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映麗桃花-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弓讀書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神京城中部面积巨大的演武场,粉色桃花与滚滚剑雨相互对轰,使得整个虚空,几乎置身于锋芒无限厮杀战场。
尖啸声、虚空碎裂声,刺耳的切割声于耳边不停缭绕,同时倾泻而出的锋芒之气,不仅仅斩碎虚空,甚至连演武场的大地,都出现了密密麻麻,纵横交错般的深痕。
演武场上空,每分每秒都有不计其数的桃花花瓣与锋芒之剑相互切割,狂烈的虚空震撼着每一位观看之人的心神。
诚然,此时天翻地覆的场景,已经超出了大夏子民内心之中,对年轻一辈之人的定义。
“变了,一切都变了,大江后浪推前浪,我没有想到咱们老一辈之人,在修为上被年轻一辈修士超过的日子会这么快,咱们这辈子的修行,都修行到狗身上去了。”
“今时不同往日,这是最令人惊叹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修行不再是如我们这般慢慢熬,吃年龄红利,因此我们需要的便是改变思维之中的固有修行方法,不然与年轻一辈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这位颇为睿智老者的声音刚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十里桃林之中,一股属于掌缘生灭境大宗师的领域之力,浩浩荡荡直冲天穹,同时以最恢弘的方式,向全大夏之人宣告,这场演武对决之中,还有另一位年轻一辈大宗师的存在!
浓郁的领域之力是何等的耀眼,犹如狼烟一般的气势滚滚冲天而起,让一位位修行者同时张嘴发出一声怪叫:
“这第二位大宗师来自道宫!”
火熱都市异能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笔趣-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弓相伴
“爹,难怪你见那位王卷突破大宗师境还依旧自信满满,原来道宫里也有年轻一辈突破桎梏,您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爹是道宫三院院主之一,对宫内子弟的境界,自然还是有一些了解。”
沉仙城司天监分部内,紫衣飘飘的楚正阳说完之后,将头抬起,注视着上方气势越来越甚的演武校场,感叹声继续响起道:
“自从咱们大夏降临太玄之地北海,陛下以大伟力重铸北海秩序之后,这方天地的法则变得愈发完善,这也意味着咱们大夏修士于境界上的突破,变得更为容易。
“这些年大夏的修行界经历了天翻复地的变化,而那些卡在关卡之上的年轻一辈佼佼者们,在法则灌顶之下,若是机缘巧合加上积累深厚,甚至可以直接突破。”
此言一出,一旁的楚言言抬起手,脸上露出思索之色,开口问道:
“按照爹您的说法,咱们大夏年轻一辈之中,突破至掌缘生灭境的人数,应该不止如今的两位?”
“那是自然,肯定是还有的,只不过未显露修为。”
楚正阳点点头,目光继续注视着上方,继续开口道:
“咱们大夏如今真正最顶尖的年轻一辈,至少要掌握一定的法则之力,不然实力太过接近,一时间还真难以区分出强弱。”
话音落下之后,上方山海图画卷之内的景象再一次骤变,无数桃花飞舞的十里红大阵之内,缓缓走出一道人影。
此道人影身材修长,一头乌发扎起盘于身后,面容精致平稳,于漫天桃花的拱卫之下,俏丽的模样逐渐显露于所有人的面前。
正是魏国公府府二小姐,徐瑾!
“道宫阵中的掌缘生灭境大宗师,原来是魏国公徐家二小姐徐瑾,名门之后,果然不同凡响。”
相比较于王卷显露修为时,给周围人带来的震撼,此时气势冲向天际,大宗师领域之力缭绕的徐瑾,便让人觉得有些理所当然。
正所谓虎父无犬子,徐家作为赢姓十四氏之一,前有修为通天的魏国公徐胜,后有天辉军指挥使风行者徐晴。
一家之中已有两位大夏当世最顶尖的至强者,再出一位掌缘生灭境大宗师,想想也并不意外。
“是徐家的小丫头,十四氏血脉流淌的天赋,果真令人惊叹。”
大夏老一辈修行者们带着些许羡慕的声音落下,自桃林中走出的徐瑾,脚步一顿,停留于原地,随后锐利无比的目光,注视着面前咆哮的虚空白虎。
因为身躯内向外散发的领域之力,徐瑾身上的道宫大袍此时正尤为剧烈的飞舞,同时姑娘身旁,悬浮着一把紫色龙形大弓。
大弓之上,一头紫色巨龙盘旋于其上,极为妖异的紫芒自片片交织的龙鳞之上向外散发,给人一种如坠冰窖一般的冰冷之感。
“好冰冷的大弓,这徐家的二小姐,看来也是一位杀伐大能啊!”
百兵之中,弓本就是攻远大于守的兵刃,而对于一位弓手而言,千里之外取敌首级的杀伤和锋芒,才是最终的追求。
都市言情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映麗桃花-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弓
下一息,于十里红大阵内站立的徐瑾,目光平视前方,缓缓抬起左手,一把握住于虚空中悬浮的紫色龙弓。
而就在徐瑾握住长弓的那一刹那,其身旁紫弓之上盘踞的长龙,瞬间睁开眼眸,直接仰天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啸。
“吼!”
滚滚龙啸向外炸裂,呈紫意的实质化的法则气息,裹挟着足以冰冻虚空之能,直接将周围的十里红桃花纷纷向外吹飞。
随后徐瑾右手弯弓,猛地拉开,遥指前方。
“吱呀!”
天地之间,骤然间响起一道清晰的无比的拉弓声,足以可见这柄弓之内所蕴含的威能有多么狂烈。
一息之后,紫色龙弓上的弓弦被向后缓缓拉开,震耳欲聋的龙啸声再一次响烈数倍,紧接着一支如紫色水晶般的箭矢,于弓弦之上极速凝聚而出。
“咔嚓咔嚓。”
一股冻结万物的刺骨寒意,如潮水般轰然炸裂,随后中心演武场的地面,一层厚厚的紫色坚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而出,并且向外铺开。
整个对决战场之上,除了十里红大阵的粉色以及白虎锋芒的炽白之外,还出现了第三种颜色。
紫色,妖异冰冷的紫色!
一息之后,于大阵内搭弓拉箭的徐瑾,浑身上下皆开始燃烧起汹涌紫光,嘴唇抿起,对着虚空白虎,松指放弦。
随后天地间,少女声音直接响起:
“弓的名字是生,但它的作用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