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第一卷 第1012章 斬二鬼推薦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一卷第1012章斩二鬼
第1012章斩二鬼
然而片刻后,元二肥身躯站得笔直,然后猛的向前躬身,直接九十度转折,神色惊惧不已。
“不知是前辈驾临,晚辈元直多有冒犯,请饶恕一次!”
一股不亚于太乙金仙的气息,顿时将那些低阶压趴在地上,无数身影瑟瑟发抖,方才还凶狠狰狞的飞蛇,直接被定在半空,只有尾巴扭来扭去,颇为尴尬。
元直报出本名,额头腾出点点雾气,表示被吓得不轻,方才差点坐在地上,他看不透此人,也真的不认识此人。
“哈!直不楞挺,肥肥呆呆,但你修行的瓶颈似乎不在自身,三大道君陨落,和小小金仙有何关系,竟然影响到自己道镜。”
陆寒一抬手,间隔还有几里远,元直感觉肩膀莫名一沉,似乎被指头点了一下,下意识就想反抗,但那种感觉快速消失,却又出现让他更加震惊的话。
“啊?前辈到底是哪里的跟脚,何曾与晚辈相识过?您精修了类似心意通的功法?咦……我要破境了?”
一连串问号未及结束,元直忽然感觉刚才被对方点到的部位,莫名出现一股暖流,诡异的迅速缠住了元神,然后整个神经莫名紧绷,继而一股奇妙力量,从天地间融入道躯。
眼前豁然开朗,整个身躯猛的从里到外,喷发出一股强烈道韵,接着就见到周围风云突变,万里内的仙灵气,如遭到大法捉来,化为涛涛怒浪,都向元直所在涌去。
天地间出现强压,将仙灵气凶狠的挤入他的道躯,将元神包裹起来,一阵阵疯狂转动,几道雷霆骤然轰下,落在周围几百丈外,无数巨坑触目惊心。
当天清地明,元直成功突破到金仙四品,他面前却空空如也,只见趴伏在地的一干玄仙和真仙,都将目光看向西方。
“那里是……巴伦峡谷,这位前辈……太奇怪了,哈!”
‘元二肥,咱这个绰号,当初可是圣……嘶——还有那么一点点相像,想多了,唉!’
四百万里外,陆寒淡淡一笑,当初他成功入圣后第一次讲道,这个元直就在场中,而且比现在还胖。
但当时听道的还有一个更胖的家伙,如弥勒一般,并且苦修两种功法,后来单独一一指点时,便称呼其为元二肥,未曾想如今还卡在金仙三品。
看来三大道君同时陨落,对昊冥仙域的修士打击颇重,恍若让他们从高空直接跌落深渊,几乎一片抑郁,甚至会有人产生心魔。
宛若从万贯家财,一夜间变成流离失所的家伙,心境稍差便难以消化,靠山和依仗全没了,一个不留,若说天道有恙,故意算计这里,肯定有诸多强者相信。
离开百神谷的传送阵,大约三千万里后,陆寒蓦然停住,向左右看了看,眨眨眼。
因为附近的天,总是多了那么一丝忧郁,除了被染上煞气之外,还有朦朦胧胧的模糊,但他反而笑了,双瞳内略微泛出银芒一扫。
就在此时,周围看似空荡荡的虚空,猛的发生巨变,瞬间成了生灭两重的两极状态。
‘呜——!’
鬼哭之声大作,无数黑气从左边苍穹冒出,接着就在几百丈外,蓦的钻出个巨大鬼脸,同时那对猩红双目暴睁,一根根碧绿光丝就在陆寒背后突刺而出,闪电般洞穿了其身躯。
一气呵成,迅速如电,似乎早已密谋许久,熟练无比的样子,这里只有一座光秃秃的荒丘,周围碧草连绵。
被洞穿的陆寒身躯,非但没有规避防御,反而化为一道水缸粗细的金色光柱,并且爆发出无穷剑气,立即将附近十里内变成剑海,连天地元气都剿灭一空。
并且在山丘上方,剧烈波动一起,一轮金蒙蒙的弯月,伴随粼粼光霞中浮现,以弧形的姿态向下轻轻一划,锋锐法则之力,恐怖至极的吞噬了周遭百里。
‘呜——嗷——!’
几声凄厉嚎叫,声音偷着惊恐,山丘立即出现极度扭曲,接着就发生巨变,丘陵四散炸开,下放黑雾腾腾,还有几抹红光闪动,组合成一个巨大的狰狞鬼图。
数十条粗壮黑色藤蔓,墨鱼状的身躯,以及七八个血红眼睛,剧烈扭曲挣扎起来,但被法则之力禁锢,形同遭到镇压,如何扭动都无法规避防范。
但紧接着,整个巨鬼身躯,猛地开始膨胀,一股让人心惊肉跳的能量,将巨鬼全身渲染的鲜红欲滴,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瞬间荡漾而开,在金色月牙切下时,轰隆一声爆裂而开。
红光漫天,威能等同无数核弹堆叠,巨鬼身躯炸裂后,无数密密麻麻的血丝,洞穿虚空向外爆射,抵消了金色剑弧的一斩。
几十里外,一个身影才从那里出现,正是陆寒本体,他方才将身躯替换剑体,绞杀清理掉附近所有危险。
但此刻才现身,头顶又莫名冒出个獠牙大嘴,并且喷射出万千黑线,密密麻麻弹射交织,瞬间幻化成一张百丈大网。
那生灭对立的两种世界,也跟着摇晃了几次,诡异情形越发真实,而陆寒所立之处,正是临界点,他在哪出现,哪里瞬间就是中心。
“领域?鬼界的尊者?想起来了,你应该是两千年前,藏匿在伏牛坡葬神池的那两个小鬼之一,眼看本族即将降临,想在此截杀其他仙域的高阶,弄点小功劳当礼物啊!”
“不是昊冥的人,竟然也知道这么多,更该死!”
周围对立的世界,陆寒左半侧,是漫天鬼影飞舞,白骨皑皑堆积如山,一具具骷髅、恶灵来回走动,不存在任何生机。
右侧则鸟语花香,飞虫走兽安逸舒适,徜徉在草木之间,生机勃勃美煞仙凡。
他低头俯视,左侧身躯干瘪如斯,血肉皆无,只剩惨白皮肤裹着壮骨。
右半边神光缭绕,如神王之体,身躯酷似无暇的美玉,一抹抹道韵流转。半边脸宛若骷髅,另一半则水嫩可弹,这世界仿佛被刀整齐的切开。
互不干扰,对立同存!
“当初没有打杀了你们两个,是要将用尔等平衡我昊冥的生态,一对工具鬼而已,现在不再需要,那就灰飞烟灭吧!”
方才那带着强横法则的一剑,这鬼物被迫用本体自爆来化解,已经受伤不轻,灭杀并不难,但另一个血色骷髅又去哪埋伏细集料?
破!
陆寒抬手,在在周围连续点指三次,千里内立即冒出三个光点,转眼化为磨盘大小的星辰,呈三角形将这片虚空,彻底封锁并镇住。
他抬脚,轻轻一跺,天地巨震,虚空瑟瑟摇摆,周围生灭两极对立的景象,顿时剧烈扭曲,噗的一声尽数破碎。
在三百里外的斜后方,一团黑雾里,两只震惊无比的血色大眼,正透着意外和忌惮,八爪鱼般的黑色触角,不断随风飘动。
发现自己被迫显形,立即狂啸,还想动用大法将自己遮蔽起来,但黑气翻滚的范围,只有三里左右。
似乎那三颗星辰,是镇压气运的至宝,正滴溜溜转动着,控制了这片天地的法则。
还未等此鬼惊慌,一只十里之巨的大手,已经从天而降,把附近禁锢的更像是牢笼,迅速合拢攥紧。
“鬼门将开,你们仙界就要化为地域,尔等徒劳挣扎,改变不了成为养料的命运,伤害我更会遭到百鬼啖魂,顺从我还能……”
轰隆!
大手合拢在一起,内部有黑光横冲直撞,然而形容皮球撞在铜墙铁壁,反被闪耀的剑芒追砍,越来越衰弱,绝望的嚎叫里,最终只剩个指甲盖大小的晶莹乌黑色硬核,透着浓浓纯阴之意。
阴鬼一脉,没有元神没有肉身,毕生只修这一个——**,一切精髓尽在其中,源于太阴始于混沌,大补!
…………
据此向前半日路程,大约上亿里左右,一片荒废许久的村落,正在厮杀中快速消失。
有个葱翠竹枝编织成的大号蒲团上,一身五色霞衣的年轻女子,正坐在其上,头顶悬浮一件金色圆钵,落下大片神光,宛若佛陀至宝,将她护在里面。
此女脸色发白,只顾蹙眉念动法咒,掐诀的玉手微微颤抖,一个个翠绿符文,在下方形成层层屏障,可惜周遭世界一片黑暗。
‘三天半了,就没有一位前辈或者同阶经过吗?那几名被吓跑的玄仙,到底有没有向高阶送信,老娘真不走运啊!’
‘呜咽……!呜——!’
不时有张牙利爪的鬼王,凝聚成狰狞相貌,探出脑袋看了看女子,然后猖狂发笑,接着就见翻滚的黑色浪潮里,喷洒出一层层黑色液体,具有强烈腐蚀性。
此女的左手,还端着一个银色阵盘,从里面不时喷射出细小的电弧,打进浓郁鬼雾后,就将其浓度减弱些许,然而又被填满。
遭到围困,这里面不见乾坤,没有方位,甚至仙灵气都被隔绝,几乎成为幽冥鬼域,只闻凄惨大哭和嘶吼嚎叫,万鬼虚影影影瞳瞳。
在三百里外,弄弄黑雾的边缘,一片黑光滔天,中心处有黑色莲台,上面坐着个浑身洁白晶莹的白骨骷髅。
骨骼细密结实,表面不时闪耀着一丝丝黑色线条,周身四个方向各悬浮着一件法宝,分别为一个乌黑葫芦、一一杆惨白色小幡,一件血红色小钟和一根枯骨长笛。
笛子被风拂过,声音凄凄惨惨,声波犹如实质,不断如潮水状向前涌去,偶尔一声钟鸣,却是荡魂之音,让人听了会直接栽倒。
滚滚黑雾正是葫芦里喷出的,不知寄存了多少万年精华,似乎永远无穷尽,并且还有黑色水箭喷出,带着浓烈腐尸气味。
白骨骷髅活动如常,同样掐诀施法,偶尔点指一次法宝,身下是黑色漩涡,天地间无边煞气,都被吸附过来,化作浓浓法力。
“桀桀……!你有防护异宝,我有无尽源泉,小小阴魄之体,终究是一股美味养料啊,金仙的元神,足以让我踏入鬼皇时,再增添一成把握。”
滋啦!
“嗯?那厮失手了?”
白骨骷髅眼中,顿时喷出两道绿烟,迅速抬起左爪,爪心原本有道黑色痕迹,此刻逐渐消失。
“怎么?连逃命都未成功?形神俱灭?难道这蠢货埋伏了一名太乙金仙,混账坏我大事,此地不宜久留了!”
这邪佞大吃一惊,然后碧绿双瞳闪烁狡猾光芒,接着就对那只从未动用的血色小钟,张口喷出一片漆黑阴气。
噹!叮叮噹……!
涛涛黑暗世界里,似乎有鬼王要被唤醒,数百里黑雾,顷刻间凝聚压缩,内部迅疾倾泻出恐怖力量,似乎要将一方世界崩塌。
噗!
正施法御宝的女子,蓦然脸色煞白,一口精血泼洒胸前,防御差点崩溃,她感觉空间骤然缩小,无法言喻的压力,硬生生要将自己挤碎。
头顶金色神光黯淡,脚下翠绿屏障遥遥欲破,一片红光卷来,似乎掉进了无尽血海。
她蓦的转身,才发现一团亩许大小的血色骄阳,竟然无比刺目,光芒要穿透一切防御,欲把她化成一团血气。
此女眼神里,终究闪烁一丝绝望,她以金仙三品,硬拼鬼尊大成的鬼仙,果真要败在巨大差距上,欲要香消玉殒。
若是身处鬼界,自不会有半点埋怨,可这里是仙界,还是堂堂昊冥仙域,在大门内被一个异界大鬼屠杀,并且在无人闭关,修士调动频繁的情形下。
前方,就是巴伦峡谷,仙鬼二界的跨界通道,修士军团的驻扎地,这里还是传送阵与通道的必经之路。
‘试问:堂堂昊冥的金仙、太乙和诸多大罗,你们都死绝了吗?三大道君陨落,人走茶凉,连帮衬的外援都没有,唉!’
嗡——!
恰在此时,九天之上的空间,不知何故出现了一个漩涡,接着就裂开个狭长缝隙,从里面掉下个身影,裂缝里有淡淡乳白光芒正在消散,空间法则才有的气息溢出不少。
“你的警惕性不错,这是要将她带走,去别处再下毒手吗?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