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wqc优美言情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 txt-第0926章 敦煌熱推-hpbv9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
张大秘书和冯刺史大略说了一下对策,然后拍拍屁股,继续跑去和冯双双抢玩具。
今天是休沐日,谁也别想叫老娘加班!
就算冯没良心的也不行!
反正身为大汉有数的几位富婆之一,张家小娘子也看不上凉州刺史府那点俸禄。
当然,张大秘书这般怠政,也是有原因的。
毕竟现在不但凉州,甚至就连大汉都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意味。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冯刺史主政凉州,秘书处早就给凉州制定好了治政大方向。
一是利用凉州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再加上这些年积累下来的养殖技术,大力发展畜牧业。
二是利用凉州多产牛马,结合八牛犁曲辕犁,大力发展耕种,力争在收复凉州的第三年,也就是明年,实现粮食自足。
司马老龟想要在关中和凉州陇右比屯田效果,那就是做梦。
三是继续强力推广考课制度。
今年是凉州实施考课制度的第二年。
无论是大族推举出来的士子,还是自发过来参加考课的学子,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一定能力的人才已经被初步筛选出来。
这一批参加考课的士子,给后来者趟了路子,帮凉州刺史府积累了经验,完善了考课制度。
就连花鬘,在雪化之后,也动身南下。
她打算亲自前往南边走一趟,把冯刺史想要的种子多弄点回来。
一切都是在按班就部地进行。
本以为可以安稳一年的冯刺史没有想到,很快有人打破他的幻想。
“君侯,君侯!敦煌急报!”
在寂静的深夜里,门外女卫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左拥右抱自家两位美妾的冯刺史,才刚刚闭眼不久,还未完全睡死。
迷糊中听到外头的声音,有些疲惫地睁开眼。
准备进入睡眠状态的身体突然被唤醒,让冯刺史感觉有些像针刺般的难受。
“什么事?”
热力学主宰
冯永咕哝了一声。
“男君,外头说是有急报。”
阿梅醒得最快,一边披上衣服,一边下榻点灯。
李慕很明显没有阿梅那么好的体力,她仍在迷糊中,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在阿梅的连声催促下,发了一会愣的李慕,这才有些手忙脚乱地搭手,帮冯刺史穿上衣服。
“你们先睡,不用等我。”
冯刺史出门前打了个哈欠,对自己的两个小妾吩咐了一声。
出了房门,被夜风一吹,冯刺史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出了什么事?”
“敦煌张家来人,说是有急事要见君侯。”
“张家?”
冯永的目光微微一凝:
“走。”
在亲卫的带路下,冯永来到前院客厅,张家来人立刻行礼道:
“见过君侯。”
“起!快说,出了什么事?”
“回君侯,家主昨日突然病危,所以特派小人前来报信……”
“张公病危?!”
虽然心里已经有所猜测,但听到这个话,冯永脸色还是一变。
敦煌是凉州的西大门,同时又是连通西域的唯一门户。
簡筆畫 當生活這剩下自己以後
张家则是帮助冯永维护敦煌安稳的重要盟友。
更重要的是,张恭在西域极有声望,没有了张恭,会对正在出使西域的张就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谁也不知道。
“张将军那边,通知了吗?”
所谓张将军,也就是张恭的从弟张华,如今正在凉州刺史府的骑军中任职。
“回君侯,已经通知了。”
来人恭敬地说道。
“那就好。”冯永点了点头,“我明日马上就启程去敦煌。”
看到对方满面疲惫之色,冯永知道他这是日夜兼程而来。
正是因为如此,这才更加说明张恭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是不太妙。
突发事件,看来睡是睡不成了。
冯永安排来人休息,然后径自去了关将军处。
刚一进门,得到消息的关姬已经披着衣物从里间出来。
然后和冯永一齐到了隔壁的耳室,这才问道:
“阿郎深夜过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我明日要去一趟敦煌。”
冯永把事情说了一遍。
如果说陇西李家是大汉扶持起来的世家典型,那么敦煌张家就是凉州的典型。
让无论是大汉境内还是境外的世家都看个明白,以后的路子应该怎么走才算合格。
不管是私下里对张恭的敬重,还是要表现出对张家的重视,冯永都必须尽快去一趟。
关姬当然明白张家的重要性。
只是对于冯永的这个决定,她略有迟疑地问道:
“要不要明日先跟廖叔与四娘说一声?”
“不用。武威官道直通敦煌,又不是离得太远,有什么事情也能及时联系。”
“那现在就让四娘过来一趟。”
快穿:反派男神,別黑化
关姬果断道。
廖化是长辈,夜里不好去打扰,但如今府上的都醒过来了,没道理还让张小四闷头大睡。
张星忆很快被赶过来了,蓬头乱发,睡眼松惺,甚至坐下来时还打了个呵欠:
“阿姊,这么晚了,叫我过来做什么?”
“像什么样子!”关姬看到她这副模样,先是训了一句,“被人看去了不笑话?”
“这么晚了,又是在内院,谁能看到?”
正是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人叫起来,张小四如同被抽了骨头一般。
“敦煌出了急事,你姊夫明日要赶过去一趟。”
“敦煌?”张星忆终于抬起头来,愣了一下,“张家?还是西域那边有什么消息了?”
“要不说你心思活呢,确实是张家。”
关姬解释道,“张家的家主张恭病危,敦煌那边连夜派了人过来,你姊夫决定明日就赶过去一趟。”
张星忆听完,下意识地就是把手指头放到嘴里啃。
关姬当面,冯永不好说她这个臭毛病。
他敲了敲桌子,“就是通知你一声,我不在府上,还是按以前那样。再说了,敦煌离得也不远……”
这个话有点亏心。
因为由东向西,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就是一个串葫芦。
往来虽然方便,但两地之间,相隔两千里,这还不叫远,那什么叫远?
哪知张星忆却是没应冯刺史的胡话,突然开口提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建议:
“让刘浑领着精骑陪着阿……姊夫同去。”
冯永和关姬对视一眼。
“这个事虽说急是急了些,但哪有这么严重?还用精骑陪着你姊夫前往?”
张星忆点了点头:“是不严重,但亦不可不防。”
“什么意思?”
冯永皱眉。
“张恭名著西州,敦煌胡人多有听其令。若是张恭当真有事,别说敦煌,就是凉州,只怕也有一番震动。”
“姊夫主政凉州时日尚短,如今虽说凉州看起来平稳,但谁知道底下还有没有不轨者?”
“让刘浑领一部精骑陪同前往,一是保护姊夫安全,更重要的,是威慑敦煌各方势力,避免产生动荡。”
说到这里,张星忆看了一眼冯永,似乎意犹尽。
关姬觉察到了张小四的小动作:
“有话就说个明白,这里就我们三个,又没有外人。”
“我是怕姊夫生气。”张星忆嘀咕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张恭在敦煌的声望太高,以前我们对敦煌少有变动。”
“我是说万一,万一哈,万一张恭真的病逝,说不得我们正好可以加强对敦煌的控制。”
大汉收复凉州,敦煌是张家带头举郡叛魏归汉。
为了避免非议说是卸磨杀驴,再加上张家也一直很配合。
所以冯永原计划是按蜀地的做法,一步一步对敦煌地方势力进行改造。
有张家这个领头羊在,想必不用费太大功夫。
哪知现在出了这个事情?
张小四现在这个样子就很符合一个合格政客的表现。
人还没死,已经在想如果死了以后应当如何利益最大化。
冯刺史沉吟一下:“那就让刘良也跟着过去。”
刘汉子在搞胡人方面,很有一手,或者一腿。
特别是敦煌,大汉未曾平复凉州前,他可是呆了不少时日。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张华就已经早早守候在刺史府门口。
冯永收拾完毕,出得门来,略加安慰了几句。
後宮小主上位記 夏日清寧
几人便在亲卫的护卫下,翻身上马,向城外而去。
马蹄敲在街道上,踏踏声在无人的大街上显得格外清脆。
城外的营寨里,一千精骑在刘浑的带领下,连夜整装待发。
在得到出发的军令之后,如同一股红色洪流,冲出寨门,轰隆隆地向着西边前行。
萧关之战已经过去两年有余。
凉州刺史府麾下,虽然还不能与当年的护羌校尉府的精兵强将相比,依旧没有办法大规模调动精锐之师。
特别是铁甲骑军,赵广仍在满世界乱窜,收罗合格的战马。
但刺史府随时出动一支小规模的精兵,已经是显得游刃有余。
境内行军,不用担心粮草,又不用担心敌袭,这一次,就当是拉练了。
虽然速度很快,但从武威到敦煌的路途实在是够远,这一路急赶,没有休息,也是辛苦非常。
半个多月后,冯永等人风尘仆仆地进入敦煌城,直临张府门口,发现没有挂上白幡,这才松了一口气。
张家的管事人得到消息,匆匆赶出来时,冯永已经在张华的陪同下,跨过大门,进入了前庭。
“不必多礼,张校尉现在如何了?”
冯永挥了挥手,问向正欲行礼的张家人。
“回君侯,家主一直在等君侯前来。”
“带路!”
“诺。”
连身上的尘土都没有来得及拍干净,就直接赶去见张恭。
当冯永看到榻上皮包骨头,快要成为了一具干尸的病人时,不禁脱口而出:
“张公何以致此?”
上司大叔成婚记 苏想
若是换了他处,只怕冯永已经认不出来张恭来了。
张恭胸口仅有微不可见的起伏,说明他仍留有一口气。
“兄长,兄长!”
张华看到从兄这个模样,连忙上前悲声喊道。
张恭深陷在眼眶里的浑浊眼睛转动了一下,干瘪的嘴唇动了动。
“兄长,你说什么?”
张华把耳朵放到张恭的嘴边倾听。
“我说,你滚,请君侯过来!”
张恭的声音终于大了一些,把张华骂得脸上讪讪退了开去:
“君侯,兄长有请。”
冯永连忙走了过去,弯下腰,轻声说道:
“张公,我在这里。”
张恭看清了冯永,眼睛一亮,声音竟是大了起来:
“君侯,你终于来了……”
“得到张公的消息,我便一路急赶,幸好没有迟到。”
冯永坐到榻边,握住张恭干枯的手,“冬日的时候,我还特意问过张公的情况。”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还可领现金!
“得知张公熬过了冬日,我原本心里还是挺高兴,没想到……”
张恭喉咙发出嘶哑的“呵呵”声:
“老夫这几年来,一直缠绵于榻,残喘于世,看来这一回,终于是熬不过去啦!”
“不过能在最后两年,能够看到凉州在君侯的治理之下,百姓安定,胡人臣服,也算是有幸。”
冯永闻言,握住张恭的手不禁稍微紧了紧。
这就是他看重张家的重要原因之一。
相比于其他那些毫无底限的世家,张恭算是大汉主义者。
他努力地维持着汉人在西域的影响力,同时又尽自己之力,不让胡人为祸一方,不让叛军分裂凉州。
“但我更希望张公能看到天下百姓安定,大汉重现昔日威盛的那一天……”
“君侯有心了。”张恭一笑,眼中却是有些神往,“若真有那一日,只盼君侯能告之于某。”
“一定。”
张恭闻言,又是一笑,又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积蓄力气:
“老夫素知君侯有志兴复汉室,眼界不会局限于区区凉州之地,故君侯治凉州,不过是一时之计。”
“但凉州乃丰饶之地,盛产牛马,大汉得之,则骑军可兴。敦煌张家,如今在西州也算是略有薄名。”
“能助君侯些许之力,正是张家之愿也。故某在君侯来之前,已让人整理出与张家有往来关系的人家与部族。”
“若是能在君侯治理凉州时起到些许作用,也不枉老夫费了这一番功夫。”
冯永听到这个话,再想起张小四的谋划,他不禁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张公这番心意,永铭记于心。”
一个是成了精的妖狐,一个是活久见的老狐狸,没一个省油的灯。
张恭摇头:
“吾弟华,虽有些许勇略,但不过一介莽夫;吾儿就,虽略有才,但吾只盼他能守张家不败亦足矣!”
冯永知其意,应承道:
“若是张公子出使西域有功,吾愿举荐其为西域长史府长史。”
梦入诛仙
“至于张将军,如今在军中,以后总会有立功的一天。”
西域太远,其情况不明,张就虽出使西域已两年有余,但仍未归来,一直在西域诸国活动。
不说他能让西域诸国全部重新向大汉称臣,只要他能维护住丝绸之路不断,为大汉提供财源,那就算是有功。
去年已有西域之国派了使者过来,估计是打探情况。
看来张就的活动是有效果的。
因为以前西域诸国都是直接派使者到洛阳进贡的。
西域都护府不知猴年马月才能重设,目前有希望看到的,也就是设立个西域长史府,维持大汉宗主国的地位。
等以后统一了,有这个名义在,大汉才有理由继续经营西域。
毕竟自古以来。
冯永这个承诺,意味着张就以后就是他罩着。
张恭欣慰一笑:“老夫在此先谢过君侯了。”
与冯永谈完话,张恭这才看向一直站在旁边的张华。
冯永不便听张家内部之事,便借口出去。
房间内,张恭对着张华交待自己的身后事:
“冯永此人,领军治民,权谋计略,世之少见,汝与大郎,皆远不如也。”
神級相師
“我们张家只能与之为盟,不可与之为敌,更不可学那些世家豪族作为,切记,切记!”
建兴十一年五月,张恭卒。
冯永特意在敦煌停留,为张恭哀悼。
这个时候,武威送过来了一封信。
信是刺史府发过来的,有关姬与张小四的共同署名。
為天下笑
冯永看过之后,目光凛然。
因为上面有一个建议:请求提前发兵居延泽,彻底稳定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