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溯源仙蹟討論-第六百七十七章 好久不見相伴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呵呵,杀我亲妹,吃她血肉,这才过去几时,竟已经忘干净!”
白衣飘飘的美女,背生天鹅翅膀,在空中静立,凛冽的气息酝酿着,似有无穷尽的怒火正积攒。
地面的少年掏了掏耳朵,满不在乎嘟囔:“哎呀,谁还记得好多天前吃过的一顿肉,不过鹅肉我倒是真吃过,只不过黑不拉几的,味道虽不错,但那品色是真的差的要命,要不然呢我估计也记不住。”
刚说完,源尘就感觉到清晰无比的意难平气息爆发!
源尘:“……”洛神冰到底几个意思?到底是谁意难平啊?
我给别人造成的意难平也算我的喽?
【算。】
源尘吃个了大惊:“洛神冰!”
【源尘哥哥,加油呀!扫平所有作用于你或因你而生的意难平。】
源尘:“我感觉自己被了!”
【源尘哥哥,自信一点呗,把感觉去掉。】
洛神冰竟然敢偷着乐,源尘火冒三丈,真想打这个不听话的臭小子!呸,死丫头!
源尘与洛神冰神交,沟通连眨眼功夫都不用。
见源尘真的生气,洛神冰赶紧解释。
【源尘哥哥,别生气嘛,人家也是为了哥哥好,哥哥若是就这么离开了,天地棋盘之灵会哭死的,到时候它若是强制归零,哥哥的意难平将再难抚平,回到真实世界后,哥哥记忆全部恢复,也会哭的。】
源尘:“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了解我自己。”
【源尘哥哥,身在局中,看不透全貌,旁观之人,反而更通透。】
源尘若有所思道:“那你知道我在真实世界是个什么位置吗?我遇到过那里的界主,感觉有点弱啊。”
【您的外挂不在服务区,请死后再尝试,谢谢配合。】
源尘:“?”
“源尘臭虫!我不管你在深渊书城是什么地位,今日你都要死!”白天鹅怒了,自己妹妹都被这个混蛋给吃了,他竟然还敢评头论足,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都说生气能降智,现在白天鹅也被这个魔咒影响了。
深渊书城里的书虫,怎么可能吃肉。
暴怒的天骄,上来便使用她的最强底牌。
天女散雪!
白色的羽毛,异世界的可怕能量,恐怖而耀眼,未知而强大。
每一根都仿佛是生命的燃烧,千羽齐射,夺目而璀璨。
边缘的蛇被擦中,瞬间崩碎成血雾,只在地上留下了一滩血迹。
生命在凋零,血雾在弥散,锋锐的雨白羽始终未停。
靠在源尘身边的一条白蛇,瑟瑟发抖,都不敢睁眼,但是任蛇语声嘶嘶嘶嘶,危险始终弥漫,它却依旧完好如初,没有一点疼痛。
“我是死了吗?”白蛇感觉有点慌,但又很好奇的睁开了一只眼珠子,竖起来的瞳孔看向天空。
果然,那个混蛋女人依然在疯狂的发射着白色的羽毛,毁坏着它们辛辛苦苦占据的领地。
可是,为什么都这样了,自己还是没事呢?
转眼看向自己的新老大,这个男人他竟然在打哈欠。
这是在嘲讽吗?
这是在对敌人的蔑视吗?
想来也是,这疯女人就算再强,也终究只是和前老大一个级数,前老大都被新老大给弄死了,结局还有悬念吗?
源尘正要随手拍死这个挺着脖子挨宰的白天鹅,却在这时听到了洛神冰的声音。
【源尘哥哥,你要让对手输的心服口服才行。】
“我一巴掌拍死,那身心都服了。”
【哥哥,超出对手理解范畴的力量,他们是不会有太多感觉的,甚至会觉得你不过如此。】
源尘:“……”真麻烦!
抬头看着如同放射性元素的白净女人,源尘怒气冲冲迎难而上,并且大喝道:“小白鹅,吃俺老源一掌!”
轰然间,白天鹅仿佛见到了一座不可扛巨山压了下来。
压迫的虚空都在扭曲,世界都在悲鸣。
可是白天鹅却看到源尘皱了皱眉,她顿时大喜,如此强大的攻击,你承受不住了吧。
殊不知,洛神冰此时都快骂大街了,源尘听得都有些不耐。
他很怀疑,这个一直跟他说话的不是洛神冰。
“行吧行吧,我明白了。”
源尘狠狠挤压自己的力量,最后一掌拍在了女人的额头上。
黑发飞舞,羽毛焦虎,原本的白皮开始腐败变黑。
美女一瞬间化作了世间最丑恶的生物。
常常用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代表美好,可黑天鹅变成白天鹅又变回黑天鹅,那又寓意着什么呢?
丑是天生的,改不了。
浓妆艳抹下的那张丑脸自始至终都不曾改变。
她们一族用毒药当做仙露,以为上天赐予了最美好的东西。
殊不知美好的背后,是血淋淋的黑暗。
源尘其实并没有使用什么特殊的力量,他只是激发了那所谓仙露的最大副作用。
“我这是怎么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白天鹅一朝又变回黑天鹅,所谓的最大机遇一旦反噬,那将是致命的。
“自己吞噬了无解的毒药,却在怪我,呵呵。”
源尘的话,仿佛是魔咒,令黑天鹅的脑子仿佛开了闸门,众多疑惑都涌了出来。
圣女惊艳过一个时代后便会在最璀璨时隐退。
明明它们可以与那些更强大的种族争辉,却从未对比过。
原来,结果竟然是这样!
所谓的圣泉竟是毒药,激发了潜力,磨灭了生命,只要十几年甚至几年的绚烂与美丽。
她竟然还想为妹妹争夺,真是可笑,可悲!
“源尘你这个臭虫,我就算是死了,也要拉你一起!”
白天鹅的意难平消散,源尘也懒得与之演戏。
直接翻手一道气浪掀出,所谓的圣女直接被冲击成了浓水,散落在地,腐蚀出了一块坑洼!
源尘都吃个一惊,好家伙,为了能成天骄,对自己也是够狠的,这种程度的毒药也敢用啊。其他黑天鹅仓皇而逃,源尘抓了一只烤了吃,其他都放掉了。
以后不能有意难平气息就冲进来了,事情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真是上当了啊。
源尘刚一落地,一条白蛇就瑟瑟发抖的匍匐在了他脚下。
“你怎么了?”
白蛇还没回应,所有的蛇都照办了。
万蛇膜拜。
这若是密集恐惧症加怕蛇者看见了,非要当场去世不可。
源尘一口就把熟透的黑天鹅塞进了嘴里,咀嚼含糊道:“你们休想跟我抢。”
众蛇:“?”
“你们还不出来吗?我都闻到你们的气息啦。”
源尘双眼扫射四方,最终锁定在了某处树上。
随着源尘的视线,万蛇涌动,目光齐齐看了过去。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恐怕月无暇小队已经死翘翘了。
月无暇等人早早就来了,他们离得本来就不远,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看到了源尘斩杀蟒蛇王的一幕。
这条蟒蛇王还是非常有名的,在这个世界里也算是顶尖的存在,如果世界还升级的话,那它估计就要无敌了。
可就是这样的一条蟒蛇,竟然被源尘的目光给瞪死了。
真的怕了!
源尘这会儿刚刚把目光集中过来,树上的人全都惊慌失措,不知所措。
“还不出来?”
源尘已经有些怒了,一群胆小鬼,当我眼瞎吗?你们自以为是的遮挡物在我眼里都是浮云。
风吹动了树叶,叶带起了树枝,树枝裹起了树干,树干牵连到了树根。
整棵树又夹杂着一树的人,朝着无限高而去。
“咦?又是一份意难平,不过这个有点小家子气。直接处决掉吧。”
源尘毫不犹豫的弹指一剑抹杀了月无暇。
意难平消失,源尘没再有的有几分高兴。
这些对自己有怨的都死了,那是不是就该回去了。
源尘迫不及待的通过了青铜门,返回了古墓内。
此时一个绿发少年闪烁着红色的眸子正在发呆,根本没有留意到源尘的出现。
或许也是源尘太过熟悉,以至于他都走到诛仙剑跟前了,对方还是那副德行。
“你这家伙怎么了?”
源尘一脸我懂的表情,也不忍心打扰,也就拍了拍对方的脑袋。
翻手一推,源尘就把青铜门给关上了。
结果这时洛神冰的话才姗姗来迟。
【源尘哥哥,你怎么出来了,解决了天地棋盘的任务,接下来就是你自己的意难平了啊,你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源尘磨了磨牙,他有理由怀疑,洛神冰在故意演自己。
“小冰啊,当年若不是我把你从拿个穷地方给带出来,你恐怕还是个小孤儿呢,我作为你的家人,作为你的男人,你就是这么坑我的?”
【您的家人暂时不在服务区,请死后联系。】
源尘沉默了片刻,重新打开了青铜门,玄而又玄的气息来到。
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延伸了出来,那里面的光线实在有些多彩,明明色泽比霓虹还多,比舞灯还闪,但偏偏又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
源尘面色奇怪的走了进去,进去的同时,还不忘了带上诛仙剑,这个时候了,就不要在想其他,眼前的一切才是正事。
“女娲娘娘,好久不见啊。”
源尘从青铜门后走出,看向面前的这个人身蛇尾的美丽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