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bna優秀都市异能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勇氣相伴-acra1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木已成舟,安德伍德和彼得迅速意识到已不方便聊这件事,今天来参加典礼的可不止他俩,大量政客,大量媒体和网络业同行都在,两人很快溜了,艾丽西亚要带俩孩子回家,只剩安德伍德妻子克莱尔留下来等消息。
“一起去吗?克莱尔。”宋亚在斯隆屁股后面出门,他的办公室在A+唱片这栋楼,“告诉夏奇拉等我回来。”他吩咐门外的同学兼小助理梅丽莎。
“我去宴会厅。”
那就暂时同路,三人走进电梯时克莱尔才开口,“戈登的攻击策略很棒,明天CUU等媒体应该会跟上的,他们之间有默契吗?”
“应该没有,我都不知道这个事。”
宋亚当然知道,斯隆上次阻止戈登爆料时就许诺过戈登,准许他可以等丹伯顿竞选连任时给出致命一击,现在时机正好,因为丹伯顿前几天跟着象党大骂现任大统领,炒作莱温斯基案时,还‘失言’,也不算失言了,在超保守派里是正常操作,说了一句:‘伪装成白人的阿肯色。’
这和把CUU叫做阿肯色台一样,也是个象党创造的梗,实际含义是指责现任大统领白皮黑心,对黑人好得像自己人,因为他为了选举非常注意笼络黑人群体,九六年竞选连任时在黑人里的得票率和近年支持率都很高。
戈登那么敏锐的老媒体人不会放过这个完美发飙动机,背靠政治正确,甩出丹伯顿的偷情实锤,这样外界会认为他在就那句黑人群体被整体冒犯的失言反击,还顺便能给现任大统领分担压力,并且帮老板APLUS报当年巴恩案之仇。
自由派媒体会很喜欢这个猛料的,丹伯顿前脚还在国会道貌岸然地骂现任大统领出轨、在白宫乱搞,后脚自己就被扒光了虚伪的底裤,很富戏剧性。
但宋亚同时也知道丹伯顿是参院大佬,外交委员会主席杰西赫尔姆斯的人,双方好不容易休战了。
“麦卡沃伊今天的言论听起来像FoxNews会说的,总体问题不大。”克莱尔又说,“但是他不能再往前走了APLUS,这种事可不能随随便便对观众抛出个不负责任的假设。”
当家主播麦卡沃伊针对现任大统领法庭作证的类似言论FoxNews早就说过,所以驴党应该还能忍,不过正如克莱尔所说,再往前走就有点过分,踩线了。而且自己人主动提这茬和敌方媒体FoxNews性质完全不同,现任大统领应该会非常生气,象党一直揪着莱温斯基的录音穷追猛打,他在这件事上很紧张。
“我们对麦卡沃伊没什么好的限制办法,你知道奥维茨给他的超级合同……利特曼传媒一样付不起违约金。”
斯隆解释。
克莱尔冷冰冰的耸了下肩,走出电梯,去往宴会厅方向。
“麦卡沃伊只是提出了一种可能性。”
宋亚和斯隆则走进台长查理斯金纳的办公室,这位银发老头正站在显示屏幕墙前监控整个电视台的运转情况,他知道斯隆盛气凌人冲进来的原因,先一步开口。
宋亚则双手抱胸,一言不发找了个桌子角靠着旁听,斯隆不让自己说话,人到场表明态度就行,说太多会说不定会被老狐狸抓到把柄。
“别说你不懂这里面的微妙……查理,你是几十年的媒体人了。”
封灵冰诀之雪祭 冒泡的奶罐
斯隆是生气的,对老头比手画脚质问,“在搬来芝加哥播出的第一天?我认为你和麦卡沃伊在挑时机故意冒犯我们,在台里扩张自己的话语权。”
“完全没有。”
老头摆出无辜的神情摊开双手,“麦卡沃伊只是想提醒大众有那么一种可能,他向来特立独行,很有媒体人的勇气,否则你也不会喜欢ACN,买下ACN。”
“我确实欣赏他,但不包括今天。”
斯隆抬手向宋亚示意,“今天到场的政客们应该能显示我们在芝加哥和驴党的关系有多么融洽!你们是老媒体人,别说你们不懂和我们之间应该有什么默契。”
“我向你道歉,斯隆女士,还有APLUS先生。”老头郑重道歉。
“也别以为我们不敢炒掉麦卡沃伊,好吧现在利特曼传媒确实有点承担不起炒掉他的代价,但我警告你,如果他在莱温斯基案再说什么过分的话,我可以炒掉你,查理。”斯隆继续威胁。
“查理走,我也离开。”麦卡沃伊本人推门进来。
“那倒简单了!”
斯隆霸气地给两人丢了个警告意味浓厚的眼神,甩头发离开,宋亚摸着下巴对ACN的台长和当家主播笑了笑,又一言不发跟着她出门。
“麦卡沃伊的操守不会让他在只有一个录音证据时继续攻击现任大统领,戈登的爆料反倒令CUU等自由派媒体很感兴趣,他们今天转了戈登的节目片段,华盛顿邮报、纽时等大纸媒也转载并跟踪报道,到目前为止,丹伯顿那边还没回应。”
第二天,叶列莫夫风尘仆仆赶回洛杉矶,丹尼尔正把脚翘在会议室桌上,边等他来开会边看报纸,“超保守派已近越发凋零了,他们得罪了几乎所有跨国企业,还不肯注意政治正确,国内外名声臭不可闻,他们在下个世纪将没有选票、没有竞选资金,最终消亡。”
丹尼尔评价。
叶列莫夫脑海里回忆起老板的威胁,对丹尼尔愈发警惕也愈发不爽,用公文包敲了下他亮起的鞋底,“别把桌子弄脏了,等下租赁公司的人会来。”
“我们要搬走?”
丹尼尔这声‘我们’令叶列莫夫眼皮抖了一下,没声好气的回答:“A+电影工作室已经不适合再呆在环球影城附近了。”
“你应该劝住APLUS,怎么好好的跟环球闹得那么僵……你准备搬去哪?”
“西好莱坞?或者班伯克……”叶列莫夫不想和对方聊公司内部的事,岔开话题,“冷山项目怎么说?”
“我安排你见一下格罗夫出版社的人,他们等下就过来。”
“我没得到通知……”
“你电话打不通。”
“那应该在飞机上,丹尼尔,下次最好和我确认一下,我也许没有时间……”
“得了吧叶列莫夫。”丹尼尔打断他,“时间对我们非常重要,格罗夫出版社得知APLUS和你在求购宝丽金影业后,认为安娜与国王项目会对冷山造成冲击,我们必须尽快给他们吃个定心丸。”
“我知道了。”
“我刚给APLUS打过电话,宝丽金影业的事我也可以帮忙,我对宝丽金非常了解,认识很多人。”
“他同意了?”
“没有,他正为这个事发愁……”丹尼尔将报纸丢到桌上,纽约时报正在嘲笑被抓奸的丹伯顿,配图就是戈登昨天给出的那张。
叶列莫夫暗自松了口气。
“对了,邻家女孩项目的选角结束了?我刚碰到了老拉里,他说剧组已经准备去芝加哥开工了?”
“这与你无关丹尼尔。”叶列莫夫在他对面坐下。
“格拉斯先生!”打扮得美美的雪琳芬这时走了进来,“等下冷山作者查尔斯弗雷泽先生也会到场吗?”
“不会,就格罗夫出版社的人,或许还有大西洋月刊……雪琳,等下你跟对方要这么……这么说……”
丹尼尔大包大揽地教雪琳芬等下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叶列莫夫听得越来越烦躁,一言不发生闷气。
“老板,福克斯影业总裁来了,在办公室。”会议中途,他被助理叫进自己的办公室。
福克斯影业总裁比尔麦肯尼克很放松地坐在他的老板椅上,手里拿着他摆在桌上的相框,和现任大统领夫人的合影端详,“叶列莫夫,叶列莫夫……”看到他进门,有点轻浮地用手指弹了弹照片上自己的脑袋,“说真的,认识你这么多年了,能看到你有今日之成就很令人欣慰。”
“谢谢,来我这有什么事吗?麦肯尼克先生。”
叶列莫夫挤出笑容,“也恭喜你,大船到现在还能留在北米周票房榜的前五。”
“都过去了。”比尔麦肯尼克随意挥了下手,“我们得向前看。”
“是是,关于大船的宣发资金计算上,我们之间的分歧……”
“今天不谈这个。”比尔麦肯尼克打断他,“你在帮APLUS求购宝丽金影业?”
九幽天界
“是的。”
“进度到哪了?”
“呃,不太方便透露,我们在准备下一轮谈判。”
“我听说小布朗夫曼和罗恩迈耶对你俩很生气,他对宝丽金下了最后通牒,禁止和你们继续接触,否则收购宝丽金唱片的交易取消。”比尔麦肯尼克爆了个大料。
“是吗?我还没听说……”叶列莫夫一怔。
“你得更机灵点。”比尔麦肯尼克用食指敲了敲脑门,“好了,不说这些,我刚和朱迪福斯特聊过,再在安娜与国王项目上合作一把?怎么样?”
“噢?”
叶列莫夫差点没控制好面部表情当场笑出声,“那个项目是我们A+电影工作室先……”
“这种事有什么先来后到。”
比尔麦肯尼克站起来,“那就说好了,晚上我们和朱迪福斯特吃个饭,把这件事定下来,我们的敌人是环球影业,听说罗恩迈耶也有意插手。”
“我没得到消息……”
“等你知道一切就晚了。”
“等等,麦肯尼克先生,我得先问问老板,他不一定乐见有其他公司插手安娜与国王……”
“问吧,但晚上你还是要来,九点,准时,别耍花样。”
比尔麦肯尼克临出门前丢了个高档餐厅的火柴盒过来。
叶列莫夫没接住,掉到地上,弯腰去捡的时候听到了关门声,他深吸了一口气,把被比尔麦肯尼克弄乱的相框重新摆放好,“老板,刚才……”
“你处理吧。”
如实汇报后,电话那头传来宋亚不耐烦的声音,“怎么回事?那个蹩脚导二代又蹦出来了,所以我现在又成好莱坞人见人欺的角色了?我现在很忙,ACN的事……别老让我看到这种恶心人的新闻。”
“哪个导二代?”
“你M-FXXK还想不想干了!?自己去看电视!”电话被挂断。
叶列莫夫顾不上回去开会了,让手下赶紧帮忙找老板口中的新闻。
‘APLUS是个烂人,全好莱坞没有比他更令我恶心到产生生理不适的,他是唯一的一个,我记得我多年前就说过这个话,那时候他还是个小歌星,难以置信的难搞、耍大牌和善于捣乱,我受够了,宁愿失去工作机会也不要和他合作……’
原来还是大卫林奇的那个女儿詹妮弗林奇。
“叶列莫夫,你在哪!?现在几点了!?”
晚上九点半,比尔麦肯尼克已经打过好几通电话,一接通就愤怒的咆哮,“我是不是提醒过你别迟到!?限你五分钟之内出现在我和朱迪福斯特面前!”
叶列莫夫挂断,把手机关机,“呼!”对镜子长长吐了一口气,五指岔开,理顺遮掩地中海的那几缕极其重要的飘飘长发,然后开始往上喷定型摩丝,眼神越来越坚定。
“老板,记者在等。”
“好的,马上。”
他整理好西装,拎着公文包步履匆匆走出大楼,阴暗的街道上有个小摄制组默契地堵住他采访,“叶列莫夫先生,能谈谈詹妮弗林奇导演对APLUS的批评吗?”
“完全无事实根据的言论,而且很过分。大卫,她父亲应该好好管教她,道歉,以后老老实实用作品说话,她水平太糟糕了,而且我怀疑她精神有问题,好莱坞稍微有点理智的公司都不会和她合作,看着吧,过不多久她连电视剧都没得拍。哦对了,她已经没得拍了,只在别人的剧集里打杂,代班拍个一两集?这种机会都不该给她!”
萬世毒尊 天荒
叶列莫夫疯狂开喷。
“你在呼吁封杀?”事先早有准备的记者很配合。
“她自找的,胡乱造谣一位双栖巨星……”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好莱坞还有很多人赞同她的观点。”
“谁!?”叶列莫夫停下,质问。
“呃……”
都市邪龙 本不该此
“总之她应该闭上嘴。”叶列莫夫继续大步往前走。
“还是聊聊你和宝丽金影业吧?”
“我是从对它家安娜与国王项目感兴趣开始的……”
“可我听说很多好莱坞公司也在追逐这个项目。”
“他们不该这么做,那个项目我志在必得。”
第二天,他就被比尔麦肯尼克公然大骂,“失败者的哀鸣,现在我们福克斯影业在安娜与国王项目上领先了,我和朱迪福斯特取得了一致。”
“说到失败者,我还记得去年比尔是怎么哀求我继续往大船投钱的,我要跳楼了,我要跳楼了呜呜呜叶列莫夫……救救我。”
千万宝宝的替婚妈咪 懒玫瑰
叶列莫夫咬牙在镜头前反击,模仿对方的哭腔,“今年就忘记了?呵呵,首先,别来跟我抢我的项目,其次,他妈的别想在大船分账上耍花样,A+电影工作室还没在那部影史第一的项目里见着钱呢,他跑不掉!”
比尔麦肯尼克气疯了,正在和朱迪福斯特开会的他看到叶列莫夫的言论哑口无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还没来得及还击,摄政影业老板阿诺德科派尔森无端跑出来接招,“叶列莫夫是不是有点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他服务的老板APLUS支持网络盗版,就是在和全好莱坞以及唱片业为敌,他为APLUS工作,他是APLUS安插在好莱坞的奸细,让我想起了二战时的那些犹奸。”
“我怀疑阿诺德科派尔森是以色列间谍(对方是以色列国籍)!”
叶列莫夫豁出去了,其实圈里还真不是没有这个传言。
真的有鬼 我是红薯
消息传过去时,阿诺德科派尔森正在参加晚宴,他向对自己行注目礼的名流们耸耸肩,“叶列莫夫好像已经疯了。”但也就真的没再继续对线。
“让开,让开!”比尔麦肯尼克则暴躁地从追问自己到底有没有以跳楼为威胁哀求的记者们,大部分是叶列莫夫雇的小报狗仔堵截下,狼狈挤进车里。
“叶列莫夫?他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APLUS的忠犬。”老仇人,好莱坞意大利帮的乔佩西嘲笑。
“他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的事业吧,现在不是黑手党徒的时代了,还有人找那个票房毒药拍片吗?”叶列莫夫反唇相讥。
“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冷静一点。”环球影业总裁罗恩迈耶拉偏架,“我注意到了叶列莫夫先生最近的言论,很不慎重。”
“环球在打压我,全球影迷都在等刀锋战士续集,项目被延迟全是他们的责任!”
叶列莫夫鼓动扎克施耐德等苦苦等待的项目主创站出来声援,呼吁影迷联合起来,联络征集签名活动来倒逼环球尽快重启续集。
很快,宝丽金暗示不会再继续和A+电影工作室就收购宝丽金影业展开后续谈判。
“这个决定触犯了他们股东的利益,别忘了他们是上市公司!”叶列莫夫火力全开,“这事没完……”
“看上去APLUS今年真的不愿发专了?矛盾似乎有点激化……刀锋战士项目不是很赚钱吗?”
正和小布朗夫曼开会的大通银行代表放下报纸问道:“传闻你对宝丽金下达了最后通牒,但也承诺了付出提高收购价格的代价?”
“所以呢?”小布朗夫曼不耐烦的回应:“还是说你们打算退出?别忘了愿意提供融资的又不止你们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