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規則系學霸》-第二百八十二章 把獎金直接打到我卡上!展示

規則系學霸
小說推薦規則系學霸规则系学霸
一周时间过去了。
爱德华确实是个知识丰富的长者,赵奕从爱德华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对于量子物理、弦理论以及一些微观的学说,都知道了不少东西。
爱德华的收获也很大。
他的直接收获就是对于三维震颤波形图有了更直观的了解,还和赵一起讨论、计算了弦理论的一些附带领域的内容。
针对一项只存在于理论中的研究来说,一个星期时间实在太短暂了。
爱德华感觉有些意犹未尽,最后一天临走的时候,再次邀请赵奕去普林斯顿大学,“你能在普林斯顿大学读本科,快速拿到学士、硕士以及博士学位,同时,大学会给你提供正教授职位。”
“普林斯顿大学是数学的天堂,你会喜欢那里的。”
赵奕拒绝的很直接,“很抱歉,我很喜欢现在的环境,暂时并没有出国的打算。”
“真是可惜了。”
爱德华真是有些依依不舍,在研究领域,他像是找到了知己,波形图已经很厉害了,一个星期的交流中,他发现赵奕的理解能力非常出色,而且对于物理、数学的认知,也总是给他一种新奇的感觉。
甚至说……
对方在刚了解一个内容的时候,就能指出他所列出内容存在的问题。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难道这就是天才吗?”爱德华感叹不已,他有些明白为什么赵奕能有那么多成果了。
爱德华还是有其他收获的,他和赵奕达成了共同研究的协议,一起解决多维空间的边界问题,完善弦理论多维空间理论的列式。
赵奕也同意了。
他知道要研究的是什么内容,只是负责数学的计算思考,只要爱德华那边有新的思路,他并不需要做多少工作。
这就是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的合作。
多维空间的边界问题,就是对多维空间边界进行描述,完善公式进行说明。
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一个球面可以用公式来说明,知道半径就能得出面积。
如果球面存在凹凸点,也可以加进去其他列式。
通过球面的列式就能知道球面具体是什么样子的。
多维空间的边界描述也类似,区别在于多维空间的边界不是具体的形状、面积,而是一种符合理论逻辑的构造,具体是什么逻辑、什么构造,就要去发挥想象力了,但最基本的必须要符合现有的基础理论。
比如,谁也不能凭空说气体中存在一个铁球。
这就是不符合基础理论逻辑。
如果说空气中存在一种未发现、肉眼看不到,也暂时无法检测的细小颗粒,就是符合基础理论逻辑的想象。
当然了。
想要理解还是很困难,主要现实中并没有发现多维空间,对于空间边际的描述,还是只能以‘存在’为前提进行想象–
为什么多维空间看不到或还没有被发现?
它究竟可能影响到什么?
它存在的基础支撑是什么?
等等。
一直等爱德华师徒离开,赵奕还是感觉很玄幻,他竟然被说服去研究一个,只能存在于脑海中想象的理论,而且这个理论,几乎不可能被证实,也就不会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带来什么帮助。
“好吧!”
“就当是消磨时间……”
赵奕和爱德华签订了合作研究的协议,也一起想双方的大学,申请了研究多维空间边际的项目。
虽然赵奕不看好凭空想象的理论研究,但其实项目名字说出去还是很高大上的,至少国内的来说,极少有类似的研究。
国内对于物理的理论研究,重视程度也不够。
一般的物理学家申请类似的项目根本批不下来,但赵奕就不一样了,他确实是个数学教授,却刚刚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他是负责数学方面的内容,合作对象还是鼎鼎大名的爱德华-威滕,项目迅速被审批下来,他还拿到了二十万人民币的经费。
这点经费……聊胜于无吧。
等爱德华离开以后,赵奕就开始思考起了主线任务,主线任务是要求拿到诺贝尔物理学奖,难度肯定是非常高的。
之前他只完成过用计算机方法验证新的粒子,也就是希格斯粒子,但就算到了现在还是没有确定,新粒子就是希格斯粒子。
这主要是因为欧洲对撞机那边的实验强度不够。
哪怕确定了新的粒子,也知道很可能是希格斯粒子,但因为实验强度不够,数据实在是太少,根本无法依靠简单的数据,去测试新粒子的特性,也就无法确定新粒子到底是什么。
物理学是一个严谨的科目,只要没有百分百确定,就不可能会对外宣布。
如果新粒子就是希格斯粒子,它的发现也仅仅是准诺贝尔级的成果,但或许能够拿到一个计算机类的奖项,想要摘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还是要差一点儿。
这个发现能带来两个半诺贝尔物理学奖。
恰好……
他是那半个。
赵奕感觉有些发愁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完成主线任务,主要是他对于物理研究还是不熟悉,了解的知识量还是有限。
“看来以后要多看看物理书,,多听听物理课。”
赵奕想着。
现在暂时是没时间了。
学生们忙碌在考试准备中,大一的生活马上要结束了。
考试临近。
赵奕却在发愁是否要参加考试,因为他拿到了邵逸夫数学科学奖,奖项就是在六月底颁发。
“去不去呢?”
“那可是100万美元啊!”
“如果不去的话是不是就拿不到了?如果去的话就没办法参加考试……”
赵奕还是想参加考试了。
半个学期的大学生活,期末考试就是个总结,和其他人一起参加紧张的考试,也是个难忘的经历。
他问了熟悉的人。
胡志斌:“你拿到了邵逸夫奖,我知道,没关系,去吧!”
钱虹:“肯定是去参加颁奖呀,你考试参不参加都没关系。”
钱智金:“这还要考虑吗?一百万美元啊!”
“……”
最后,赵奕决定给颁奖方打个电话,他询问了一下是否能把奖金直接打到账户里。
颁奖方有点懵。
邵逸夫奖可是有100万美元,今年的数学科学奖得主就只有赵奕,他自己独享100万美元。
100万美元啊!
这么一大笔前任谁都会心动,结果对方却说,没时间来参加颁奖?还让把奖金直接打进账户?
“这也太过份了吧!”
接电话的人考虑对方就是赵奕,还是没有敢直接骂出口,他很庆幸自己的做法。
在询问了更高一级别的人,更高一级别的人去询问了评委会,以及九十多岁的邵逸夫,基金会的高层一起开了个小会。
邵逸夫也出席了。
九十多岁的邵逸夫走路还是很稳,他是邵逸夫基金会的拥有人,每一年都作为颁奖嘉宾,出席邵逸夫奖的颁奖典礼。
当听到下面的人反映的问题以后,邵逸夫倒是平静的说道,“直接打进账户也没问题,我们不能因为他不参加典礼,就把奖项颁发给其他人。”
其他人也表示同意。
有人说道,“我们早就确定赵奕是数学科学将得主,那是在哥德巴赫猜想证明论文发表之前,这更加证明了我们的眼光。”
“他参加不了颁奖典礼也很正常,现在外面的人都在讨论哥德巴赫猜想,他肯定会很忙。”
“我听说威滕先生才刚离开,他一直都在燕华大学,和赵奕交流问题。”
“想来……”
“对赵奕来说,知识的交流远比奖金更重要!”
所有人都觉得很有道理。
确实啊!
像是赵奕这种国宝级的学者,会在乎100万美元的奖金吗?邵逸夫数学科学奖只颁发过两次,在世界范围内也很难说有多大影响力。
所以……
赵奕觉得为难不来也是正常的。
最终他们讨论得出结果:他们把奖金直接打到账户,但是让赵奕拍摄一个领奖的画面,再说一段获奖感言,他们会在颁奖典礼上播放。
……
邵逸夫基金会的决定是在太赞了。
赵奕想的是对方不同意的话,就干脆跑一趟领奖,最多就是耽误一天多时间,过去领奖再坐飞机回来,也只错过了数学考试。
结果对方直接同意了?
能在家里拍一段视频,说几句获奖感言,就不用大老远跑一趟,就实在很完美了。
赵奕招呼范雷帮忙完成了拍摄工作,随后就继续和室友们进入备战考试环节。
《大学英语》、《大学物理》、《高等数学》……
一门门的考试占用了不少时间,赵奕和其他人一样,也是努力复习课程内容,到考场里正常的做题,希望能考个好成绩。
这天数学考试结束。
一大群学生从考场里走出来都唉声叹气的,《高等数学》是最难的科目之一,哪怕平时很认真的学习,能考高分儿的也是少数,更不用说,多数学生早就没有了高中的劲头,能自己做课后作业、弄懂不会题目的,都已经是自觉性高的学生了。
范雷边走边抱怨着,“胡老师也真是的,这也太难了,我后面两个题都不会做,还有几个填空也不会,选择蒙了好几个。”
孟铮道,“你就是没看资料,题目和老师给的都差不多。”
范雷翻了个白眼,“就你能!那个习题册上,二十多个大题,考试还不出原题,谁知道怎么做!”他转头看向李仁喆,“你怎么样,老李?”
“过,是肯定能过。”李仁喆点头,“我答的也不好,但咱们平时分应该是满分,过科肯定没问题。”
“也对!”
范雷想想也觉得没问题。
赵奕的寝室几个人成绩还算不错了,大概是受到赵奕的影响,平时玩游戏归玩游戏,学习气氛还是很不错的,最少没有出现玩游戏逃课的情况,作业也都是按时完成。
孟铮是尖子生。
李仁喆的成绩也不差。
范雷确实要拉胯一些,但因为从没有旷过课,课后作业不管是抄也好、或者其他什么手段,答案基本都会正确的,过科问题还是不大。
其他学生就不一样了。
一大群学生唉声叹气的,都觉得自己肯定会挂科了。
这也正常。
《高等数学》挂科率还是很高的,平时逃课的学生基本不太可能过的了,就算是按部就班学的人,脑子差一点、运气再不好也可能挂掉,尤其胡志斌出题一点不手软。
反正,难啊!
学生们考试结束一片哀嚎的气氛,还是很有意思的。
赵奕就觉得很有意思,他只是听着大家的讨论,并没有跟着说什么,其他人也把他自动屏蔽了。
可是想当透明人也是不容易的,和其他人一起走在路上的时候,就看到高义华从对面走过来,有学生赶紧打招呼,“高老师!”
高义华朝着打招呼的学生点头,一抬头正巧看到了赵奕,顿时惊讶道,“赵奕?你怎么还在学校?”
他指的是邵逸夫奖颁奖,也是今天进行的。
几个老师还打算一起看看颁奖典礼的,谁知道会在学校里看到赵奕?
赵奕停下来解释道,“我和颁奖那边说了,不去领奖的,他们会把奖章邮寄过来。”
“哦,你为什么不去?”高义华恨不明白。
“这不是要参加考试吗?”赵奕理所当然道。
“可是……”
“什么?”
“其实你不用参加考试。”高义华眼神怪异的解释道,“我们已经帮你申报好了,因为考试和颁奖有冲突,你的基础课程全部满分,其他两门课,下学期开学补考就行了。”
他说着还小声道,“放心吧,肯定过,而且是高分。”
“……”
“……”
旁边的范雷、李仁喆外加孟铮,都是在有些酸涩了。
真他么是……
人比人,气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