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92章 這個世界對我露出了笑臉推薦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李治登基后,对于册立太子他考量颇多。中宫王氏并无子女,那么太子选谁?
在这个时候他选择了等待。
——太子由皇后出!
这是铁律!
他也频繁耕耘,可王皇后那块地却没反应。
至此他也明白了过来,知晓王皇后这块地绝收了。
于是他就宠爱萧淑妃,萧淑妃一看机会来了,心想老娘有儿子,而且还有皇帝的宠爱,王氏你不赶紧麻溜的滚蛋还等什么?
王氏自然不会滚蛋,相反,把萧淑妃视为自己的头号大敌,二人频繁交锋,明争暗斗。
一场混战,王氏和萧淑妃打的不亦乐乎。
可王氏没孩子这个弱点无法弥补,被萧淑妃揪着不放,渐渐不敌。
她果断邀请了外援……大唐著名弱女子武媚进宫助拳。
武媚进宫,却成了皇帝平衡后宫的工具。
喔嚯!
到了这个时候王皇后也绝望了,幸而舅舅柳奭出了一招。
——没儿子……但可以收养子啊!
妙哉!
王皇后直呼内行。
随后一番操作猛如虎,李忠成功册立太子。
但皇帝换老婆的心坚硬如铁,最后王皇后和萧淑妃风吹雨打去,太子李忠也跟着倒霉。
换太子了,先修缮东宫。
这是一种姿态。
就像是后世那些教练入主某支球队一样,首先就得来个敞亮的大动作,新官上任三把火。
五日的工期并非是不科学的决策,而是因为五日后皇帝要带着太子来东宫巡查。
新太子,新迹象。
这便是五日工期的缘由。
可施工中却遭遇了困难,要延期一日。武媚得知消息后也颇为不满,但这等事儿你能如何?收拾人?
这是大好事,收拾人不吉利。
于是武媚准备认了,甚至和皇帝说了,延期一日。
“皇后!”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592章 這個世界對我露出了笑臉
邵鹏的声音听着很欢喜。
周山象心中冷笑。
听听,这声音就像是一个孩子寻爹娘报喜的感觉。
老邵越发的浪了!
邵鹏进来,欢喜的道:“皇后,嘉德门修缮好了。”
咦!
武媚诧异的道:“不是说还得多一日吗?”
邵鹏笑道:“那边一直就用一根柱子顶着施工……”
武媚不悦的道:“都说了宽限一日,为何还要强行去做?”
咱也不想啊……邵鹏说道:“那个郝米一力坚持,说自己的计算无误,他甚至就坐在门洞里面,说若是垮了就砸死他。”
武媚冷冷的道:“那你也由得他?”
“武阳侯说郝米算的没错。”
“这和什么计算又挂上了?让平安来。”
超棒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第592章 這個世界對我露出了笑臉熱推
贾监工晚些来了,武媚问了此事。
“阿姐,这便涉及到了计算。”贾平安觉得这些阿姐怕是听不懂,就简单了些说,“嘉德门上面的土方有多重,各个方向支撑力有多大,这些都能一一计算,随后得出结论,一根柱子就能支撑了。”
武媚皱眉,“嘉德门上面那么大,如何能计算?”
所有人都不解。
说详细了你们不懂,说太简单了你们不信,我这便是左右为男……贾平安说道:“阿姐,这每一方泥都有重量,随后再利用面积计算的法子,就能算出上面的泥有多重……”
根据面积求出重量!
武媚一脸不解,“这如何能算?”
贾平安要了纸笔来,当场演算。
武媚在边上看着,越看越心惊,“这竟然能精细如此?若是如此,修建一座城池,可否用这个法子来计算需要多少土方?”
“当然能。”
贾平安自信的道:“阿姐,不只是土方,譬如说一个大池子里的水有多重,怎么算?就能通过这等法子来计算。”
武媚看着他,“今日我也想看看所谓的新学,如此寻个水池。”
众人簇拥着武媚去了后面,寻了个水池。
“如何弄?”
众人想不到办法。
“简单。”贾平安笑道:“寻了水车来,先算出水车一车能装多少水,再算出水池最多能装多少水,就能求出装满水池需要多少车水,让人运水来测试就是了。”
“好办法!”
随即贾平安开始测量计算
折腾了半晌,他丢下一个结果,“四十八车,抛掉些损耗,四十八车应当差一些才能装满。”
水车运送过程中会产生损耗,这一点没人有异议。
武媚点头,于是开始测试。
有人寻了凳子来,武媚坐下,周山象带来了奏疏,武媚开始处置政事。
“一车!”
“两车!”
贾平安没关注这个,他在想着新学的事儿
新学的传承靠算学不稳妥。
他想把算术弄进去,就被一群大儒蜂拥攻击。
这还是大唐啊!
贾平安心想若是在大明,他陡然抛出这些学识,估摸着会死的不明不白的。
所谓既得利益者就是这么回事。
在大明需要皇室支持,在大唐好了许多,至少没人敢咋呼什么烧死贾师傅。
但那一阵围攻他也真是受够了,所以一直没敢动。
直至家中被人纵火,他才顺势把格物砸了出去。
但哪怕是如此,他砸了格物之后就在国子监销声匿迹了。
儒学在大唐……真心话,让明清的儒学子弟来大唐,保证他们会崩溃。
李治摆明车马的不喜欢儒学,不,他称儒学为儒术。
换了明清的儒学子弟来了,皇城外面绝壁会有上百万人抗议。
儒学能是术吗?
那是道!
皇帝但凡敢贬低儒学,从重臣到百姓都会把他喷成撒比。
那是儒教!
连皇帝都得趴在下面瑟瑟发抖的儒教。
但大唐不同。
汉武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很牛笔,但不好意思,汉末一阵兵荒马乱,随即就是五胡乱华,什么儒术……能吃饭吗?
前隋文帝就把自己的成功归于佛家,至于兴科举,大伙儿都知道,这是为了在世家门阀之外聚集一批人才。
到了大唐,儒学子弟们翘首以盼,几乎是望眼欲穿,就等着皇帝对儒学露出善意的一面。
大佬,看看我,我是醒目仔……自己人啊!
儒学是支持皇帝的!
你别看错啊!
一阵哀鸣后,先帝心情愉悦的令孔颖达等人编写儒学经典。
但到了李治登基后,不好意思,朕不喜欢儒学。
李治喜欢什么?
他喜欢文吏。
所谓文吏,实际上就是能吏!
也就是说你学了什么学说朕没兴趣关心,朕只关心的是你的能力。
以能力论高下,这是李治释放出来的信号。
——帝薄于儒术,尤重文吏!
所以贾平安一个试探,随后借机把格物丢了出去。
呵呵!
果然,那些人一阵叫骂完事。
这是儒学在前汉兴盛后的低潮期。
后来科举渐渐成为了帝王对抗世家门阀的工具,帝王一琢磨……科举考什么?
看来看去,琢磨来琢磨去,好像系统些的就只剩下了儒学。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92章 這個世界對我露出了笑臉閲讀
而且儒学和帝王堪称是天生一对。
百家呢?
百家早就扑街了。
儒学摆明车马的支持帝王,什么君权神授,大佬你尽管装比吧。什么天子,什么龙的化身,你只管吹逼,剩下的俺们来为你张罗圆谎。
于是君臣互相抛个媚眼,交易达成,儒学变成儒教,百家变成垃圾。
这是个开放的大唐。
贾平安倍感惬意。
“二十车……”
水车来回转运。
贾平安看着池子不禁有些嫉妒了,“家中若是有个水池,养些鱼该多好?”
“武阳侯还有心思养鱼?为何不看看次数,咱一看就知晓,别说四十八车,五十八车都装不满。”
贾平安正在惬意的时候,闻声不禁怒了,“哪个裤裆没夹紧把你给放出来了?”
边上的邵鹏噗嗤一声就笑喷了。
贾平安回身,夏静面色铁青,“武阳侯好雅兴,咱拭目以待罢了。”
原来是这个烂屁yan啊!
贾平安皱眉,“你懂算学?”
夏静摇头。
“你懂格物?”
夏静摇头,咱懂的为陛下效力就是了。
贾平安深吸一口气,“你这不懂那不懂,你哪来的脸来质疑贾某的计算结果?”
这人是狗急跳墙了吗?
夏静上次被贾平安怼过,此刻闻讯赶来,本是想看热闹,没想到贾师傅竟然在,这没说的,必须怼他。
夏静淡淡的道:“咱凭的是眼力。”
他指指双眼,“咱在宫中多年,这池子要多少水,咱只需看一眼就明白,武阳侯你所谓的计算……”
他笑了笑,极为轻蔑。
“二十一。”
“二十二。”
水车不断运送。
边上听到贾平安和夏静争执的人都在观察着。
“忘了告诉你,你的眼睛不大好。”
贾平安觉得这人呢就是个撒比。
前世用水壶烧开水时,哪怕是老司机了,贾平安依旧经常估算失误,把水瓶倒满后还剩下不少。
夏静笑了笑,“听闻武阳侯为了明静和李相闹翻了?不是咱说你,那明静咱一看就是个祸害。你说眼睛不好,咱看是你的眼睛不好吧。此次你侥幸逃过一劫,下一次如何?下一次……”
他的神色陡然阴冷,“下一次咱看你还能如何得意!你莫要以为有皇后撑腰就能为所欲为,王皇后当年最得意时,也无法奈何咱……”
内侍省的四名内侍大概就相当于朝中的宰相,而蒋涵就是御史中丞,加上杂七杂八的人,组成了宫中的管理阶层。
夏静等人的靠山不是旁人,就是皇帝。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觉得这货……
怎么说呢?
此刻的武媚就是李治的助手,在宫中人的眼中,大唐开国以来,背景最单薄的皇后就是她了。
李治想废掉王皇后得花费不少精力,还得和群臣博弈。但他若是想废掉武媚,至少目前来看,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
但谁能想到这位出身普通的皇后会在以后成为了二圣之一。
“三十八车!”
有人在报数。
夏静发现贾平安无视了自己。
他笑了笑,目光转动……
“三十九车!”
此刻水池已经蓄水大半,剩下的空间不多了。
“殿下来了。”
李弘来了,见那些水车来回转运,就好奇的问道:“阿娘,这是在做什么?”
武媚笑道:“看看就是了。”
周山象说道:“殿下,这是在测试装水呢!”
李弘不懂。
“四十一车!”
水车不断转运。
“四十二车。”
水被倾倒在水池里,激起了水花。
边上有人在看着水位。
“四十四车。”
“四十五车。”
武媚放下手中的奏疏,牵着李弘到了水池边。
夏静也走到了水池边。
他回身看了一眼,贾平安站在后面,神色轻松,一点都不担心。
“四十六车!”
水车里的水倾倒进去。
水已经到了边缘!
“快满了!”
武媚伸手摸摸边缘,回身看了贾平安一眼。
“四十七车!”
邵鹏喊道:“倒慢些,别弄出来了。”
水缓缓倾倒进去。
“要满了!”
众人盯着边缘。
“最后一车!”
最后一车缓缓倒入……
“还差一点!”
水慢慢倒进去。
水位慢慢上升。
“没了。”
没人说话。
水位满了,兴许还差那么一丝丝。
“武阳侯……”
邵鹏回身,三观都被倾覆的感觉。
武媚回身,惊讶的道:“竟然真的一分不差?平安,这是什么学问?”
“阿姐,这是格物。”
“格物?”
“对,这便是格物。”
贾平安说道:“水车的体积就那么大,水池的体积也就那么大,那么只要计算出两者之间的体积……想想,一只杯子只能装那么多水,可要想装满水桶需要多少杯水?那么算出水杯的体积,再算出水桶的体积。譬如说水杯的体积是一,水桶的体积是十,那么十杯水就能装满水桶。”
这个说法很通俗易懂,武媚懂了,但却更好奇,“那要如何计算?”
呃!
这个问题还得一步步的解释。
可时辰不早了。
“阿姐,马上要下衙了。”
不过贾平安想到了郝米,“阿姐,郝米会这个。”
武媚点头,有人去寻郝米。
郝米的机会来了,小子,抓住机会别放手啊!
贾平安刚想走,突然想到了什么,就走到了夏静的身前,问道:“夏内侍,你现在懂了吗?”
夏静面色如常,“武阳侯学问精深,咱佩服。”
能伸能屈,是个祸害。
——咱都认栽了,你还好意思追杀?
“你不懂?”
贾平安提高了声音,惊讶的道:“你专门从内侍省过来看我的笑话,质疑我的学问,我问你可懂这些,你说不懂。可你不懂……那你质疑个什么?”
不懂就闭嘴!
夏静看着很平静,可身体却微微颤抖。
在宫中他也算是位高权重,可今日却被贾平安当众羞辱。
贾平安笑道:“夏内侍这是羞恼了?也是,从邵中官在百骑时,你就在对他下了黑手,想让你的人取而代之。后续你又对明中官下手,可惜失败了。你恼羞成怒,今日干脆想给贾某挖个坑……”
他指着水池说道:“今日若是我计算错误,你大概又会散播一番新学的谣言,可惜让你失望了。”
贾平安回身,“阿姐,我这便出宫了。”
武媚点头。
她现在很忙,所以就把宫中管理这一块暂时丢下了。
如今看来……有人不安分啊!
而且还是冲着百骑去的。
百骑监督的职位很诱人,一旦拿下,就靠近了皇帝一步。
夏静看着贾平安离去,深吸一口气,走过去说道:“今日武阳侯对奴婢误会颇深,奴婢自问从未开罪过他,这……”
他苦笑的很真。
武媚心中冷笑,刚想说话,李弘却冒泡了。
李弘走过来,“你看着好凶。”
呃!
所有的准备都崩溃了。
夏静心中懊恼,“殿下,奴婢……”
李弘却果断回身,“阿娘,回去吧。”
武媚笑道:“也好。”
她起身,有人收拾案几等物。她站在水池边,突然说道:“新学,有趣。”
郝米懵懵懂懂的被带来了。
邵鹏把他带进去,“你给皇后解释一番那个什么体积的计算法子。”
“那个简单。”
郝米自信满满。
简单?
武阳侯说了半晌,咱听都听不懂。
邵鹏真心想翻个白眼。
“皇后,郝米来了。”
接下来郝米给武媚解释了一番体积的计算方法。
“这般有趣。”
好看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592章 這個世界對我露出了笑臉熱推
武媚第一次接触到了这等学问,颇为好奇。
晚些,郝米教授完毕,起身告退。
邵鹏把他送了出去。
郝米有些不解,“敢问邵中官,皇后怎么知晓了我会这些呢?”
邵鹏笑道:“今日武阳侯提及了你。”
郝米楞了一下,接着默然。
邵鹏拍拍他的肩膀,一个小透明竟然有机会给皇后授课,这消息传出去,郝米的地位就变了。
而这一切都是贾平安给他带来的。
回到住处,郝米才想起自己没吃晚饭。
大佬们有宵夜,他啥都没有。
熬吧。
又不是没饿过。
郝米打开箱子,翻出了自己的笔记,借着微光看了看,然后闭眼在脑海里推演计算。
只有在这样的氛围中,他才觉得自己在世间活着。
叩叩叩!
外面有人敲门。
郝米没有第一时间反应,外面又敲了一下,他才惊醒,“谁?”
“郝米。”
咦!
这不是陶二吗?
郝米开门,外面果然是陶二。
陶二拿着一个油纸包,笑嘻嘻的道:“先前没看到你去吃饭,咱就担心你饿着,给你带了些吃的,赶紧。”
郝米有些不解。
陶二以往对他可是冷嘲热讽的,这是怎么了?
“这……”
“你吃就是不给咱的面子!”
陶二冷着脸。
还没学会拒绝人的郝米接过油纸包,打开一看竟然是油饼。
吃了油饼,谢了陶二,郝米一晚上都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醒来,他拎着东西出去洗漱。
“郝米!”
“郝米这边。”
“郝米,听闻皇后看重你?”
“郝米,晚些一起吃饭,咱这里有好东西。”
“郝米……”
郝米呆呆的站在那里。
这个世界怎么了?
怎么都对我露出了笑脸!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