外头的天都快黑了,大哥还不回来?难道是给什么事绊住了脚了?
王庆见穆习容面上担忧,立时道:“王妃不用担心,将军武功好,不会出什么意外的,等下我就出去帮着找找,估计过一会儿也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