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孽子 愛下-第893章 我還欠錢莊好幾萬貫錢呢展示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贺勤劳不看好作坊城的房子,并不代表其他人也看不上。
当高阳公主知道李世民微服私访出宫去了颐和园,并且对颐和园的建成充满期待之后,就意识到了里面的商机。
“房二郎,今天我们去一趟二哥府上吧,好久没有去品尝楚王府的美食了。”
房府之中,高阳公主用完早餐之后,跟房遗爱提出了一个让人感到颇为意外的安排。
虽然高阳也算是李宽的妹妹,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远远比不上兕子,哪怕是已经出嫁的李丽质,跟李宽的关系也要好很多。
所以一直以来,高阳去楚王府的次数是非常少的,主动提出要跟房遗爱一起过去,更是屈指可数。
“高阳,没听说楚王殿下最近有搞出什么美食啊。”
房遗爱的脑子一直都是没有高阳灵光,显然是不可能猜到高阳这次去楚王府的真正目的。
“没有新的美食,就不能过去坐一坐吗?如今味之素在大唐已经有了好几家分号,特别是杨氏茶叶大厦那家,生意特别火红。这都是托了二哥的富,我们去感谢一下人家,也是应该的嘛。”
虽然味之素里面也有一些楚王府的股份,但是除了王富贵会在每年年底汇总一下账本之外,基本上什么都不管。
当然,王玄武也会借着机会安排一些探子进去。
作为房家最主要的几项收入之一,味之素的成功,让房遗爱在房家的地位都提升了不少。
好在房玄龄也好,房遗直也好,都没有想要打味之素的主意,一应收益,基本上都是留给了高阳开支。
这就让高阳对味之素的事情更加上心。
房遗爱想到这里,觉得确实有必要去好好的感谢一下李宽。
“行吧,那等会我们就过去吧。正好今天早上有一车新鲜的大虾到达味之素,我让人送几箱给楚王殿下品尝。”
自从硝石制冰的技术得到普及之后,登州的海鲜就成为味之素、五和居、点都德这些顶级酒楼的重要食材。
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船只和马车行走在长安和登州之间,将刚刚打捞上来的海鲜运输到长安城,给勋贵富商品尝。
像是味之素的油焖大虾,点都德的原味虾饺,五合居的盐焗大虾,都是各自酒楼的招牌菜之一。
“到时候,你顺便跟二哥聊一聊作坊城的事情,看看楚王府今后是否继续要往里头砸钱。顺便也可以提一提作坊城的房价,看看二哥有什么看法。”
高阳很清楚有些话自己问的话,李宽可能立马就能察觉到背后的目的。
但是由房遗爱说出来的话,不仅可以得到最真实的回答,还不会让李宽生疑。
虽然自己并没有打算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但是高阳还是觉得在不惊动李宽的情况下低调的搞,会好一些。
“都已经往里头投入了那么多钱财了,楚王殿下不可能就这么收手的。至于作坊城的房价,听说现在已经比长安城内的都还要高一些了,应该是不可能再涨下去了吧?”
房遗爱以为高阳就跟长安城的百姓一样,茶余饭后之下喜欢拿房价作为一个谈资,所以并没有想太多。
“让你问你就问,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高阳好不容易装了几分钟淑女,终于装不下去了。
“好的,我知道了!”
房遗爱早就习惯了高阳的这种说话风格。
甚至有时候他觉得高阳只有这样子说话,自己心里才觉得舒服,不会寒碜的发慌。
……
楚王府中,在跟房遗爱夫妇吃了一顿午饭之后,程静雯、武媚娘跟李宽一起在百草园中散步。
经过多年的发展,楚王府的百草园已经是一个规模不小的植物园,里面各种果树都有,树龄还不小。
虽然如今气温比较高,但是走在树荫底下,还是比较凉快的。
“王爷,高明公主的眼光还不错,头脑比房遗爱醒目多了,知道作坊城的前途广阔呢。”
虽然高明公主今天没有怎么说话,但是武媚娘多聪明的一个人啊,一下就看明白了。
“长安城的格局已经确定,想要有大的变化是很困难的,未来的改造空间也非常有限。而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口往长安而来,大唐迫切的需要在长安城外面再修建一个新城,而作坊城的作用,真是缓解长安城的压力,同时为新的产业提供发展空间,为各个作坊提供全新的运营模式。所以我是不会让作坊城变得没有前途的。”
李宽今后的很多想法都要依托在作坊城之中来实现,对于作坊城的支持力度,自然是不会变松。
“不过很多人都觉得作坊城的房价已经很高了,再涨也涨不上去了。作坊城里的各个牙行也基本上是这个观点,所以今年高阳公主才会房遗爱询问你怎么看待作坊城的房价吧。”
在武媚娘看来,高阳公主是猜测到了作坊城的房价还会继续上涨,但是这个猜测跟眼下大部分人的认识相违背,所以想找李宽确认一下。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相当于是后世证券市场的内部交易了。
“听说陛下昨天去颐和园微服私访了,想来高阳应该是听到了一些什么话,所以才准备大举买入作坊城的房子吧。”
李宽对此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不过,武媚娘却是有所不同,只见她纠结了片刻之后说:“王爷,既然作坊城的房价还会继续上涨,那我们为何不干脆握在自己手中,让售楼处那里都不卖了,等到房价上去了之后再继续卖。”
捂盘!
武媚娘此时显然是想这么干。
“这样的做法在短时间内固然是可以给楚王府带来更高的收益,但是却是不利于作坊城的长远发展。只有让更多的人家从作坊城房价的上升之中获得了好处,作坊城的前途才是光明的。否则到时候大部分的房屋都还在我们手中,其他人能不眼红吗?只要随便上涨几个点,可能就是几十万贯甚至几百万贯的估值上涨,这不见得是好事。”
“所以王爷你并没有反对高阳公主去作坊城买房,反而鼓励他们多买一点?”
一旁的程静雯忍不住插话道。
“对啊,你可以跟相熟的姐妹都透露一下,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冒这个险咯”
颐和园的一期工程很快就可以竣工了,李宽觉得今年年底作坊城的房价肯定会有一波明显的上涨。
不管是作坊城的房子,还是后世的房子,价格都不会有慢牛的说法。
要么就不涨,要涨就会在一段时间内突然快速的上涨。
然后到了一个相对高位之后,横盘一段时间,然后继续以前的动作。
“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可以鼓励一下作坊城中各个作坊的匠人们去买房,到时候房价涨了,他们还能对作坊多一份感激。如果没有买,他们到时候也不能埋怨作坊城的房价太高,他们干十几年的工钱也买不起一套房子。”
武媚娘显然有点不甘心作坊城房价上涨的这波红利全部被其他人吃去。
“这个你看着办就行,反正愿意买作坊城的房子的人,这两年不管是什么时候买,都不算迟。放长远一点看的话,不管是什么时候买都不算迟。一旦‘妖言惑众杨本满号’成功到达美洲,那么不需要几年,美洲的黄金白银就会开始输入到大唐。那个时候,钱变得不值钱,将会更加的明显。几文钱一斗米的情况,估计是再也没有了。”
适度的通货膨胀对经济的发展是有好处的。
哪怕李宽不是学经济的人,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要不然后世各个国家,为什么害怕通货紧缩比害怕通货膨胀还要厉害?
当然,你要是一下子通货膨胀个百分之几百,那就另当别论了。
《买房的赶紧出手!信我,不后悔!》
李宽的署名文章很快就发表在了《大唐日报》。
这也是武媚娘建议的。
既然李宽认为作坊城以后的房价会越来越高,那就干脆把这个预期给公布出来。
信的人自然回去买,这对楚王府来说是个好事。
不信的人也无所谓,以后想要骂也不好意思骂了。
毕竟李宽早就跟大家说过了,赶紧去买房啊!
“长孙兄,这个李宽为了卖掉作坊城那些库存的房子,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郑海拿着一份报纸,很是不满的抱怨了一句。
自从他跟长孙家进一步合作开发长安城内的房产的合作夭折之后,郑海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再踏入房地产这个领域了。
不过,对于作坊城这个最大的对手,他却是一直都密切的关注着。
“哼,李宽这个人从来不讲什么仁义道德,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只要对作坊城的发展有好处,只要对楚王府有好处,不管是什么事情,他都是做得出来的。别说只是在《大唐日报》上面发表一篇文章,就是让他站出来公开演讲,他也是做得出来的。”
长孙冲对李宽的怨恨,已经深入骨髓。
不过,一时半刻之间,他却是想不到什么办法可以对方楚王府。
如今的楚王府,可不是十几年前可以随便长孙家拿捏的存在了。
哪怕是长孙无忌对上李宽,也是万分小心。
“这一次,李宽做的确实有点过分了!作坊城的房价已经那么高了,哪怕是经受了暴雨的考验,那里的排水做的好一点,也不应该比长安城内的房价还要贵啊。最关键是李宽居然还说这个房价会继续上涨,现在是抄底的好时机。这哪里是抄底,这击鼓传花的找人接手啊。”
郑海觉得自己已经完全看不懂作坊城的房价了。
按照他的测算,作坊城的房子的成本已经不到售价的两成,楚王府哪怕是以现在这个价格卖楼,也是妥妥的暴利。
可是他居然还不满足?
贪心不足蛇吞象啊!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坊间对这件事情必然也是议论纷纷的,估计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他的说法。到时候,我们可以鼓动几个御史弹劾他。”
长孙家账上的资金,如今已经放在库房不敢随便投资。
因为不管是投资什么,都会遭受到莫名其妙的阻击。
所以他宁愿这些金银躺在库房里面发霉,也是不会考虑去作坊城买房的。
“贺兄,听说前几天你把作坊城的房子卖掉了?”
御史台,杨本满端着一杯清茶来到了贺勤劳面前。
他倒不是兴师问罪来着,只是刚刚看到《大唐日报》上面的文章,恰好上茅房的时候又听到了有人议论贺勤劳卖房的事情,所以就过来确认一下。
“杨兄,早……早上好啊!今天的天气挺不错的啊。”
贺勤劳觉得有点尴尬,自己前阵子和杨本满吃饭的时候,对方劝说过自己继续持有作坊城的房子,结果自己一转身却是把它卖了。
“确实不错,我准备下午请个假,去作坊城一趟,看看还有没有合适的房子。我准备把杨氏茶叶作坊上个月挣的钱全部拿去作坊城买房子。”
杨本满自然知道贺勤劳为什么尴尬,不过他并不怎么介意。
不说长安城,单单御史台里面,不相信自己判断的就大有人在。
刚刚听到别人讨论贺勤劳卖房的事情,其他人都认为贺勤劳卖的及时,再等下去指不定会亏损更多呢。
“啊?还……还买吗?杨兄,我记得你在作坊城应该有许多房子了吧?”
贺勤劳觉得自己的思路跟不上杨本满了。
“对啊,这两年,我把杨氏茶叶作坊挣的大部分的钱财都拿去作坊城买房子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有一阵子,作坊城售楼处还跟大唐皇家钱庄有合作,可以使用房屋抵押的方式来借贷,我到现在还欠大唐皇家钱庄好几万贯钱呢。”
杨本满一点都不以自己欠钱为耻。
你要是欠别人几贯钱、几十贯钱,那挺丢人的,肯定不好意思拿出来说。
但是你要是欠了几万贯、几十万贯,那就不一样了。
就像是后世,如果你有几千块甚至几万块的外债,肯定是不好意思到处去宣扬的。
但是如果你欠了银行几百万甚至几千万,那就不同了。
人家夸你说你有好几套房子啊,你可能会说,“哎,都是银行的,我还欠银行好几百万呢。”
人家跟你说你的公司规模好大哦,你可能会说,“别提了,规模大有什么用,还欠银行好几千万呢。”
这大概就是量变引起质变?
贺勤劳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继续跟杨本满讨论作坊城的房子了,赶紧把话题给岔开了,然后又尬聊了几分钟,才算是各忙各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