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帶着倉庫去大秦-332 啓動間者展示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赵王迁的确昏庸,但他并不傻,也不会完全听任郭开的一家之言。
在将那人拖出去杖毙之后,赵王迁自己提出了一个疑惑,倘若秦军真的有这么多的安排,为何偏偏不早一点进攻,反而要等着?
对于这种疑惑,郭开也能解释的通,眼下秦国军队缺少攻城设备,他们在等待援军抵达。
倘若三天之后援军抵达,秦军就会展开全面进攻,不过好在自己送了个美人,这才多争取到了几天时间。
都说李凌不贪财不好色,因为一个美人就可以拖延秦军的进攻步伐,实在是难以服众,这已经是所有人的共识了,即便郭开权倾朝野,这个时候也不便多说什么,只能说等等看,让时间来鉴证一切。
先前那张郭开信以为真甚至以为发现了雁门关外那支秦军动向还沾沾自喜以为看到秘密的地图,根本就是李凌刻意准备的,这是一张专门为郭开准备的大礼。
按照地图上标的,秦国还有十万大军将在三天之后抵达邯郸外围,李凌现在还真的拿不出来十万大军,不过拿不出来不等于没有。
杨端和率领的部队在郭开离开后的第二天下午其实就已经抵达了距离秦军大营不远的地方,不过李凌并没有让他们急着过来,而是原地待命。
做戏要做全套,十万大军我拿不出来,但造出来一个十万大军的声势还是很简单的。
入夜,杨端和接到命令允许出发,部队在夜色之中直接开赴邯郸城头,并且立即开始组装各种攻城高塔,搭建帐篷。
这一夜,邯郸西城门外处处都是火把在移动,等到天放亮之后,忙碌了一整夜的秦军这才生火做饭准备休息。
密密麻麻的帐篷,无数锅灶已经说明秦国的援军抵达,攻城器械一字排开,全部呈进攻态势,已经证明了秦军做好了进攻准备,再大致看一下秦军大营那帐篷和锅灶的数量比之前多了一倍有余,这分明就是在验证此前郭开说过的十万秦军增援已经抵达。
这是秦国的军事机密,这样的机密已经证明了是真的,那么雁门关外的十几万秦军,看起来也就是真的了,自此,再也无人敢质疑郭开,赵国高层讨论的重点也从该不该相信郭开,变为了怎么样才能确保赵国不会灭亡。
邯郸城是根本不可能守得住的,而赵国那些高官又不是郭开,他们虽然已经认识到赵国大势已去,却都没有投降的打算。
邯郸城内,暗流汹涌,邯郸城外,五天之期未到,但李凌已经开始采取了行动。
“明日右翼部队向南运动,切断邯郸南城门与外界的联系,此战由你百里梦负责。”
援军抵达,站稳脚跟,紧接着李凌就找来了百里梦,命令他的部队做好准备,次日一早便要切断邯郸南面的通道。
这是扫清邯郸外围的第一战,百里梦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没劲!太没劲了!”
“你怎么回来了?老子让你去打仗,你一直喊着要当先锋,你特么怎么回来了?”
才刚刚吃过早饭,没想到自己的大帐之中竟然迎来了一个气呼呼的身影,此人便是分明此刻应该带领部队扫清邯郸城南外围据点的百里梦。
“打?老大,那也叫打仗?我的人连一枪都没放!那些赵军在看到我的人过去之后,直接都跑到邯郸城内去了!”
“啊哈?那就是说,城南现在已经被你拿下了?”
“不然呢!太没劲了!”
“好吧,那你先吃点饭,回头告诉杨端和,让他分出三分之一的兵力去城南布阵,后天咱们就要全面进攻邯郸了。”
听起来这是一件好事,但实际上却未必如此。
李凌眼下并不知道邯郸城内的情况,如果是郭开真的活动了起来,而且非常有效,那么这种赵军的一触即溃是好事,但倘若郭开说的太危言耸听,反而激起了赵人斗志,那就意味着赵人是刻意放弃外围的,他们要死守邯郸城!
赵人死守邯郸,对于李凌来说绝不是好事。
要知道赵国别看已经没有主力部队了,但是赵国人与秦国打起来,当年可是几乎全民皆兵的,邯郸城本身就城坚池固,李凌还真就不好打。
三十年前邯郸一战,秦国如日中天,老秦王先是派王陵领兵二十万直取邯郸,后又派王纥领兵十万增援,那还是长平之战后的邯郸,那一战秦国伤亡十多万人,可谓是非常凄惨。
而自那以后,李凌也曾率军打到过邯郸城下,不过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导致李凌并未全面展开对邯郸的进攻,李凌并不知道邯郸的城防到底有多强,他也有些担心。
不能让赵军死守,因为此战李凌必须一鼓作气灭掉赵国,如今的秦国,不能再有一丝退却,楚国可在南边看着呢,一旦楚国发现秦国不过如此之后,必然会再次兴兵。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李凌决定动用蒙毅手下的细作在邯郸城内制造混乱!
这是一招极其冒险的举动,如果成了还好,如果不成,邯郸城内所有隐藏的自己人都被屠戮,那就只能强攻,而且是强攻一个拼死抵抗的邯郸。
“派人想办法混入城中,拿着这块令牌去城东的一家名叫雅轩的酒馆内,找到那里的一个酒保,让他立刻发动潜伏在邯郸城内的一切力量,确保攻城开始之后,城内必须给我乱起来!”
拿出一块黑漆漆的令牌,交给赵葱,相对于其他的秦将,李凌不太放心,毕竟赵葱以前是赵将,他应该有办法派人混入城中。
“雅轩?那里难不成……”
那个酒馆赵葱是知道的,在邯郸城内也算比较出名了,不少高官都喜欢在那边饮酒作乐,赵葱怎么会料到那种地方竟然还盘踞着秦国的间者?
“快去吧,此事你务必要交给最信任的人去做,但你一定不要亲自入城,邯郸城内现在不太平,你不能出现意外。”
“诺!”
双手接过令牌,赵葱一脸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