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起點-第二百一十一章 求助沈洛殊分享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报告少帅,夫人忙着摆地摊
“不行,不过你放心,本帅会优待他的。”霍御乾回答道。
傅酒叹了一口气,到底是在霍御前这里行不通了。
“要怎么样,你才能放过他?”傅酒不死心的再次问道。
“不可能。”霍御乾冷言说到。
“好,那我也不强求你。”傅酒淡漠的开口。
“你这几日就老实的待在这里,别乱跑了。”霍御乾临走时低语道。
傅酒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看着地毯上的毛绒,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笑。
再一次,霍御乾变相的将她囚禁在这金笼子里,日子多过去一天,傅酒心里就是越发胆颤心惊,这代表着林深的情况要危险一分。
不!她不能在坐以待毙了。
傅酒得想办法去改变现状,张志勇当初走时给她留下了两个人。
霍御乾给傅酒身边安排了一个服侍她的丫鬟,这丫鬟瞧着是有几分姿色,到是从她进了这里那一刻开始,这丫鬟好像就没有对他我有过好脸色。
丫鬟巧凤是刘泽宇送过来服侍霍御乾的,哪知道这霍御乾当真如传闻里所说冷面阎王,一个眼神愣是让她吓住不敢上前。
在这别墅里待了有些日子,竟是从未上前服侍过霍御乾,那自己如何麻雀翻身变凤凰啊,要知道,做了霍御乾霍大帅的姨太太,哪怕是个通房的,那也绝绝是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巧凤知道自己是有几番姿色的,哪知道,这天霍御乾突然带回来了一位看着即将临盆的农妇,
瞧着这农妇,皮肤干燥蜡黄,还有些起皮浮在脸颊上,隐隐约约还能在水光的眸子里看出些姿色,穿着完全就是干净点的粗布衣裳,真是的,霍大帅还对这位农妇格外不一样,她早就心生不满了。
巧凤的心思,傅酒了如指掌,这一日,巧凤将安胎药送到傅酒的房子里,巧凤毫不忌惮的打量着傅酒。
傅酒心知肚明,她印了一口药,叹息道:“唉,真是苦命啊……”
“妹妹,你是不是心里对我充满了鄙夷?”
巧凤见傅酒提起自己,甚是有些诧异,回答道:“嗯?夫人您这是?”
“我本就是一农妇,是大帅之前受了病伤副官的妻子,如今大帅将我母子囚禁在这里,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傅酒面露忧伤,说起谎来丝毫不会羞愧。
巧凤奇异地看向她,“大帅……为什么要囚禁你啊?”
“呵,你说男人都是为了什么?”傅酒嗤笑一声反问她。
巧凤心里绝对不想承认,“什么?不可能!大帅怎么会看上你?”
傅酒白了她一眼,“怎么,你以为呢?我以前啊,可不是这个样子。”
“这般样子,也是嫁给了我丈夫后,在村里里做农活风吹日晒搞成了这番样子。”傅酒惋惜地看着自己粗糙的手掌说着。
巧凤仔细瞧着傅酒地容貌,这一看吓一跳,若不是这粗鲁的打扮,焦黄地肤色,这农妇果真是一绝色。
不加修饰地柳叶眉梢下一双黑白分明地杏眸,精致的五官,真的让巧凤信了去。
傅酒看着巧凤的神情,心道有路子。
她紧接着道:“我当真不想屈服于霍大帅的淫威下,妹子你可比我好多了,也不知道大帅是不是瞎了眼睛。”
她一下一下啊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我肚子里还有着丈夫的骨血,断断是不能!”
“妹子,求你帮帮我!若是我离开了,大帅定不会把心思在留在我身上了。”傅酒一下子抓住了巧凤的手腕,语气很是真诚道。
“我我我,我怎么帮你,大帅不会饶了我的!”巧凤有些后怕,但是又不想放过这背后的好处,她很是纠结。
傅酒语气很是自信道:“不会的,我只是一介农妇,还身怀六甲,大帅也只是一时兴起,你放心,他不会放在心上的。”
巧凤完全是被她蛊惑了。她迟疑了下问道:“我该如何帮你?”
“帮我往外面送给我丈夫家一封信就好。”傅酒说的非常轻巧。
巧凤点点头,“可以,不过你要保证,以后不准纠缠大帅。”她戾气道。
傅酒缓和的笑了笑,“自然,我保证。”
巧凤这一日拿着傅酒的信出去了,到了傅酒说的地方,果然是有来个庄家汉子,心里更是对傅酒的说辞深信不疑。
傅酒的信中,还放了一枚镯子,自然是沈洛殊多年前送给她的,傅酒求到张志勇拿着这个镯子,去找沈洛殊,沈宗泽要的人,或许他的儿子有办法。
张志勇打听到沈军的少帅沈洛殊就在尤军的省城,好在离榕城也不远,半天的火车路程就到了。
张志勇下了火车,就找着沈洛殊的酒店,沈洛殊恭临尤军,报纸上都登了他住在那家酒店。
罗马酒店门口布满了沈军,张志勇根本就进不去,就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下一个秒一个人影的出现,让张志勇惊讶不已。
这一身奢华洋装从酒店里出来的,面容姣好的女人,可不就是那馄饨西施嘛!
“韩小姐!”张志勇喊道,韩雪娜纳闷回头,见竟是张志勇,很是纳闷走过去。“张镇长,怎么是你?”
“韩小姐,我这受了傅小姐之托,有事情寻求沈少帅的帮助!”张志勇说着从怀里掏出来信物。
韩雪娜眸光一缩,心里有些不如意,她还是面上婉和一笑,“行,你跟我进来吧。”
张志勇心里也纳闷着,这韩雪娜是怎么和沈军少帅扯上了关系呢?
“妈妈!”级膝的小儿跑过来扑在韩雪娜身上,张志勇瞧了瞧韩嘉恩的脸蛋,心里有了底子。
房内,沈洛殊一听是傅酒的来信,立马放下手中的密函,让人将张志勇请进去。
张志勇进去后,先是问了一声好,“沈少帅您好。”
“嗯?傅酒托你是何事?”沈洛殊迫不及待问道。
“您请看。”张志勇将信和镯子交予他,沈洛殊看见那镯子那一刻,瞳眸猛然一缩。
看来!一定是傅酒的来信。
沈洛殊清掉了在场的人,连张志勇也出去了,他拿着信,看着簪花小楷的字体,眸子里尽是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