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txt-第三十五章 劍聖看書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方别在最后的千钧一发之际出现,一剑便挡住了北具教卿必杀的一剑。
随后他面向今川义元这边,开口就叫出来了冢原卜传的名字,而北具教卿则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青年剑士,冷笑说道:“年事已高,怎么能够经得住车马劳顿,你说他在此处,简直是一派胡言。”
“只是因为如果只有你在的话,恐怕你连我的一刀都接不住。”方别看着北具教卿,淡淡说道。
北具教卿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五上下,作为剑士的话,确实是最为强大的年龄之一,毕竟年老之后虽然经验会更加丰富,但是身体机能的衰退,是没有办法抵抗的因素。
但是——问题是方别更年轻啊。
少年如今才刚年满十八岁,并且因为身材中等的缘故,会给人一种极强的少年感。
精彩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三十五章 劍聖
如今在北具教卿的面前,这个少年自称一剑就足够了结自己的时候,他自然是第一瞬间就感到了极度的愤怒。
况且,他方才几乎就要将柳给杀死的那一瞬间,就被方别给搅了局,他内心深处也是非常的不爽。
虽然说他自称这一招秘剑只有真正面对的人才能体会到它的可怕,所以说不害怕被别人看到这一剑施展,但是同时,柳确实是正面应对了这一剑并且最终活了下来,这样下次他再应对这一剑的时候,这秘剑的威力就毫无疑问大打折扣了。
“你在说什么?”北具教卿看向方别,冷冷问道。
“我说你可能接不下我的一剑。”方别平静重复了一遍。
但正是方别的平静,彻底激怒了北具教卿。
“能不能接下一剑,也要比过之后才能够知道。”他看着方别说道,虽然说方别刚才挡下自己那招一之太刀的手法确实精妙如斯,但是这一招秘剑原本就是当局者迷的一剑,外人能够挡下他也不是太过于不敢相信。
“那你就来试试啊。”方别丝毫不惧,依旧静静拱火说道。
他话音未落,北具教卿已然握剑上前,不由分说,就是一套三段斩击。
这三段斩击分为上抹斜斩下挑三段,每一段攻击都精巧而默契,逼得对方陷入自己的套路,攻守兼备,这乃是北具教卿自己的独门绝学,此时虽然带怒出手,但是依旧极具章法,大家之风已然显现。
但是他的对手毕竟是方别,方别冷冷看着对方的第一刀,手中的长剑如同雷霆一般出手,自从放弃了那十年一剑的笨剑之后,少年最终还是转而修习真正的一剑之道,这一剑在对战秦的时候到达了巅峰,随后是漫长的失忆生涯,但是这段失忆,一方面是清净琉璃方的副作用,但是另外一方面,也算得上是方别的顺水推舟。
他毕竟十年一剑,那招笨剑给少年的影响还是太深了,倘若不是通过失忆来潜移默化地让身体接受这种变化,那么最终走火入魔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此时此刻,方别一剑刺出,瞬间就刺中了北具教卿这一刀的空当之处,对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势在必得的一刀竟然会在顷刻之间就被迫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那一刹那,方别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
少年拔剑,看着瞬间跪地的北具教卿,笑了笑:“你看,我说过你接不住我的一剑吧。”
此时此刻,北具教卿是真的心服口服。
何止是接不住,自己连他的这一剑都没有看清。
他只是抬头看着方别,冷冷质问道:“那么你为什么不杀我?”
方才那一剑,少年一剑刺中了北具教卿招数的破绽之中,随即北具教卿已经全无招架之力,只看方别究竟想要刺中哪里。
但是最终方别依然没有选择心肺这样的要害之地,而只是平平常常刺出了一剑。
正刺在了内脏的空隙之间。
可以说,这样的一剑甚至要比命中要害的一剑更难。
而此时,今川信长那边终于传来了长长的叹息:“这位小朋友,终究还是给了老夫这份薄面。”
这样说着的时候,他越众而出,缓步向前,慢慢摘下了自己的头盔,只见其身材高大,须发皆白,望向方别的时候,眼神中带着赞赏:“东瀛绝对没有你这样剑术的男子,你是神州人吧,我听说神州地域辽阔,能人异士层出不穷,只是这一生蹉跎,虽然有意渡海东游,但还是被种种琐事给耽搁了行程,如今年事已高,再也没有东行的心志,却没有想到在暮年,竟然还能够看到来自于神州的青年才俊。”
“所以你就是冢原卜传?”方别看着对方笑着问道。
“老夫自然就是冢原卜传,此次奉足利义辉将军的委托,前来保护这位今川义元大人,万万没有想到数万大军竟然在桶狭间一役灰飞烟灭,我等也只能够保护着今川义元大人尽快撤出战场,只是这桶狭间过于泥泞难行,追兵又过于紧急,才不得已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冢原卜传长叹一口气:“老夫原本只是想让教卿出手稳住大局,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织田信长竟然能够请到你这样的人物,而我们所请的那位中原女剑士,却在方才不翼而飞,不知道她是不是你的同党?”
“她我确实认识,但是却算不上同党,如果她是同党的话,就算有你来保护今川义元,也挡不住她的监守自盗。”方别笑了笑说道。
这样说着,方别看向上方:“人家剑圣已经提到你了,所以不要藏了,商九歌同学。”
如今方别也跟着商离切磋学习过一段时间,两个人本身就是半师半友之谊,所以叫少女一声同学瞬间就变得合情合理。
而商九歌也随即从高处跳下,跳下之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回身瞪向方别:“谁跟你是同学了?”
“这个说来有些话长,还是不要在这里说吧。”方别慢条斯理地说道,随即看向了冢原卜传:“剑圣大人,您看这次该如何收场?毕竟如今该来的人已经全到齐了。”
方别此言不假,这次该来的人都已经到齐了。
今川义元和追杀的织田信长,保护的冢原卜传与北具教卿,再加一个最终赶到的商九歌,而其对位的就是方别。
可以说是今川义元的姓名与未来,完全可以由方别和冢原卜传来决定。
“教卿已然身负重伤,就算说小朋友你刻意避开了要害,但是他已然无力再战,而这位神州来的少女,敌我不明,老夫也没有勇气和她并肩作战,要么这样,你我决战一场,最后胜者,来决定这场战争的最终走向。”冢原卜传看着方别缓缓说道。
“另外阁下剑术之高,已然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剑圣之名,在下受之有愧,只是不知道阁下的师承为何。”
“老实说,我没有师承。”方别看着冢原卜传说道:“不过剑圣大人的这个提议我很喜欢,我和阁下决战一场,最终胜的人,来决定这场战争的走向。”
这样说着,方别回头看向织田信长:“信长大人,您说这样可以吗?”
织田信长笑了笑:“想不到真的是冢原卜传大人亲自来到了这里,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没有方别小兄弟的到来,这场追杀注定功败垂成,不如就真的让方别小兄弟与卜传大人战上一场,胜者才有资格决定这场战争的命运,也算是一段佳话。”
而今川义元则很明显,此时已经没有提出异议的机会了,他只能看着眼前,期待着最终的结果,看胜利的天平究竟会倾向于哪边。
不过正在这个时候,商九歌最终还是开口了:“方别,你们究竟在说什么?”
“你不感觉现在和我这个敌对立场的人说话,会非常的可疑?”方别笑着说道:“更何况你还是在问我关键的情报?”
确实,方别和商九歌同为神州人,更何况商九歌根本就不懂东瀛语,导致和商九歌沟通的人只剩下了方别一个。
“我不管!”商九歌大声说道,声音清脆悦耳:“我只是在问你方才你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我们在说感觉这里只有你一个碍眼的家伙,所以再考虑要不要一起先把你打走。”方别看着商九歌一本正经地说道。
商九歌默默拔剑,看着方别。
“好吧好吧。”方别哈哈大笑:“我知道这里对你确实非常的不友好,你也很不喜欢这个地方,但是没有办法,这个世界最不好玩的地方就是,你要做一件事情的话,没有半途而废的选择。”
“我们方才所说的是,这位东瀛的剑圣,冢原卜传先生因为不信任你,所以不想和你并肩作战来对抗我,因此他提出来想要和我单独决斗,以此来决定这场战争的走向。”
其实方别完全可以忽悠商九歌让她为自己做事的,但是确实没有忽悠的必要。
并且方别此时也不是很想忽悠可怜的商九歌。
自从少女到了东瀛之后,就几乎各种不顺,想想还是蛮惨的样子。
商九歌侧头想了想,觉得方别的逻辑没有问题,但她还是很不信任的样子,看着方别:“你到底有没有骗我?”
“看在你很可怜的份上,这次真的没有骗你,你应该感谢我那微弱的恻隐之心。”方别看着商九歌笑着说道:“所以,你只要观战就可以了。”
“我偏不!”商九歌几乎没有丝毫迟疑地看着方别说道:“你知道我很可怜了,你就应该知道我现在非常地不开心,我很想找人打上那么一架,原本这位东瀛的老爷爷其实很适合,但是如果我打赢了他,那么我的承诺就自动失效了。”
时至今日,商九歌依然记得自己要保护今川义元的承诺。
“所以你的意思是?”方别看着商九歌。
“所以我的意思是。”商九歌同样看着方别,几乎一字一顿地说道:“就像最先说好的,我们打上一架怎么样?”
“你真的可能会死。”方别认真看着商九歌说道:“事实上,我们之前连切磋都没有切磋过,突然生死之战,你我都控制不好力度。”
“那就死一下好了。”商九歌看着方别,毫不犹豫地说道:“虽然我很不想死,但是人生下来终究就是要死的,如果因为怕死,就不敢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的人生也是很无趣啊。”
“看来我是说服不了你了。”方别叹了口气说道。
相比于商九歌,方别真的是一万个想和冢原卜传打。
但是如今很不爽的商九歌真的是没有办法去劝了。
他只能看向冢原卜传:“剑圣大人,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
他顿了顿:“准确来说,是对于我很不幸,对于你还是一个很幸运的消息。”
冢原卜传看着方别,冢原卜传同样也不懂神州语,所以他并不知道方别和商九歌的具体交谈内容。
“事情是这样子的。”方别看着冢原卜传:“虽然说我和这位认识,但是我们俩的关系并不是很好,这次她也同样下了承诺要保护今川义元,并且这次的事情进展让她很不开心,所以现在她提出要先和我决斗一场,希望冢原卜传大人暂且旁观。”
“倘若这场决斗我赢了,那么接下来,我再和卜传大人打上一场,你看如何?”方别诚恳说道。
而冢原卜传则陷入了沉思。
当然,如果说方别能够先和商九歌战上一场,这是对他大大的利好,因为他原本对于方别就没有绝对的把握,而旁观一场,既可以积累经验,又可以以逸待劳,这是天大的好事。
而出于这次任务的信念,他更应该接受方别的提议,但是作为剑圣的尊严而言,这种漏网之鱼一般的幸运,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剑圣大人不要考虑了,因为这并不是您能够决定的事情,我只是告知您这个事态。”方别看着冢原卜传认真说道:“现在没有人能够阻止一个非常不爽的少女。”
“您如果为我考虑,不要插手就好。”
这样说着,方别面向商九歌:“我说好了,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