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六十章 詭異銅鏡,收服水府讀書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真正的黑河水府?
张奎看了看周围,眼中顿时来了兴趣,“有意思…”
梦境本就虚妄,但有了天地灵气,就会发生诸般奇妙变化。
东海一直有个传闻,在遥远的大洋深处,有无名巨妖海中酣睡,其梦境竟化作海岛漂于海上,仙草灵果遍地都是,若有生灵误入其中,便会沉入梦境丢掉小命。
张奎的嫁梦术若修到极致,也可让人黄粱一梦历经轮回,甚至梦境之物化为真实,当然,估计要成仙后才有可能。
黑河水府这幻梦仙境无比真实,应该是有不少人共同完成,也算是一门奇术。
不过,一群女人聚在一起整天做梦就能造成黑暗动乱,张奎显然不太相信。
想到这儿,张奎沉声问道:“道友,你所说的封镇之物在哪儿?”
玄梦姬微微点头,“张真人莫急,请随我来。”
说着,当先一步向外走去。
张奎跟在后面,越走越心惊,只见这幻梦仙境中的宫殿,远比外面要大的多,里面竟有无数身着白纱的女妖,或修炼,或嬉戏,简直把这梦境当成了家。
而外面,可并没有这么多人的肉身。
看到张奎疑惑,玄梦姬立刻解释道:“黑河水府就是依这幻梦仙境所建,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天赋修到大乘。”
“因此水府之民寿元将尽时,往往会舍去肉身,神魂彻底融入梦境,也算是另类长生之法。”
张奎忽然心有所悟,看了玄梦姬一眼,“黑河水府这幻梦仙境是建在古秘境上吧,你阻止我改动灵脉,是怕这梦境崩溃,妖民全部消散?”
玄梦姬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张奎说道:“若我水府彻底依附人族效力,十名大乘境可否换来张真人出手,留下古秘境?”
张奎眼神微动,“可以。”
一州之地稍微动点小手脚将此地留下,并不是什么问题,还可以彻底掌控此地。
再说澜江水府下方古秘境可是封印着佛母,早已做好打算留下,多一个也不算什么。
然而,玄梦姬宫主却苦笑一声,“如果有那么简单就好了,我等岂会拼死拦截?”
说着,她神情变得凝重,“张真人请随我来,无论看到什么,都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难不成还有蹊跷?
张奎微微点头。
见张奎答应,玄梦姬深深看了他一眼,脚步飞快,向着宫殿外走去。
渐渐的,周围变得荒凉破败,宫殿倒塌无人居住,那些残垣断壁上,甚至附着了一些古怪的植物,如古怪血肉,如昆虫节肢。
张奎神情变得凝重。
这些东西气机诡异腐朽,却和幻梦仙境完美融合在一起,难不成就是那镇压之物引起?
大约数分钟后,周围这些腐生物已经越发密集,甚是不远处还出现了坍塌,碎裂巨石诡异地悬浮在灰蒙蒙的空间中。
张奎已经提起了警惕,他此刻万分确定,这幻梦仙境绝不是黑河水府搭建,她们没这能耐,甚至自己也不行。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玄梦姬忽然开口道:“世人皆以为梦境只是虚妄。”
“但我师祖发现此地后多年修炼,认为梦境也是一方世界,甚至可能和阴间一般,可以通往真正的仙境。”
说着,她忽然停了下来,盯着前方,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就连张奎也是目瞪口呆。
只见前方梦境大地碎裂,空中悬浮着一面巨大青铜古镜,镜面漆黑一片,似乎在吞噬着光线,而周围密密麻麻全是那种腐生物,甚至长出了巨大的肉瘤,古怪的眼睛转来转去。
“这…这就是镇压物?”
张奎心中微沉,他从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这样古怪的东西。
玄梦姬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难看,“本来不是这样,但千年前,我师祖和师傅终于按耐不住,进入其中试图寻找仙路,从此再也没出来,这些东西反倒开始出现。”
张奎嘴角抽了抽,“仙路、仙路,当真是作死。”
玄梦姬一声苦笑,“真人莫要笑话,长生路上,若有一丝可能,就会有无数人前赴后继。好在随着水府梦境妖民数量增多,此物也被压制。”
“水府传承有致命缺点,我与几名大乘大限将至,也会寄托于此地苟活镇压,真人知道我等为何拼死阻拦了吧,若此物蔓延,不仅幻境崩溃,谁也不知会发生什么。”
发什什么?
肯定不是好事!
张奎眼神微沉,伸手一道紫色剑光劈碎了一旁的腐生物。
玄梦姬也不阻止,只是微微摇头,“真人莫要白费功夫,若是可以,我等岂会任其蔓延?”
果然,那些被劈碎的腐烂血肉,竟然落地生根,各自慢慢生长。
张奎不信邪,又用了红莲业火和太阳真火,玄梦姬眼中惊惧,“真人果然术法惊人,但这里是梦境,虚幻生死只在一念之间,没用的。”
随着她的话语,张奎也停了下来,因为那些刚刚烧成飞灰的腐生物,竟然缓缓蠕动着再次出现。
张奎看着周围陷入沉思。
梦境,梦境,莫非要用梦境手段?
想到这里,他眼中神光一闪,尝试着用出了魇祷术。
这术法能使人陷入无穷噩梦之中,消磨神魂,只是不知对这东西有没有用。
随着法诀捏动,一股黑色的雾气迅速从张奎指尖喷出,笼罩在那些腐生物上。
吱吱!
凄厉的惨叫声忽然回荡在整片梦境空间,那些宫殿中的女妖忽然停了下来,眼神惊恐地望向这边。
而那些腐生物则抽搐着不断后退,甚至像遇到火的雪一般融化消散。
有用!
张奎哈哈一笑,双手变幻法诀,瞬间无穷黑雾从身上滚滚翻涌而出,迅速弥漫了整个空间。
凄厉的惨叫声如潮水般起伏,无数腐生物化为了黑水消散,玄梦姬眼神惊惧中带着一丝欣喜。
她实在没想到,张奎竟然真能除掉这些东西。
仿佛野火燎原,整片空间的腐生物很快被清理一空。
玄梦姬一咬牙,猛地单膝跪地,“玄梦姬冒昧,恳求真人赐法,黑河水府愿世代追随。”
张奎正要说话,却忽然心中一凛,猛然转头看向了那青铜古镜。
只见那漆黑一片的镜面上,忽然翻涌滚动,先是出现了一只洁白玉手,随后一名披头散发,面容妖艳的美妇挣扎着探出了头颅,诡异地盯着他们。
“师傅?!”
玄梦姬先是一愣,随后面色大变,“不,你不是!”
“它当然不是!”
张奎一声冷哼,毫不犹豫释放出魇祷术。
滚滚黑雾涌出,瞬间将那女子头颅包裹,凄厉的尖叫声中,女子皮肤消散,下发尖牙、黑发、眼球、血肉…好像乱七八糟玩意儿搅在了一起,随后化为黑水消失。
咚!
漆黑镜面忽然一声巨震,仿佛对面有什么猛兽想要冲出,却被阻挡。
“想得美!”
张奎一声怒喝,紫色剑光喷涌而出,瞬间淹没了青铜古镜。
他已经确认,玄梦姬那师尊说的没错,梦境确实可以通向未知世界,只不过对面,绝对不是什么仙境。
玄梦姬大惊,“张真人手下留情!”但张奎根本不搭理。
轰!
青铜古镜瞬间碎裂,整个梦境空间也嗡嗡颤动。
张奎冷声道:“这里已经形成秘境,只要你等竭力修行,也能维持,这祸患却是不能再…”
然而,话还没说完,他就闭上了嘴。
那巨大的青铜古镜,竟然又缓缓聚合到了一起,和刚才毫无两样。
张奎沉默不语看了一会儿,心中忽然升起个念头。
这东西绝非凡物,甚至可能是那天外来敌的东西,寄托于梦境虚幻之间,不毁不灭。
要想彻底销毁,除非他有化虚转实的威能,从梦境中拿出此物打碎。
麻烦啊…
古代神船、骨质祭坛、魔旗,还有这青铜古镜,力量各不相同,看来所谓“天外来敌”的势力不止一股,真不知那无尽星空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来这黑河水府还必须留着,只有她们才能一直留在梦境镇压此物。
想到这儿,张奎转身面色冷肃,“我可以赐法,但黑河水府自此纳入人族神道监管,若有作祟之举,必让尔等神魂皆散!”
玄梦姬面色惊喜,
“真人放心,我必会严加看管,不让真人大法流出幻梦仙境。”
既然收服的黑河水府,事情也就变得简单。
几日之后,当恐怖天象消散后,白山上已经出现了一座高耸的灵山,风雪交加中,翠绿一片仿佛玉石。
白山州为卯支,乙木大阵下,万物繁盛,最适合种植各种灵参。
当然,黑河水府灵脉也经过了变动,张奎做了些手脚,若是那里出现异常,乙木大阵就会发动攻击。
接下来,众人继续行动。
北疆州为辰支,辰为震,物经震动而长,需要布下戊土大阵。
不同于勃州的己土大阵适合种植灵药,戊土为阳土,火性刚烈,几日之后,一座绵延起伏的红色石山出现在北疆州边境线。
这辰灵山不适合种植,但随着戊土大阵不断滋养,最后甚至比金刚还要坚硬,更有无数灵火喷发。
正好此地为边疆,可以驻扎大军修炼,并且灵火改造后,也能化作攻击阵法。
此地为天河水府所在,缔结协约后并没来骚扰,甚至四眼僧人波那罗还特意来打了招呼。
不过经过一系列事后,张奎可不放心,偷偷潜入了天河水府探查。
这个禁地果然也有蹊跷,湖中地下埋了一尊身高百米,满嘴獠牙,三双手臂的妖佛肉身,天河水府围绕其设坛修炼,欲追求寂灭之境。
张奎对佛法一窍不通,也只能暗自记在心里,随后带着众妖继续前行。
他们离开后,北疆州的百姓也欢天喜地跑了出来。
这里地处边疆,民风剽悍,他们到不在意什么灵药,光这充盈的天地灵气就够让人欢喜。
这里与鬼戎国无尽草原接壤,这么大的动静当然吸引了无数牧民,顶着风雪前来看热闹,并趁机做些生意。
灵气的浓郁凡人虽然看不到,却很容易感受,牧民们在边境来回转了几圈,顿时一个个面色难看。
“这…我等也是人族啊!”
好爽的北疆州老汉哈哈一笑,恭敬取出了神庭钟雕像。
“你们那血神太残暴,照模样雕刻供奉祈祷,这才是我人族圣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