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 線上看-第八百零一章冰山一角鑒賞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齐韵,女皇两位佳人自然听不懂柳大少口中敢动世界十大青年这句话中所蕴含着的调侃意味。
齐韵还好,女皇虽然知道没良心的身边有安江河这号人物,却从来没有机会见过安狗儿,若非柳大少这一提及,女皇几乎都快忘却了柳明志身边还有着这么一个兄弟。
听不懂柳大少话中的意思,女皇只是一边吃着菜,一边将目光放在了柳大少夫妇两人的身上,听他们两人说些什么。
齐韵脸上多日以来难得挂上了一抹笑意。
“上一次见到江河都两年多了,巡视西洋终于回来了,安心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她一直担心挂怀的哥哥回来了,她总算能不负其名,真正的安心下来了。”
柳明志将筷子放在碗碟之上眉头微皱。
“希望这小子性格稳重了,否则一旦他回来得知我被刺杀的消息,手握八万左右的官兵,难免冲动惹出什么乱子来,到时候乱了我这边的计划可就麻烦了。”
齐韵倒了一杯酒递到了柳明志的手里。
“夫君,你别担心了,江河兄弟对爹恭敬有加,回京之后肯定会先去拜见爹的,到时候爹肯定不会让他乱来的。
再说了,月余光景也可能耽搁一下,不见得就会赶回来这么快。”
柳明志犹豫着点点头:“这倒也是,希望一切顺利吧。
我吃好了,你待会回去准备好两套黑色不显眼的衣物跟斗笠,然后来书房找我,等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就出门。”
“好,等婉言姐姐吃好了,妾身就回去准备。”
“我吃好了,咱们一起收拾吧,别耽搁了这个没良心的正事。”
“天色刚刚下来,不着急,姐姐你多吃点啊。”
“真的饱了,吃胖了这个没良心的该变心了。”
齐韵失笑了两声,开始起身收拾残羹。
“夫君,妾身先回去准备了!”
“警惕点,丫鬟下人里面我始终有些不太放心。”
“嗯,知道了。”
齐韵提着食盒出了书房而去,柳大少倒了一杯茶水嘀嘀咕咕的等待了起来。
女皇悄然摸到柳大少身后,紧紧地贴着柳大少对着其耳畔吹了一口热气。
“没良心的,快说,你想到了什么筹备粮草的好办法了?我帮你拿个主意,看看可行不可行!”
“呵呵……刚刚不跟你说了吗?天机不可泄露!”
女皇飘然一转斜坐到柳大腿上没好气的瞪着柳大少:“你少跟老娘玩这些神神叨叨的把戏!快点说!”
“天机不可……嗯哼…”
女皇在柳大少又想跟自己插科打诨的时候,玉手猛然一滑落了下去微微用力一扯。
“天机也是鸡,在老娘面前是鸡就得有服软的时候,说不说?”
“服软?婉言你别忘了我可是休养了小一个月了,你继续逞能的话,待会谁软比谁软可不一定啊!”
柳大少说着说着,手掌游曳,指尖一挑,女皇大氅滑落露出了裁剪得体的秀萝羽衣,温润如玉凝脂般的香肩也暴露在空气之中。
书房中火炉正盛,柳明志也不怕冻着女皇,在其嗔怒的目光中起身将其横抱而起朝着屏风后的软塌走去。
“呸….不正经,你待会不是还有正事吗?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这些?”
“也不差这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的。”
烛光闪烁,音符低沉。
本就温暖如春的书房之中此时此刻更是春意盎然。
去而复返的齐韵听着书房中熟悉的动静,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又有些幽怨的站在书房外等候了起来。
然而盏茶功夫,在齐韵的一声惊呼之中,佳人的倩影也在一声房门关闭的轻响之中消失在了书房门口。
如今的书房庭院早就在齐韵的吩咐下不准任何丫鬟出入。
在一阵娇斥的嗔怒咒骂声中,佳人的娇吟渐渐地回响在书房内外。
不再有路过的丫鬟面颊滚烫的落荒而逃,却苦了隔壁耳房中某位刚刚沐浴更衣之后准备入睡的佳人。
芳心犹如小兔乱撞,俏脸红若天边云霞。
很想大声咒骂某个无良的家伙,最终最因为羞涩没敢开口,面红耳赤咬牙切齿的诅咒着,暗暗忍受着隔壁乱人心扉的莺啼鹂鸣。
月上中天。
换上了一袭不起眼衣物的柳大少望着推门走进来的两位佳人,看着她们微润的青丝就知道肯定是刚刚沐浴完毕。
揉着鼻子惋惜的摇摇头,美容养颜的好不好。
“婉言,你不好好回去休息,怎么又跟来了?”
女皇此刻明艳耀人,娇颜柔润,皓目中带着淡淡的余韵未曾消去。
“老娘跟你还有韵儿妹妹一起去,不行吗?我对你家又不熟悉,跟着你怎么了?”
一旁的同样凤眼明眸面若桃花的齐韵微微耸耸香肩,给了夫君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女皇虽然跟夫君有了夫妻之实,可是在名分上自己根本命令不了她什么。
柳明志迟疑了一下,无奈的点点头。
“婉言,去可以,不准乱问!”
女皇跟女儿小可爱一模一样的玲珑皓眸转动了一下,默默的点点头。
“好,我什么都听你的!”
柳明志将手里的斗笠丢给了女皇,起身朝着隔壁的耳房走去。
“阿妹,你的斗笠还在不在?”
盏茶功夫,房门微开,任清蕊美眸带着淡淡的羞怒之色白了柳大少一眼将手里的斗笠丢了过来。
“滚!”
“什么态度,本少爷招你了惹你……额…….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看来得给她换个地方住了。”
柳明志悻悻的笑了笑,带上斗笠给女皇两人招招手朝着后院隐没而去。
悄然无声的出了王府,三人躲避着城中的巡街武卫朝着城门走去。
在齐韵的令牌下,三人轻轻松松的出了城门朝着颍州城北数里外的山海关赶去。
“没良心,咱们去关口干什么?”
“说了不准问的!”
“你….老娘不问还不行吗?”
山海关起伏不定的山林之中,女皇早就被绕的晕晕乎乎不知东南西北。
终于在半个时辰左右,火折子亮起的同时,柳明志隐晦的在火折子的照射下打了几个手势。
风声起伏,几道身影穿过密林飞跃而至。
“参见少爷!”
女皇本能摸向腰间软剑的玉手停了下来,面纱下的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取下斗笠神色平淡的柳大少。
“全部免礼!”
“多谢少爷!”
柳明志将斗笠递给了一旁的齐韵,目光柔和的看着面前的五个黑衣人。
“在这里吃喝应该都供应的及时吧?没遇到什么难处吧?”
“多谢少爷挂怀,除了有些无聊之外,基本没有什么问题。”
“辛苦你们了,马上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到时候找玄武支三千两银子好好的放松放松。”
“多谢少爷!”
“带路!”
“是,少爷请,两位请!”
“韵儿妹妹,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婉言姐姐,抱歉了,妹妹不能说!”
女皇无奈的点点头,迎着月光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然而除了密林之外还是密林,走了这么,根本看不出这是山海关关口的什么地方。
一炷香功夫,一道人工开凿的山洞出现在了柳明志女皇三人的眼前。
柳明志接过其中一个黑袍人递来的灯笼,径直朝着山洞中走去。
环视了一眼山洞中的环境之后柳明志松了一口气。
有关司的探子没有让自己失望,完全按照自己的要求来存放自己所有的家底。
继续深入洞中,在灯火的照耀下,女皇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一字摆开几十门步兵炮有些怔然。
这种火炮的威力自己可是在都城外亲自见识过的,比现在大龙跟金国装备的火炮威力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
回过神来,女皇银牙咬的咯吱作响,玉指不由得摸向了柳大少的腰间,皓眸幽怨无比。
这个没良心的,当初在王府后院的仓库还对着自己可怜兮兮的说什么自己也没有多少底牌,这就是所谓的没有多少吗?
自己怎么就那么单纯信了他的鬼话,没去另外两个仓库仔细验看一下呢。
搞半天,自己现在才明白过来,那个仓库中的几门威力巨大的火炮原来只是他所有火炮的冰山一角而已。
“卧槽,婉言你掐我干什么?”
“谁让你先骗老娘了!你不是说你自己都没有多少这种火炮的吗?这是什么?”
“本来就没有多少,总共才四十多门而已啊”
“才?你去死吧,明天吃萝卜,老娘跟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