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耶律延禧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耶律延禧
这话在赵孝奕嘴里轻轻松松,可是再借王经十个胆子都不敢说獐子岛市舶司扛把子的不是,只好赧笑道:“就这点小事儿还给公子添麻烦……”
赵孝奕说道:“不过相公也要理解我的难处,如今官家跟太皇太后正在搞刷新,宗室的产业也要给朝廷纳税,让货品从市舶司走一遭,那不是给老石面子,是给官家和太皇太后扎起这个场子。”
“不过要是市舶司敢做得过了,咱就算拿到了理儿,一船送到开州再卸货,对我来说很难吗?”
“可不敢可不敢……”王经对赵孝奕不时暴露的纨绔习气很满意:“老夫空长贤弟几十岁,在陛下那里也没有贤弟这么大的脸面。”
“瓷药啊,就是要经过贵朝市舶司才好,如此一来,就是公事公办,正经足税的生意,朝中谁也说不出老夫的不是来。”
赵孝奕这才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无怪相公能做到相公,原来还有这一层考虑呢,又学到了。”
王经赧笑道:“公子说笑了,你可是贵人,当今南朝皇上亲堂哥,这些臣下的小小心思,贵人自然是一点用不上的。”
“是用不上。”赵孝奕点头:“不过回去也可以提醒陛下,对朝臣里边相公这样的人,可得提防着点。”
见王经满脸尴尬地僵在那里,赵孝奕不禁抚掌大笑:“哈哈哈哈,跟相公开玩笑的!相公可是辽国的大贤,引导宋辽水利合作,为国岁增粮秣百万,加之这几年里救治灾伤,活人无算,我朝太皇太后称赞过相公的。”
王经这才转尴尬为欣喜:“终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怎敢劳南朝圣母赞誉,实在是不敢当的。”
赵孝奕看着已经将河道阻塞的华子鱼:“这鱼好吃吗?”
“这是辽国绝美的美味。”王经说道:“鱼儿泺水质特殊,有些滑腻,还有淡淡的盐味儿,湖华子鱼长在这盐湖里,就好像在天然的调料里长大的一般,陛下不在鱼儿泺游猎的时候,都要命当地部族采取入贡的。”
赵孝奕乐了:“这要是司徒在此,还不知道要馋成啥样呢,要不……来两条华子,咱尝尝?”
“必须尝尝!”
华子鱼长不大,最大的也就一斤,做法也简单,香煎或者油炸。
好的食材,加工方法越简单越好,赵孝奕吃得赞不绝口,说要是苏油来此,必定会流连忘返。
吃过鱼,队伍沿河而上,找了一处水浅鱼少的地方过河。
这次赵孝奕还带来了大驾卤簿所需要的礼器,这是一笔大生意,用掉了辽国今年全部的岁币。
其中蒙皮金漆高桥马鞍就有三千具,黄铜牛皮全套马具三千具,各种缂丝的旗帜六百面,精美乐器两千多件、鎏金兵杖一千八百件。
除此外还有仿造大宋卤簿的铜器三百件,玉器一百件。
这门生意还引来了朝中不少反对的声音,最后苏油召集大家开会,拿出账册,官员们才发现将作监竟然用辽人的岁币,制造了两套卤簿,其中大宋的还是无耻的高配版,而给辽国的,是阉割版。
于是大家才都不闹了,原来这才是真相,司徒这生意做得……真香!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笔趣-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耶律延禧熱推
当车队抵达鱼儿泺百里的时候,被阻止了前进,耶律延禧宣召王经单独觐见。
王经来找赵孝奕说明情况,原来是耶律洪基要示威,召集了各部,加上宫室皮帐,正在进行一场平叛战争。
准部,是辽国西北的一个鞑靼人部落,时降时叛,已经和辽国对抗了几十年。
辽国在大西北设立了西北路招讨司,统治鞑靼人,前前任招讨使萧迪噜政务姑息,多择柔愿者用之,诸部渐至跋扈。
其后任招讨使耶律托卜嘉含容尤甚,边防益废。
不过耶律托卜嘉比萧迪噜“聪明”,想出了一招,仿照治生女直的办法,从准部当中挑选了一个酋长叫玛古苏的,作为诸部的部长。
玛古苏拿到大权后东征西讨,渐渐将准部统一成了一个大部落,耶律洪基不但不提防,还大加奖掖,这次西狩,就是让皇孙来给玛古苏撑腰的。
玛古苏要在耶律延禧面前露脸,组织兵力攻击准部里最后据有城池的部落——嘉钦部。
耶律延禧不愿意让准部耀武扬威,命令他们围观,亲自督帅契丹宫帐皮室大军,对嘉钦城发起攻击。
但是时逢大寒,嘉钦部以井水浇城,让城墙坚固无比,战事一时间竟然陷入了僵局,示威渐渐有变成笑话的趋势。
耶律延禧召王经前去,就是为了问计的。
这等好机会赵孝奕岂能错过,赶紧拱手道:“贵国不擅攻城,或者孝奕能替贵主出些主意。”
王经是文臣,正忧急耶律延禧问起来没法交代,不禁大喜:“贤弟有何妙策?”
赵孝奕说道:“这个现在也没法说,总得看过情形后才能建议啊。”
王经说道:“我这就去求请王爷,让贤弟能够观阵。”
王经去了半日,到午后来了一名银牌使者,要赵孝奕前往大帐。
到得大营,赵孝奕见到了一身戎装的耶律延禧。
赵孝奕的风度神采让耶律延禧倍感惊异:“不意赵宋天家有郎君此等神仙人物。”
赵孝奕对耶律延禧躬身:“启禀燕王,不说我朝陛下天资英睿,就说荆扬二王,晓畅音律,药理,义理;更不用说二十一叔祖,那是学究天人大道。和他们相比,孝奕,寻常人耳。”
耶律延禧拉着赵孝奕的手上下打量,怎么都看不出一点武将的影子:“听说你善于攻城?”
赵孝奕笑道:“大宋不同辽国,城池攻防已经玩了几千年,嘉钦城的格局我估计也大不到哪里去,应当不难破。”
这还是耶律延禧第一次主持军事,还遇到了麻烦,对赵孝奕说道:“如此便请节度与我一同料敌。”
精彩絕倫的小說 《蘇廚》-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耶律延禧展示
等到见到嘉钦城的模样,赵孝奕都差点笑出声来,这尼玛就是一个土围子,城高尚未足两丈!
看了一圈,赵孝奕看着辽人营地后边的一片砍伐过的松林,对耶律延禧问道:“王爷,已经试过造巢车了?”
耶律延禧皱眉:“试过,不过造出来的巢车过于笨重,推不上坡。”
赵孝奕心里有底了:“这个简单,将这次随我来的车改一改,保管推得上去。”
耶律延禧也是没有办法了,对侍卫萧兀纳吩咐:“去叫人。”
不一会儿,两名雄壮的汉子被萧兀纳领到跟前,赵孝奕不禁啼笑皆非:“你们怎么在这里?”
两人正是完颜女直的劾里钵跟阿骨打,见到赵孝奕也是欢喜异常,纳头拜倒:“拜见大官人。”
耶律延禧不禁讶异:“你们认得大宋使臣?”
精华都市小說 蘇廚 愛下-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耶律延禧讀書
“认得!”萧兀纳点头:“启禀王爷,宋朝派船送粮入鸭渌江救助我们,就是大官人经手的。”
耶律延禧对赵孝奕说道:“负责伐木的就是劾里钵父子。”
劾里钵说道:“我们是来请天子春捺钵的,正好送一把力气。”
赵孝奕明白了,劾里钵说得好听,其实就是耶律洪基要在混同江捺钵,鉴于生女直的不安分,要劾里钵父子入质而已。
当然这对劾里钵也是有很多好处的,比如完颜女直的封赏会很丰厚,地位会变成所有生女直中最高,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跟赵孝奕的目的一样——窥探辽人的虚实。
来到松林附近,这里已经开辟出了一个伐木场,有百十来个女直人,正在砍伐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