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第119章 不用學了看書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苏宝儿带着几位少爷在赌石坊上了两天课,成天早出晚归,不见人影,逼得李氏特意起了个大早,才成功堵到了苏宝儿。
“今天跟我一起学规矩去。”
“我都会,不用学。”苏宝儿边说边往外走,企图蒙混过关。
但李氏的动作更快,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人拽住。
“你是我生的,几斤几两还能瞒得过我?还剩几天就成亲了,你好好学学,人家常说临阵抱佛脚,不快也光,我也没别的要求,只要面上能混过去就行。”
李氏苦口婆心地劝道。
她问过柳婆婆,成亲当天从花轿下来到喜堂这段要宝儿走,还有闹洞房时要喝合衾酒,所以宝儿至少学走路和喝酒的仪态,这对她来说很简单。
但前提是不能用这副吊儿郎当的态度。
“我今天约了人,明天再说成不?我明天一定在家。” 苏宝儿讨饶道。
琳琅阁的初步装修完成,她和风行商议好今天一起去看效果,而风行讨厌别人迟到。
李氏紧紧拽着宝儿:“这事儿没得商量,你什么时候学会,我什么时候不管你!”
别的事都可以随她的性子,但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她必须认真对待。
苏宝儿放弃了抵抗,因为和自家娘亲掰扯不清,不如用实际行动证明一下自己。
“你能不能上点心?你要嫁的是皇家,多少眼睛盯着你,想看你的笑话,皇家办事也不讲究,说赐婚就赐婚,都不问问爹娘的意见,我天天愁得睡不着!”
在李氏的唠叨声中,苏宝儿一路疾走。
这几年她娘越来越像奶奶了,唠叨的功力渐长。
主院。
林氏和肖氏正在和柳嬷嬷练习走姿。
“你们先停一下,嬷嬷麻烦你看看我的仪态,看有没有学的必要。”
苏宝儿扬声喊道。
柳嬷嬷带着林氏婆媳不急不徐地走到苏宝儿面前,眉头轻蹙着说道:“您如此大声喧哗,已经犯了不顾形象的大忌,你出门应该侍女,由她们负责传话。”
要换到正规场合,她这么吆喝,脸早丢尽了。
苏宝儿撇撇嘴,不是还没开始吗?
不过她懒得反驳,只一瞬间整个人的气质就提升了几个档次,成了温文尔雅秀丽端庄的大家闺秀。
她莲步轻移,几步之后行福礼,又坐下端茶轻抿,每个动作都优雅至极。
苏宝儿见其他人都早震惊中,她一溜烟跑了院子。
李氏咬牙说道:“刚想夸她两句,没成想定性这么差!娘,你说怎么办好?”
都火烧眉毛了,怎么还不知道急?
柳嬷嬷恭敬地说道:“二夫人不用担心,苏姑娘仪态和礼仪都不可挑剔,难怪能入了皇上的眼,以后可了不得。”
她收了苏家的银子,自然尽心教导,但心里没把苏家当回事儿。
她在深宫多年,见多了飞上枝头的麻雀,但没一个长久的,因为麻雀见识和眼光有限,跟皇上根本聊不到一处,等过了新鲜期,就会被抛之脑后。
做宠妃尚且如此,做皇子正妻就更难了。
礼仪举止有正室的气度,要管好中馈,处理人际关系,这些小门农女很难胜任。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起點-第119章 不用學了
估计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架空,甚至暴毙而亡。
但见到从苏姑娘认真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错了,她聪慧平和,不输于京中任何一个贵女。
笔下生花的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討論-第119章 不用學了熱推
苏家女眷松了一口气,连柳嬷嬷都夸,说明她没有问题,就由着她吧。
另一边苏宝儿掐着点和风行兄妹会和。
琳琅阁新选的地方面积很大,有上下三层,一楼是珠宝饰品和小摆件,二楼是胭脂水粉,三楼是服装布料,能满足女子日常穿戴所需。
“宝哥,你太厉害了!我终于明白你说的一站式服务了!”风娘眼睛泛光,对苏宝儿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如此规格,琳琅阁重新开业之日就能代替金玉轩的霸主之位。
“哥,张岚那边有消息了吗?” 风娘急切地问道。
这次首饰中满绿翡翠和珍珠是重头戏,翡翠由她哥负责,已经准备就绪,就差张岚了。
风行淡定地说道:“她的设计繁杂些,还需静候些日子,而且服饰那边也要靠宝儿的全缂丝嫁衣打响名声。”
缂丝工艺即织锦时采用通经断纬的方法展示图案,使得图案和布料在同一平面上,且正反两面图案相同,十分华贵。
“全缂丝?那是什么样子?”
风娘羡慕得不行,一寸缂丝一寸金,全缂丝的嫁衣得多少银两啊?
苏宝儿抿唇一笑:“我也很期待。”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起點-第119章 不用學了熱推
也期待陆云深见到她穿上嫁衣的模样。
风行心里有一丝落寞,他治好强迫自己看琳琅阁的布局。
“三楼稍显空旷了些,要不再设置些休息区?”
苏宝儿摇摇头:“我觉得贵宾区比较好,并设立专门的通道,这样私密性好,很适合权贵人家的女子。”
“宝哥的提议好,我多招些人,做到一对一服务,争取来一个就配齐一身的行头。”
……
三人畅所欲言,很快确认了要改进的地方。
剩下就是静待花开了。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第119章 不用學了熱推
中午他们在醉仙楼解决午饭问题,没等上菜,掌柜喜气洋洋地禀报:“东家大喜啊!皇室的采买想将醉仙酿选为贡品!”
醉仙酿成了贡品,东家小酒仙的名头就更实至名归了。
“拒了。” 苏宝儿的反应甚是平淡。
“拒……拒了?”
掌柜怀疑耳朵坏了。
各家都把成为贡品当做无上荣誉,怎么到他这儿东家还主动往外推?
“他们给钱吗?”
掌柜摇摇头,按理说该给,可敢收的没几个。
“你觉得醉仙酿名声不够?”
掌柜摇摇头,醉仙酿早名满天下,而且因为工艺繁琐,产量有限,一直都供不应求。
苏宝儿挑挑眉:“那你图什么呢?”
不用图名,又图不上利,凭什么把酒白送出去,是傻吗?
更重要的是做皇位上那位配吗?
掌柜心服口服地拱手:“我这就去办。”
想当选贡酒难,想落选就简单了,找人在采选公公耳边捣鼓几句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