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64 開戰看書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京都大学剑道部的老大听了和马的话,哈哈大笑。
笑完他用手戳着和马的胸口:“放狠话的实力倒是不错,希望你在场上的实力有这一半。看你勇气可嘉,我就勉为其难告诉你将要击碎你的狂妄的人的名字。”
和马:“谁?谁要击碎我的狂妄?”
“毕加索斯”头型的家伙动作僵了一下,然后才用愠怒的声音说道:“当然是我了。京都大学剑道部部长……”
和马抢白:“土方岁三?”
他活用了自己在梦里获得的惹人厌的本事,面前的家伙显然没有山太郎那么好脾气。
“记住了,我叫……”
“冲田总司?”和马再次抢白。
可以看到“毕加索斯”的眉毛抽动着,感觉再挑逗下去就别比赛了,直接开打完事。
打完双双禁赛,一起上全剑联的黑名单。
但是和马完全没在怕的:“你们别生气啊,我这不是看你们穿成这个样子所以在猜嘛。既然前两个都不是,那……对了,近藤勇!”
那毕加索斯头型的家伙直接扭头,长发一甩:“X的谁提议穿这种东西过来的?”
京都大学剑道部的家伙面面相觑。
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在東京教劍道 愛下-064 開戰
然后他们部长回过头,盯着和马:“记好了,我叫談洲楼博司,京都大学剑道部大将。待会的比赛,你如果能见到我,我就让你好好搞明白自己的位置。
“你不过就是运气好撞上了几个大事件,然后把别人的功劳据为己有,现在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和马看了眼他头顶的词条。
海坊主
日语里坊主就是和尚的意思。
和马对这个妖怪的印象一直没变过:鲶鱼精。
中国人一看到鲶鱼精就直接等同于杂鱼,就是那种哪吒闹个海能杀一户口本的杂鱼。
而日本这边关于海坊主的传说,和马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玩意其实就是大章鱼。
海坊主的目击传说里,有个关键点就是光头。
章鱼半夜浮上来袭击民船的时候,月光一照章鱼头部的皮肤,那看起来可不就是个大光头。
所以和马总觉得日本传说里的海坊主,有点克苏鲁的味道。
现在和马看到这个海坊主词条的说明,总觉得自己猜对了。
说明是:用船撞击有特效。
自己这外挂,不说人话的程度已经突破天际了,这尼玛陆地上,上哪儿找船撞这货去?
要不试试看掏出口琴来一曲奥斯曼帝国军歌《Ceddin Deden》,看看能不能召唤陆地行舟。
不过,这家伙头发这么浓密,还长,词条居然是“和尚”……
談洲楼博司盯着和马,一脸狐疑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和马这才发现自己盯人家头顶盯太久了。
他尴尬的收回目光,随口说道:“呃,不用在意,談洲楼同学,你头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談洲楼博司盯着和马,先后退拉开一点距离,然后郑重其事的抬头看。
美加子:“噗。”
談洲楼博司猛结束抬头的动作,目光转向美加子。
美加子干脆哈哈大笑起来:“太有意思了,和马就只是演了一下,你就信了。和马,我建议待会你和他打的时候不戴面罩,他绝对会被你的面部表情骗得团团转的。”
談洲楼博司瞪了美加子一眼,然后对和马说:“管好你的马子!”
“抱歉,她是我的徒弟,但不是我的马子。而且她是独立自主的新女性,我管不了她呢。”和马笑道。
火熱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txt-064 開戰推薦
美加子:“对对,我可是要当外务次官的人,和马他一个警视总监,能管得了我?”
虽然大学组这边同时只能开两场比赛,但是因为实力相差悬殊,比赛进行得很快。
先上场的日本体大直接就碾压了对手——那大学名字和马完全没印象,应该是个野鸡大学。
美加子的话让京都大学众人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和马寻思过不了多久,全世界都该知道藤井美加子要当外务次官了。
談洲楼博司哼了一声:“行吧,你们就继续逞口舌之快吧。反正比赛马上就轮到我们了。到时候看你们还笑不笑得出来。我们走!”
说完他转过身,那仿佛毕加索斯的长发飞散开来。
说实话光看这个背影,有点萨菲罗斯内味儿了。
只不过談洲楼博司不是白发。
和马忽然想起一件事,便对着談洲楼博司的背影喊:“喂,你这个发型打比赛没问题吗?万一我的剑缠住了你的头发,是算我犯规还是你犯规啊?”
萨菲罗斯,不对,毕加索斯,不对,談洲楼博司没有理和马,带着人走了。
这帮人刚走,和马就听见花城学长小声嘀咕:“居然在倒幕派的地头上穿新选组的队服,他们也真是……博多的极道看到他们这打扮会上来揍他们的。”
和马:“这帮人,恐怕都是京都府府警和大阪府府警相关人士,将来也会进入这两个地方的警察部门担任刑警。他们才不怕极道找麻烦呢。”
“是这样吗?”花城学长惊讶的反问。
“就是这样啊,京都府警和大阪府警高层都是京都大学出身,在警察系统里京都派和东大金表组是并列的两大山头哦。”
“原来如此,所以才和我们杠上了啊。”花城学长连连点头。
和马惊讶的问:“以前你们参加玉龙旗他们没来找麻烦吗?”
“没有啊,以前我们总是一轮滚蛋,只能见到第一轮的对手。”花城学长两手一摊,“所以没碰上也很正常吗。”
玉藻:“确实。”
**
大学组这边,虽然同时只开两场对决,左右半区各一场,但是因为实力相差特别悬殊,所以对决进行的速度比隔壁高中组快不少。
这不,和马他们这半区,先上场的日本体大,就直接先锋一串五解决了战斗。
和马还看到解决战斗的那先锋回到队伍里之后被日本体大的前辈们堵在墙边。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在東京教劍道 ptt-064 開戰分享
玉龙旗有敢斗奖这个设置,车轮战一打多是有好处的,反过来讲那些没捞到出场的师兄们少打了至少一场,“亏了”。
所以实力强的社团时不时就会这样,把不懂事的新人围起来,跟他讲道理。
当然东京大学剑道社没有这个顾虑,毕竟本来就指望和马一个人一串五。
说来奇怪,东京大学作为警视厅高级干部的主要提供方,剑道部成员基本只要是法学院的,毕业后就会进入警视厅。
理论上讲东京大学剑道部的实力应该挺强的。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难道警视厅武德费拉不堪?
还是说剑道强者都跑去了普通的警察大学——这个叫大学,实际上相当于国内的大专,毕业出来进了警视厅还是老老实实做非职业组。
只不过警察大学毕业进去可以直接从巡查部长开始做,比真正从第一线跑起的大头兵少了“巡查”这一步。
这肯定比不上从东京大学这样的国立大学对口专业通过考试录取的职业组——职业组进去就是警部补,但是从巡查部长开始干相比真正的大头兵,还是节省了至少两年的升迁时间。
所以也有把警察大学毕业的这帮叫“准职业组”的,实际上他们和真正的职业组差距很大的。
东京警视厅的剑道强者,难道都集中在了准职业组和非职业组?
这倒是有可能,毕竟大学那么难考,要考上大学就必然没什么时间练剑道,剑道这东西,平时的练习量不够你实力就是会飞快缩水。
别看桐生和马整天和妹子打情骂俏好像不干正事,实际上他每天的基础练习完全没有拉下。
只不过他实力强,挥剑的速度快,同样是挥一千下,美加子可能要挥老半天,中间还要在地上打滚哀号耗费不少时间。
和马挥一千下就那么直接挥完了,中间不带停的,效率高不止一点半点。
不管怎么样,现在警视厅高层干部的摇篮“东京大学”的剑道部,终于要对上京都和大阪府警高层干部的摇篮“京都大学”的剑道部了。
这个对决那是相当的吸引人眼球。
这从围观人数就看得出来。
大学组的场地一分为二,另一边只有寥寥几个观众,看起来都是参赛大学队伍的亲属。
而和马这边场地,已经围了三圈人了。
连高中组那边都好奇的看过来,不知道这边在干什么。
保奈美和玉藻一左一右的帮着和马穿护具,其实穿护具这事一个人帮忙就足够了,但是俩妹子互不相让,最后就一起合作了。
美加子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两把军扇,在和马跟前跳起了她瞎编的出阵舞。
“和马,GOGO!”她晃着军扇,一边嚷嚷一边蹦达,“L!O!V!E!和马!”
保奈美皱眉:“你这猴子,塞私货!哪里有出阵这样喊的?”
“有啊。”美加子没停下,一边蹦达一边回答,“北高篮球队的女粉丝给他们打气的时候就这么喊的,我记得可清楚了,她们喊L~O~V~E kaede来着。”
和马起初不在意,忽然一个激灵,等一下,kaede这个罗马音,可以写作枫啊,北高篮球队有个叫枫的家伙,他还有很多女粉?
北高篮球队的教练,是不是一个胖乎乎的像弥勒佛一样的老人?
和马的DNA动了,作为一个80后,《灌篮高手》可是他青春时代的组成部分之一,主题曲那“三根皮带四斤大豆”的空耳唱词,平时有事没事就会嚎几句。
我居然和“爷青回”擦肩而过?
和马正想问问美加子篮球队的事情,但是她又继续跳那迷之舞蹈去了。
这时候玉藻给和马系好头盔后面的绳子,趁势伏在他耳边低语:“武运长久。”
保奈美见状,也贴上来,她在头盔旁边轻轻吻了一下:“加油。”
和马心想你别吻头盔啊,吻我啊,我早就想尝尝你小舌头啥味道了。
吻头盔,感觉比较亲密的女性家人也可以做。
和马收起心中吐槽,拿起竹刀,走进场地。
刚进入场地,主办方的妹子就拿着小旗子过来,粘在和马护具背后。
这个旗子是用来区分对决两人的。
高段位剑道对决两人面对面很容易就开始二人转,转来转去裁判都晕了,背上有小旗子裁判判罚就方便,觉得哪边打中了得本,就举对应颜色的旗子就好了。
主办方妹子粘旗子的时候,美加子还在旁边蹦达呢,不过这次她喊的不是篮球啦啦队的那套了。
她喊的是:“冲啊和马,小早川大人已经倒戈,胜利在东军!”
和马忍不住吐槽:“你这猴子,关原合战西军是为了保你孩子的继承权啊!”
“诶?不不不,我又不是那个猴子。等下啊,外务次官……是不是就相当于关白啊?”
美加子陷入了沉思,和马耳边终于安静了。
这时候主办方的小姐姐拍了拍和马的肩膀,小声说:“上吧,桐生君,加油。我是的你的粉丝。”
“哦,谢谢……嗯?”和马猛的扭头看那小姐姐,结果人家跑得飞快,一下子就躲到计分板后面去了。
——我也开始有女粉丝了?
小林和正录的歌还没发啊,我也没怎么抛头露面啊,怎么就有粉丝了?
和马摇摇头,提着竹刀走到场地正中央。
京都大学的先锋已经在等他了。
看着和马过来,那人抬起手,用竹刀指着和马的面门:“今天不会让你见到我们的大将的。”
和马目光上移,看到了他的等级:23级。
比起平中实还差点火候。
不过在普通人里应该算高手了。
只可惜没有特殊词条。
和马:“连心技一体都领悟不了的杂鱼,在说什么呢?”
“心技一体啊,”对方冷笑道,“暂且不论我们大将那种真有实力的人,实力不济的家伙说什么心技一体,笑死人了。”
和马只是耸肩,可惜剑道护具让他耸肩这个动作不甚明显。
主裁判站到了两人之间,大喊:“礼!”
于是和马跟对手一起做出收刀的动作,随后一起拔刀,把竹刀交叉在一起。
“好!第一试合!开始!”
裁判的手挥下去。
和马打算先走流畅,自报家门。
然而对方已经冲上来了,一边出剑一边拐角:“wryyyyy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