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唐再起 飛天纜車-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清掃熱推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洛阳城的扩建,最起码也得百万贯。
按照皇帝的规划,洛阳城的建设,并不是像长安那般只顾规模宏大,而忽略防御。
换句话来说,就是以洛阳为中心,建设三五个卫星小城,分散都城的人口,从而避免城市病。
像唐朝长安,明清北京,人口规模太大,以致于粮食供应不足,燃料供应不足,大而难管,大而难防。
首先,洛阳肯定是以百万人口的规模扩建的,周边的卫星城,则属于军事关隘,顺便分散人口。
如繁杂的牛市、羊市,以及御营大军的军属区,工部军械司的工匠家属,以及玩乐的青楼舞馆,都将远离洛阳城,去往卫星城。
这样一来,就会使得洛阳远离喧嚣,更容易管控。
都城,就要有个都城的样子,政治为先,繁华再后。
虽然有免费的宋军徭役使用,但其中的耗费,依旧难以计量。
对此,张维卿与潘崇彻一同商议,拿洛阳城内的前朝勋贵们开刀。
一来,则能获得大量的钱财,维持扩建;二来,空大量的土地,为新朝勋贵们提供机会;三来,肃清洛阳的杂乱情况。
留守府衙大开正门,衙役胥吏不得阻拦,任由洛阳百姓控诉告状。
可惜,官府衙门深,百姓们畏惧不前。
勋贵们看着热闹,嘲讽声不绝于耳。
所谓民不举,官不查,无人告状,留守府自然清闲的很。
见此,潘崇彻直接派遣军队,将整个洛阳城的地痞流氓全部抓起,也不查问,直接打八十大板,不死即残。
这些人叫屈不已,潘崇彻则冷声道:“别以为我不知晓,尔等不事农商,自由散漫,平日里欺压良善,破家灭门的不在少数,我无须证据,索性直接打板子,能活下来算老天爷庇佑。”
一千多号人,活下来的不过百八十,泰半都是残废,废了几十根棒子。
这下,洛阳百姓们拍手叫好,欢呼声不绝于耳,对于留守府所言不拘身份的告状,更是信了几分。
张维卿叹服,说道:“俗话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侯爷为何不也将他们斩杀干净?”
“不急。”潘崇彻摇摇头,说道:“留着慢慢来,接下来,就是大场面了。”
果然,没有衙役们的阻拦,来往与留守府的百姓络绎不绝,门槛都快踏破了。
原告跪地哭诉某某人,他就直接派军队去锁拿,别的不管,人要先到。
之所以不派衙役,就是怕其与之勾结,从而让人逃窜。
这样一来,审计案件是极为快速的,不消半天,整个留守府衙就人满为患。
地痞流氓,各府的家奴,衙内,甚至是家主,都被拖拽而来,看押的严严实实。
只有认证物证都在,潘崇彻就直接审理,砍头的,打板子的,不一而足。
一时间,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
当然,这只是普通人的待遇,如牙人,家奴,媒人等,而那些勋贵们,则好吃好喝的供应着,只要不犯命案,根本就不算事。
留守府直言:“要么出赎金,退土地,要么就流放,充军,洛水还没疏通,洛阳城扩建还缺人呢!”
面对潘崇彻这般强人行径,勋贵们苦不堪言。
“历经这般,老朽才明白,前朝已去,咱们这些人已经无权无势,只能如牛羊一般,任人宰割。”
某个老头老泪纵横,捧着手中的菜饼,满嘴苦涩。
“就就是乱世武夫的做派,没有明抢,已经算不错了,至少搞出个案子来。”
“我等虽然关系网密,但在新朝,却说不上话,只能认了。”
“为今之计,还是得快些出去,赵相公,王相公面前,我等还能说上话,定然要弹劾与他。”
三日后,数百户勋贵被迫吐出了近五十万贯钱财,非法兼并的上万顷土地,也被退回,几乎个个都元气大伤。
因此受惠的百姓,达到了三千户,而留守府也因此受益,扩建洛阳城的物资,钱财,也几近满足,更是获得数千顷无人认领的官田,而且都是熟田。
即使如此,这些前朝勋贵们也只是伤筋动骨,平均每家也不过是出了几千贯钱,几千亩非法占据的土地罢了。
这样,潘崇彻反而是满足了。
他并不是想要赶尽杀绝,而是要募集钱财,并且解决洛阳附近的土地兼并问题,为新朝勋贵,更是为自己落户洛阳做准备。
这些勋贵们锦衣玉食,也为洛阳的繁荣,提供了不少的贡献。
按照后世的标准来说,他们属于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资源蛋糕的分配问题,初衷并不是为了解决土地矛盾,亦或者给百姓申冤吐气。
也就是利用百姓来达成目的,而百姓们间接的受益,并且吃点了点边角料。
勋贵们的书信传到了汴梁,洛阳与汴梁百官几乎血脉相连,潘崇彻的行径,让他们大为恼怒,几乎人人义愤填膺:
为了些许贱民,竟然欺辱到了良民百姓的身上,还有王法吗?
只是,这股暗流,让赵普几人平定了,百官们温顺的如同绵羊一般。
这让暗自看戏的李嘉颇为遗憾:
“自古以来,新朝骤立,必然要清理一番前朝官吏,如今我正缺借口,只是可惜,竟然消失了。”
新旧接替,必然是伴随一阵血雨腥风,但唐末以来,除了皇室倒霉,百官们却稳如泰山,或升或贬,一直有条不紊的当着官,比如侍奉四朝十帝的冯道。
这种现象,让官场出乎意常的稳定,也从而拘束了皇权。
甚至,骤起缘灭的皇帝,让大臣们只有害怕,而没有尊敬,更谈不上皇威了。
当然,中原禁军也是这样稳如老狗,唯利是图,换汤不换药,永远站立在胜利者一方,从而让皇权不稳。
不过,李嘉却不一样,他用自己的御营,取代了禁军,从而建立起一座防火墙。
“洛阳这般情况,似曾相识,可以叫做打扫屋子再入住,潘崇彻做的不错。”
“不过,这般情况,让我想起了土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