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愛下-第三百六十六章 東宮陰謀看書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变数对于此时的长安来说,可改变暗流的走向。
不管对李易,还是整个局势,都能起到作用。
当然,也能推泼助澜。
“得令。”侧房外的千牛卫,接令离去。
纪灵再次将目光看向燕二四人,沉声道,“四位将军,我有一布局,希望四位将军全力协助,这是关于大将军回长安,能否全身而退之策。”
“纪灵将军尽可言来,事关大将军之事,我等四人万死以赴!”燕二四人齐拍胸前战甲,神色肃穆。
“好。”纪灵思索的说道,“这事还需隐唐相助……”
同时。
精华都市小说 大唐:八歲大將軍 ptt-第三百六十六章 東宮陰謀分享
李林甫跟随李亨来到东宫,相互落坐后。
李亨挥手,屏退左右。
房内只剩下他二人时,李亨忍不住问道,“李相,此来不是为了民之琐事吧?”
“太子殿下英明。”李林甫轻声恭维,抚须继续说道,“太子殿下,也不是对老臣亲近许多了吗?”
以前李亨可是叫他李阁老,从未叫他李相。
如今,在大明宫外,却在百官面前称呼“李相”二字,其中之意,不言而喻。
这是在向李林甫伸出橄榄枝,表达自己的招揽之意。
“李相果然不愧为右相。”李亨眼眸微闪,算是回应李林甫的询问。
而后直接说道,“本宫可让高仙芝出大理寺。”
此话,间接表明李亨知道李林甫与高仙芝的关系。
也可让李林甫掌握部分兵权。
“既然太子天下诚意十足,那老臣也不在卖关子。”李林甫爽朗一笑,却未提高仙芝之事。
他现在可不是盯着兵权,而是想搞垮李易。
于是沉声说道,“太子殿下,老臣想让李易卸甲!”
“让李易卸甲!”李亨闻言,差点没有坐稳,面容惊骇的看着李林甫,挑眉道,“李相莫不是在与本宫说笑?”
唐王李易。
如今可谓权势滔天,岂能说让其卸甲,就能卸甲?
他父皇李隆基,此刻想让李易卸甲,恐怕也是件极难的事,何况他这个太子?
“太子殿下勿急,听老臣慢慢来道。”李林甫气定神闲,胸有成竹的说道,“其实想让李易卸甲,并非难事!”
“有道是天时地利人和。以前我们不占天时与人和,只有地利。而今陛下身患重疾,此为天时。今日十二卫所做,已让群臣心中怨怒,此为人和。”
“长安士族门阀众多,本就与我等利益相连,地利久在。”
“只要太子殿下出面,允予重诺,让群臣百官连在一起,在李易回长安时,以久战伤国,大唐安危为由,逼迫李易卸甲!”
“量他李易在大义面前,不得不屈服!”
说道此处,李林甫语气充满恨意,也未在说下去。
因为他瞧着李亨明显心动,给他考虑的时间。
不久。
李亨从李林甫的话中,回悟过来,面容凝重道,“如此逼迫,李易若是反叛,我等岂不是自寻死路?”
“他不会反唐。”李林甫铸锭的说道,“纵观李易行事,皆是为大唐强盛而为,其心忠于大唐无疑。但太子殿下也知,他这种行为,却与我等利益不符。”
精华都市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六章 東宮陰謀讀書
“若是此番不能逼其卸甲,让他掌控朝政,难免不会落入权利的欲望中,做出对皇室有害之事。”
“陛下已老,其位理因有太子殿下继承,怎能让旁人觊觎!”
“望太子殿下三思,李易日后对太子殿下的威胁。”
李林甫以威胁论,逼迫李亨做出决定。
特别是暗指李易可能觊觎皇位。
使得李亨面容微变,他是真的害怕,也是很心动,可依旧有顾虑,那就是他父皇李隆基。
于是李亨迟疑道,“如此做法,李相可有想过,父皇那边又该如何交代?”
“太子殿下怎知陛下又不想李易卸甲呢?”李林甫反问,继续说道,“陛下又如何责问?难道要罢免百官,还是要斩杀百官?”
“陛下最多做出惩戒,罚禄群臣。而太子殿下依旧是太子殿下。”
“李相之意,可是在说父皇也觉得李易威胁到皇室?”李亨最关注的是李隆基的态度。
不然他这太子也是坐不稳。
“不是威胁皇室,而是威胁太子之位。”李林甫双眸深含笑意,李亨上钩就好。
其他的,还不是他的一张嘴胡言?
不过,李林甫在朝堂这么多年,自然也能依局势,倒也能猜测李隆基几分心思。
也不是尽是胡言。
见李亨依旧迷惑,李林甫再次说道,“太子殿下莫忘记李易,也是有着李唐血脉,陛下岂能不忌惮他,特别是陛下如今患病,会为太子殿下清路。”
“李相一言,让本宫茅塞顿开。”李亨闻言,面容上浮现笑容。
根据李林甫的话,越想越是那么回事。
却没有想到,李林甫其实也是李家血脉。
他是高祖李渊堂弟李叔良的后代。
虽不能得皇位,但是权位可是李林甫所渴望的。
此番何尝不是李林甫的布局,利用李亨测试宫中老龙,对李亨这位太子,是否真正的看重。
“如此,殿下还有何疑虑?”李林甫淡笑着询问。
“疑惑顿解,已无。”李亨摇头道,“在李易回长安的五日内,百官会来我东宫议事,到时候劳请李相找人,投石问路,以启话题。”
“此事殿下放心,老臣心中有数。”李林甫内心痛快,大事已定!
他不怕百官拒绝,毕竟他们在某件事情上,利益是相同的。
当即,李林甫起身恭拜道,“殿下,老臣回去准备,就先行告辞。”
“李相慢走。”李亨起身目送。
看着李林甫背影消失,李亨面容上的笑容,立刻收敛起来,呼喝道,“来人,唤醒李林甫府中的暗桩,让他随时回报李林甫的行动轨迹。”
“属下明白。”房外传来飘忽的应答。
东宫陷入寂静。
至于杨国忠,他是进了宫,可杨玉环却没有跟他见面。
而是派出自己的贴身婢子,给杨国忠带了句话。
让杨国忠静观其变,顺势而为。
这使得杨国忠迷惑不解。
不过他相信杨玉环不会害他,便连忙出宫回府,向布衣人询问,这是何意。
也在此时。
远在突厥的李易,手中握着信纸,看着帐外有些惆怅。
“大将军,陛下让不良人前来,召你回长安,此事怕是有诡。”许诸小声在李易背后提醒。
“本将知晓。”李易微点头道,“可为什么偏偏是这时候,着实让本将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