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漢世祖討論-第67章 又去一老展示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北风萧萧,带来一波一波的寒潮,似乎要将开封城冰封住,连续三日的大雪告霁,城池内外,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色,有些刺眼。
城中,街道间,楼舍前,屋檐上,开封的士民们,忍受着森寒的天气,清理着积雪,似乎欲把笼罩在周围的阴冷扫除。
乾祐八年冬季的开封城,比起往年,没有更冷,却增添了些许哀伤,苍白之中,带着一抹血色,整座都邑的气氛透着股压抑,就仿若天空的阴沉。
诸市行坊里间,酒楼食肆,仍旧热闹,烈酒热食,仍是有产士民所享受的。只是比起往常,谈天说地间,多了些约束,对于某些忌讳的东西,都识趣地闭口不谈,免得为人所告发。
有血的教训在前,后来者,总归要在意一下自己的脑袋,一刀斩下去,可就是一了百了,并且无冤可诉。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漢世祖-第67章 又去一老分享
“近来东京市井氛围如何?”万岁殿中,刘承祐面色沈重,问候在下方的李崇矩。
“经过前次整饬,民间风气大改,市井之间,再无敢妄议、揣测!”李崇矩说道。
轻轻地点了点头,白色恐怖之下,没有什么人敢顶风作案,可以想见,接下来开封会“清净”许多。同时,刘承祐也不禁感慨,也难怪君主们更喜欢愚民政策,对于朝廷而言,老实巴交的庸贱之民才是最适合的统治对象,比起议政、畅谈天下,他们更在意自己的生计,更在乎柴米油盐,家长里短。
至于天子在做什么,朝廷死了什么人,于他们并无多大干系。此番风波也一样,真正在市井间“畅论时政”,烘托舆情的,都是那些有些地位,有些财产,有些见识的有产者。
但这些人,带来的不良影响,便是将东京底层的愚民们给蛊惑了,听风就是雨,看热闹是一种本性,愚民也一样,以致将“功臣之亡”编排得带有更多故事性与传奇性,也容易吸引人。
在任何时代,舆论自由都是有底线的,而在君主集权的时代,就更不需提“自由”二字了。作为已经彻底完成进化(同化)的皇帝,面对这种对他权威、名誉的挑战,只会毫不留情地予以残酷镇压,没有丝毫动摇与不适。
“此事,就此收尾吧!”刘承祐想了想,即吩咐着:“另外,此番风波动静不小,接下来武德司还需秘密调查,是否有敌国细作抑或心怀叵测之徒在其中兴风作浪!”
“是!”
应了声,李崇矩拿出一封奏章,呈上:“陛下,这是京畿探事所察,有几名僚吏,借此事,诬陷无辜,贪夺私财。”
对此,刘承祐倒显得很平静,每逢动荡,总少不了借机生事,以权谋私的人,大抵还是人性的缘故。这种事情,在刘承祐看来,也属寻常了,基本不能在心里引起什么波澜,高高在上的他,甚至懒得多投一点关注。
“这些奸吏,因缘为奸,更为可恨!”不过,态度得摆正,刘承祐一脸平静地怒声说:“一应罪证,移交开封府,让李谷查实处置吧!”
11月底,李谷正式还京,接掌开封府事务,并拜端明殿大学士,加侍中衔,晋爵汝阴侯。
“是!”
“另外,代国公的病情,有所加重!”声音稍微低了些,透着谨慎,李崇矩又禀道。
果然,此言落,刘承祐表情阴沉了下来,脸上几乎凝出水来。此冬以来,大汉已经故去太多重要功臣了,从李崇矩的话里,刘承祐隐隐有种不妙感,似乎又要轮到代国公了。
代国公何人,折贤妃祖父,前枢密使,累镇藩闱,纵不提其外戚的身份,就其本身对大汉朝廷的功绩,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也受到刘承祐发自内心的敬重。
“朕知道了!”叹了口气,刘承祐说。
沉吟几许,刘承祐偏头朝向张德钧:“通知太医署,遣太医常住代公府,时时察看,定要尽权疗治代公!”
“小的明白!”
这一回,刘承祐的情绪倒不似之前那般激动,也未给太医们再下严令以性命相威胁。生老病死,人之常态,自然之理,倘若尽力也难挽,也不必过于强求了。
当然,也未必没有刘承祐已然习惯了这个冬季的哀伤。
“还有,代公的病情,尽量瞒着秋华殿,折妃有孕,不要影响她安胎!”刘承祐又向张德钧嘱咐道。
“是!”
但事务的发展,往往遵循着墨菲定律,就在当夜,刘承祐收到消息,代国公折从阮病情恶化,高热不退,呕血昏厥……
翌日上午,刘承祐起得晚了些,这段时间,他基本将政务都放手给政事堂了,并下诏由崇政殿协理政务,算是正式将崇政殿给拿上台面。原本,崇政殿只是托庇于帝王之后,参赞机务。但从乾祐八年十二月起,大汉“崇政——广政”两殿共事的体制正式建立。
精彩絕倫的小說 《漢世祖》-第67章 又去一老推薦
这是皇权与相权的体现,并且,皇权进一步壮大,相权在实质上遭到打压与削弱。虽然国事仍旧以广政殿为主,但崇政殿也有了发声的权力,而那些学士、郎官,尤其是学士承旨,真正成为了位卑权重的职位。
晨冬甚寒,站在稍显空寂而冷情的万岁殿前,则更添一丝寒意。身上罩着一件狐袍,刘承祐静静地矗立在冷风中,只简单梳起的发丝不断吹动,望着透着凄冷的殿宇、御阶、阙楼,有些出神。
一滴霜露落下,正打在刘承祐的额头上,浸人的凉意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一旁的张德钧见了,吓了一跳,赶忙取出丝帕想给他擦拭,不过被刘承祐挡住了。
用手拂过,刘承祐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水渍,突然问:“今日何日?”
张德钧说:“回官家,夏历12月14日。”
“此冬终于快过去了啊!”刘承祐幽幽而叹,满是怅惘。
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刘承祐几乎能感受到那娇喘的气息。回头看,正见折妃挺着肚子,满带忧切走来,身边两名侍女焦急地跟着,想要扶她,却有些跟不上脚步。
见她这副神情举动,刘承祐心头一个咯噔,当即迎了上去,将她扶住,说:“雨雪未干,地面湿滑,走如此急做甚?什么事情,让你这般焦切?”
闻问,折娘子抓着刘承祐的手,英气的玉容间,带着少许不满,直接质问刘承祐:“祖父的病情,官家还欲瞒我吗?”
听其言,刘承祐当即扭头瞪了张德钧一眼,张德钧的表情倒也有趣,无辜中夹杂着惶恐,而后缩首低下。
刘承祐也无心关注,怎么会走漏消息,这宫廷之中,哪有不透风的墙。看着一脸急色的折娘子,刘承祐只能尽量安抚着:“你有身孕在身,就是怕你这般担忧心急,伤了身子!”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漢世祖 ptt-第67章 又去一老鑒賞
“官家,我要出宫,去看望祖父!”望着刘承祐,折娘子轻咬着唇,认真说道,清亮的眼眸中透着坚决。
这还是折娘子头一次对刘承祐表现得这般强势,见状,刘承祐揽着她,轻抚其背,叹道:“罢了,叫上刘昉、刘昀,朕陪你们一起去!”
事实上,刘承祐早动过出宫探视折从阮的心思,唯一让他按捺住的理由,却是有种异感。他觉得,自己亲幸臣邸,就像立“flag”一般,只怕去了,就宣告结束了……
当年,已经有类似的情况了,国丈、临清王高行周,就是这般。然而此刻,也该收起那些有的没的杂念了,一者折从阮确实病重,二者若是连其最后一面都见不上,折娘子怕也要怨他了。
等刘承祐携折妃母子,登代国公府,见到折从阮时,也被其病态衰弱惊到了,形容枯槁,面无血色,发髻斑白,一副行将就木之像。
而折从阮,也确已至弥留,连话都说不出声,只是在见到皇帝携孙女母子到来时,浑浊的双眼稍微亮了下。
刘承祐站在一旁,折娘子满脸哀伤,抓着祖父粗糙消瘦的手。嘴皮颤抖着打了几下,似乎想要叮嘱什么,终是没能说出话来,而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地闭上双眼,嘴角挂上了点笑容,走得很安详。
哀恸的哭泣声,立时响在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