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道人賦 線上看-第一百五十二節 功行圓滿相伴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今天是个大日子,一众亲传弟子无论身在天南地北,全都放下了手中的修行与事务,早早地赶回了伏牛山,十年一大祭,这是闲云观的头等大事。
以道念感知了一下陈景云闭关炼宝的秘境,见内中已成一副五行混沌交织不清的奇异景象,纪烟岚不由目露期许之意,待平复了一下心绪之后,才带着众亲传行往灵猿子的陵寝。
陵寝处灵云流转、细雨如丝,纪烟岚挥手撤了守陵禁光,先将早已准备好的上品灵酒摆于祭台之上,这才行了三跪九叩大礼,而后遥祝一番,再命众亲传依次祭拜。
聂婉娘等人自然也有贡品献上,都知道老祖师是个爱贪嘴的,是以众人所献之物又多以各色精美的吃食和珍奇灵酒居多。
余骨是第一次参加师门大祭,心中难免有些紧张,小心地随在柴斐身后亦步亦趋,哪里还有半点儿平日里的野性?
自从九年前被不良师父丢在了伏牛山后,余骨便在纪烟岚和聂婉娘等人的照拂下修行,也从众人口中得知了不少闲云观当年之事。
她此时最大的念想就是能够早日见到那位一直在灵峰中炼宝的闲云师叔,想要亲眼看看连师父舜易都赞不绝口外加自叹弗如的人物是何等的风采绝世。
今日乃是大礼仪,因此一直被“关”在青灵峰上的涂山轻歌终于短暂摆脱了暮如雪和苏凝碧等人的照顾,原本她也想要随着众人一同大礼祭拜师祖,却被纪烟岚严词喝止,此时依偎在聂凤鸣身侧,眼中满是幸福之意。
虽然名为大祭祀,但也只进行了小半个时辰,原因无它,只因有资格立在灵猿子陵前之人依旧只有这么几位。
见此情形,身为宗主的聂婉娘又自叹息,闲云观本就人丁不旺,师父又闭关多年,就连道器分身也是许久不曾现身,他老人家不出,即便放眼处皆为仙家景致,但却终究少了一些味道。
场中与她同样心思的不在少数,陈景云即便并不理会宗门事务,但是只需那道懒散的身影不时出现在山中,众人便会浑身轻松,即便是被打骂教训时,皮肉虽然受苦,心中却仍舒畅。
“唉!师父他老人家自从闭关炼宝,至今已有三十余载,随身秘境虽然妙用无穷,但也不值得为此耗费这么多的精力吧?”季灵幽幽叹道。
季灵的话立时引起了聂凤鸣等人的共鸣,他们的神念无法探入灵峰秘境,因此不知内中情形,于是都把目光投向纪烟岚和聂婉娘。
见师娘含笑不语,聂婉娘轻咳一声,言道:“修行到了师父如今的境界,早已经无需似咱们这般练气吐纳,所悟者乃是道途之上的造化至理。
是以师父此番说是炼宝,实则是在整理平生所学,一旦功成,修为便可追平那些踏足通天之路的上古大能,虽然不是前无来者,但是当今世上想必再无敌手!”
闻听此言,众亲传无不目露欣喜向往之色,闲云观亲传一脉历来得天独厚,就连破境之时都不曾有劫数降下,因此若要论起信心,众人恐怕要比陈景云本人还要充足。
“好了,大祭祀已了,你等各归本位,婉娘,且随我到供奉堂中走上一遭,你苦月师叔祖每年今日都会感慨伤怀,还需好生劝慰才行。”
得了纪烟岚的吩咐,聂婉娘立时面露苦相,放眼伏牛山上下,连她这个宗主都惹不起的人物也就那么几个,而苦月大师恰好是其中最难“对付”的那一位。
老僧这些年虽然修为日深,但是脾性上却也越发的像个老小孩儿,凡事都得哄着来,不然就要发火,且还不与旁人计较,而是专找纪烟岚和聂婉娘的麻烦。
……
辰翠灵峰山腹秘境之中,陈景云一心专注之下,早已不知今夕何夕。
随身秘境的炼制可不是寻常的须弥纳芥之法可以达成,所求的乃是自成阴阳五行,进而独立于天地之外,说是成就一方小世界亦不为过。
这便不同于各大顶级宗门依托灵石法阵强行扩展的秘境空间,其中涉及的道理博大而精微,即便是已经明悟了几分造化妙理的陈景云都觉得举步维艰,有几次险些中途放弃。
好在他有得自那场百年大梦的种种奇思妙想,以及《黄庭经》作为依托,还有曾经翻阅过的海量修行界典籍用以参考,而他本身又是个执拗之人,这才能在重重阻隔之下依旧坚持。
再加上龙形纳戒本就是上古龙族在空间灵宝上的大成之作,其中所蕴至理即便今时来看亦是高屋建瓴,这才又让陈景云少走了不少弯路。
医妃狠狂:腹黑王爷宠妻忙
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陈景云并非只知埋首悟道的呆子,在结合了佛家对空间本源的推测与想象之后,陈观主终于参透了“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精微妙理。
秘境中的景象瞬息万变,寻常修士即便见了,也绝难揣度其中的真意。
而纪烟岚与聂婉娘因为不敢过多搅扰、卫九幽和舜易又自重身份不肯窥探,因此似这般以五行之精为基石,重演地、水、风、火的惊世手段,居然就这么默默地进行着。
一双布鞋 赵七儿
要是陈景云此时能够分出哪怕一丝心神,恐怕都要强令众人从旁观法,似这等关乎造化之道的天地至理,也只有在修士初通道理之时才会显露端倪,从而变得有迹可循,一旦错过,就算陈观主自己怕也再难表述清楚。
可叹呐!好好的一场可以观摩混元造化之道的机缘,就这么被纪烟岚等人白白错过,以后再想窥探一二时,怕是千难万难!
山中无岁月,转眼又是三载,其间闲云观与北荒各宗虽然时常会有小摩擦,但是因为有莲隐宗与禅音寺从中斡旋,倒是并未发生大的争端。
紫极魔宗遍寻曲炼裳多年未果,如今终于安分了下来,南北修行界中也似乎一切都与往日并无区别,倒是闲云观这边出了一件举宗欢庆的大喜事。
元月十六日,怀孕六载的涂山轻歌终于产下一子,此子出生之时紫气天降、地涌甘泉,虚空之中似有仙音和鸣,之后方圆百里的灵禽尽皆衔来献礼,一时间,整个伏牛山为之轰动!
而就在一众闲云观高层欢声笑语齐聚青灵峰寝殿之外时,被纪烟岚抱在怀中的小小婴孩却忽地冲着远处的辰翠灵峰方向“咯咯”而笑。
众人发觉有异,连忙回头细看时,却见陈景云闭关的那座秘境门口,不知何时已经显露出了一道人影。
那人乍现身时,非但身形佝偻、面容枯槁,就连气机也与死人无异,岂料一步踏出之后,一方天地竟然随之星旋斗移,就连只在大能境修士感知中的那条光阴长河似也再不能对他有所牵绊!